We Are Salted With Fire

經文:Esther 7:1-6, 9-10, 9:20-22; Ps。 124 James 9:1-20 ; Mark 9: 38-50

林興隆長老

在舊約中上帝的子民一直生活在內憂外患的情況中, 生存中所遭遇的因境一直揮之不去。但是, 往往在極艱難嚴峻的遭遇中, 永遠不缺乏” 有上帝臨在” 的信仰, 特別每當外患內憂沖擊, 關係到國家存亡, 民族認同的危机時, 上帝的子民所表現的” 信仰勇氣”, 堅信上帝的信實, 神的話的杈威性, 往往成為轉危為安的有力來原。 今日這三段” 神的話”, 看出生存中危机的實在, 毫無輕視的漠不關心, 反而危机意識高漲, 嚴肅面對, 迎戰危机的可惡性; 同時也看出信仰勇氣及神的援助的相關性。

身處在種种艱難的情況中,Esther書記載這位為民族存亡之際,為毫無防守,自衛能力的上帝子民,勇勇敢迎戰邪惡的勢力, Esther 面臨險竣的挑戰, 憑智慧, 勇氣, 机智單挑重責, 不顧白身的安危為上帝挺身捍衛神的子民的免遭滅絕的信仰表現。 雖然,Esther書中隻字不提” 上帝” 這字, 但其所表現的信仰虔誠, 完成神的旨意, 呵護民族的生存杈利, 那有比這信仰表現更虔誠, 忠實的” 屬靈”? 順便一提,

Esther書可看出, 每當民族主義高漲時, 所可能引發族群間仇視, 互殺之非人性暴行; 暴力雖不可取, 若是出於自衛, 維護生存的最底要求時,” 暴力” 是否也可阻止無辜者, 弱勢族群被消滅的亟運。

詩篇124篇若與Esther的故事連接來了解, 雖短短8節而己, 但在信仰伝統中所表現出來, 在危机不管如何地險惡中, 確信神的解救的自信, 充滿確實性的希望, 雖身處” 絕境” 仍然能湧現出” 神是在我們當中” 的信仰告白; 確認上主是阮的” 幫的者”, 這位創造天及地的上主是阮的拯救。 詩中以反問及回應的表現法, 以否定的假設, 然後期待正面的回答; 如” 要不是…怎樣呢?” “要不是…那么…”可知這詩是用在圣殿中禮拜議式” , 如今日禮拜中”交讀” 部份一般。 由詩的內容可知這是屬” 信仰告白的讚美詩篇。

雅各書提起患難中, 如” 生病” ,祈禱是醫治的” 良方”, 這勸勉無異指明, 在信仰的生命中上帝一直是信徒們的醫治者(拯救者)。 祈禱在雅各書中屢次提起, 尤其患難, 受苦中就該祈禱, 病患時請教會的長老來祈禱(5:13-14)。 強調祈禱的力量及有效性。 請注意祈禱並不是” 要求, 說服”上帝愛衪為咱作咱所愛衪作的事的工具( tool)。 祈禱是上帝賜給教會, 信徒的” 禮物”(gift) 或” 恩典, 邀約來 祈求上帝的援助(的恩典)。 在新約 其他書中宣稱, 上帝應答, 允許祈禱是” 禮物或恩典”(gift) 。 換言之, 這是確認所有醫治出自上帝。 通過祈禱個人或團体得以接近上帝, 尋求上帝的于與, 介入, 上帝的臨在。” 出於信心的祈禱…主要叫衪們起來”( 雅各五章十五節)。 雅各當時的信徒信仰直接, 純真, 虔誠; 對祈禱的能力, 有 信心的信徒,長老及義人的祈禱的效力的肯定。 在今日教會牧養中, 這些問題就必引發諸多的討論。

