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拜kap服事

經文:馬可福音(Mark) 12:38-44, RR 29(Ps 146), SS 299, 341, 512

11-8-2015

馬可福音從12:28起,敘述一位經學士,當時的宗教領袖,挑興耶穌,要與祂辯論,究竟在諸個誡命中哪一條是第一要緊?耶穌應講:第一要緊的是:『你著盡心、盡性、盡意、盡力疼主──就是你的上帝。』第二個是:『著疼你的厝邊親像家己。』經學士對耶穌說:「先生啊,你所講的真正著!這贏過攏總歸隻精牲的燒祭及祭祀。」耶穌對他說:「你離開上帝國無遠啦。」

其實這第一句,是以色列人的每日祈禱文:我們信獨一的神,信祂也要愛祂。所以這位經學士對該祈禱文是熟到爛透。第二句卻是律法的經文:「著疼你的厝邊親像家己。」耶穌將兩句串聯變成了一個整體,強調行動的重要,意思是:你們天天掛在口邊的祈禱,說如何敬虔地敬拜神,但一個愛神的人,一定會服事人。這就進入今天的主題,耶穌責備當時的宗教領袖,因為在羅馬帝國統治下的殖民政府,他們被委任負責某些自治的工作,有一定的權力,例如田地的買賣,他們卻濫用權力,去侵吞弱勢者、寡婦的家產!換句話說,那些宗教人士一邊說如何愛上帝,卻又無所不用其極去侵吞那些無權無勢者的家產,這樣可以嗎?

這些文士們喜歡穿長袍招搖過市,長袍是紳士階層的標誌,有如今日的名牌。喜歡人家在公共場所向他們致敬問安,入席時專挑大位,平日作不痛不癢的冗長禱告。耶穌的時代和現今,年代雖然不同但其代表的意義卻是一樣的。 凡是擁有權力者,多少都會陷入權力的傲慢。如某些政治人物,投入選戰時,個個謙卑、賣力地掃街拜票、跑攤,一旦當選,只喜歡坐在宴會上的首座,專門做些表面討好選民的政策,暗地裡官商勾結、圖利財團,與民爭利,專門去侵吞那些無權無勢者的家產,然後再制訂律法,讓非法轉合法;再高舉清廉牌,利用媒體打造勤政愛民的假象。

同樣的情形也時時發生在宗教界,如慈濟的救災,往往是透過災難,進行一場從社會捐款、政府補助、博得公眾聲譽,最後連災民本身信仰都被徹底掠奪到底的救災行動。最典型的就是八八風災的大愛村「教堂事件」。教堂落成時,由馬英九親手將證嚴法師的法語掛在教堂牆上,十字架下擺放的是證嚴法師的勸世語不是聖經,而每週的禮拜,不是牧師在台上講道,而是透過講台兩旁的投影機聽證嚴法師視訊講道,那些信奉天主教、基督教的原住民災民被迫坐著禮拜堂內聽訓!長期以來,慈濟以宗教慈善之名,收購開發保留區,實際上是對社會進行巨大的掠奪。當其擴張、決策與財務遭受外界質疑時,慈濟乃端出佛教的道德袍衣,以宗教高度來抵擋外界的訾議。

當然,基督徒也有許多的敗類,例如中世紀的天主教,不但把宗教變成徒有外表的形式主義,甚至變成歛財的工具,引發了宗教改革,導致新教的產生。社會上有很多人對基督教有不少的誤解,也有很多人對基督徒講耶穌,講福音很反感,認為基督徒是站在道德高地去訓示人。其實基督徒不是站在道德高地去批判人,因為基督徒本身就是罪人。我們相信,信