馬可福音的信仰團体正處於極端恐慌的情況中, 逼害事件層出無窮; 馬可中的主警戒門徒們及追隨的群眾, 在患難中深信上帝,是開放上帝援助的明示, 堅實的勇氣, 自我省察的精神的憑証。 馬可的團体要求自我節制, 自我反省的功力; 要求人格高品質,維護弱勢, 無助者的基本人格; 避免自我意識高漲, 接受不同團体(奉主的名) 只要相同的目標的存在, 這點暗示當時的部份” 教會”, 主流或非主流的心態, 正統性及非正統性的區分明顯可見。( 參9:38-41, 中” 不跟我們”we” 一夥的, 注意we的用法); 在現實生在的信仰厂程中, 要經得起攷驗, 如同”被火燒練的鹽”, 不被污染, 同化, 稀釋。 堅持受苦的主的門徒的獨特性,能與人和睦相處, 如鹽的基督徒不能獨行其是, 在回憶及希望的信仰團体中才能相輔相成。

綜觀今日四段經文(一般教會往往任選”适用” 部份的經段採用, 若三段都念恐怕”太長”, 致使影響禮拜的時間, 其實宣讀神的話要僅慎, 有準備的宣讀就是一篇精彩的”講道”。 禮拜時宣讀的經文應包含1) 舊約這是信仰的memory and tradition 的伝承; 2) 新約書信部份這部分這是實存的現況, 牧養的領域(pastoral) ; 3) 福音書部分, 顧名思義, 這是evangelical 宣告好的信息; 4) 詩篇用來交讀, 稱讚,,,,)。 有一個明顯的主旨,( 主軸)則對上主的子民來看, 災難, 遇害, 挑戰,無力的情況是現實的, 殘酷的, 應該正面迎對, 依靠上主的幫助(divine aid), 上主的子民所能表現的” 非同的, 不尋常的勇氣” 就是完成上帝救贖, 醫治的用心的信仰活力。

“ We are salted with fire “

馬可福音書九章卅ハ至五+節, 表面上看有三件不同的議題; a, 什么是真正屬基督?(38-41) B, 真正屬基督又是如何呢? 成全不是阻礙!(42-48) C, 如何可能真正屬基督(9:49-50)。而連結這三個論題可以說是”salt “鹽這字。 鹽是維持生命及生活的必要品中的–項, 它是必需品(necessary), 也是有用途(useful), 只要用的巧适。 那么是否可以把”真正屬基督(認同)”與’鹽的功能(醫治) 連起來解呢? 尤其第50節同時出現在三本福音書中, 有關耶穌及” 咱” 的關係,” 鹽本是好的, 可是如果它失去鹹味, 怎能使它再鹹呢?” 耶穌挑戰咱去回答這問題;(你們無能使它再鹹, it’s useless)。 鹽本來就應該是鹹不是嗎? 為什么會變成不鹹呢? 那有可能, 真不乎合羅輯(logic)。

這神秘的道理本就難解, 又加上什么” 被火鍛鍊”,” 用火醃的鹽” 更加令困惑。 你們又是” 鹽”, 彼此要和睦相處。 到底你們含有鹽(having salt within) 是指什么呢? 為要明白, 容咱回到9:30-37節,a, 耶穌告知們徒” 人子” 要被迫害及復活; b, 耶穌發覺到們徒間的” 杈位斗爭”(competitor), 就勸告以互相接待, 取僕人的形像,” 凡接待我的就是接待差我來的那–位(vs33-37), 非常嚴肅的勸導;c, 接下也是競爭者competitor 以耶穌的名在趕鬼(cast out demons) 的問題, 耶穌正告當時的” 教會(學生們)” 要存包容, 凡奉我的名行神跡(醫治, 趕鬼) 是好的事, 是同信同道不要視之為敵, 反要待之若友; d,甚至無論任何誰給你們表關心,( 因為你們是屬基督) 給一杯水止渴, 必得到獎賞。 不但是容忍甚至要互相接受, 如同接受耶穌本身一樣。 相互信任, 包容, 互相接納的作為就是’ 屬基督” 的標誌。 其間” 被火醃的鹽” 是關鍵性的叮嚀。 而 這火就是連接地獄hell及鹽(們徒們)的重要的字。

火可嘹解作獻祭, 但在此應是與潔淨, 鍛鍊, 塑造有關。” 用火當鹽醃各人” 是出自舊約當獻祭時放鹽在火炎上表潔淨(參利末記2:13; 以西結43:24)。 與羅馬書12:1” 將身体獻上, 當活發…”當時信徒們正存活在” 火炎中”, 受強烈的逼害。” 上帝的火”( 逼害的苦難) 及鹽同有保存免於腐化的功能。 換言之, 這用法指苦難中實際上, 不只指受試鍊, 更指能堅強, 也能保全基督徒的品格; 正如保羅所言;”。。 得救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 參哥前3:10-15節)。 因此, 永不息滅的火將燒盡罪sin, 破壞不潔淨的, 假使基督徒成為”被火所醃的鹽”; 假使基督徒甘願背十字架; 假如門徒們受信仰燃燒過; 他(我) 們的見証就必潔淨, 他(我) 們的信仰也就變成純粹, 他(我) 們的品德必完整。 耶穌就如以往屢提到,他自己不久的將來必遭受的苦難, 但雖被破怀, 必也將保全(復活), 門徒們也將同樣遭遇到种种苦難, 但是必將得勝, 信心更強, 信仰更堅定, 因為他(我) 們是”被火醃的鹽” 。

無加鹽調味的食品對心臟病, 高血壓等的人是健康的, 但是生活上, 正常的情形下, 無鹽調味的食物, (不提它的防腐功能), 一定乏味, 口感清淡; 耶穌明白向門徒們提醒, 假使他們的生活見証毫無品質(乏味) 形同毀物(失去鹹味) 無用。 門徒們受召就要成為名符其實的門徒, 就要忠誠隨主, 別無選擇, 跟隨耶穌是嚴肅的生存抉擇。 耶穌的門徒們是具’ 獨持性的’, 是有” 滋味的”, “有吸引力, 迷人的”。 這是門徒們(基督徒) 的天職, 因為門徒們是鹽味本身。 如此, 具有鹽份的基督就能和睦相處了, 不是嗎? 基督的体是由那些信仰經厂過試鍊, 在實存中被鹽所醃的靈魂所構成的共同体(saltiness) 因此,信賴, 互相信靠, 關照, 互愛允滿門徒間的活活的現象, 就是這鹽份所產生的果實。 尊敬, 安全, 包容自然就洋溢在其有鹽性的信仰團体裡, 就有和睦相處, 沒有互爭, 排斥的, 區分的必要。 明白這道理,咱就不難了解,為什么耶穌將門徒們喻為鹽, 就是要裝備門徒們的堅勒的信仰, 通過實際生活的職場中所磨練的出來的信心; 當遭遇嚴厲的境遇, 挑戰的時, 主耶穌說, 這就是信仰磨練的過程, 就是要期待生命的厂程, 受傷, 毀壞, 扭曲, 迫害雖是不幸, 卻是常情。 常見的事。

意想不到的, 隱藏的祝福(hidden blessing) 往往神密地發生,在咱認為是” 怀的事”(bad) 的中間, 也往往通過這” 坏”, 使咱的信心的本質,赤裸裸地呈現出來接受攷驗, 重新驗證; 逆境中使咱更加投靠那位曾經背過十字架的, 承擔一切苦楚的主; 當咱虛弱無力再行走, 往前時, 容許那位曾經肩負眾人的主耶穌背著吾人而行; 在極度失望, 孤獨無助時, 也是接受生命共同体中的兄弟姐妹,為咱祈禱的虔誠的功課。” 咱是用火所醃過的鹽”。 咱是且有鹽味的門徒, 作為一位門徒應有的特性, 品質的共同體(to be oursel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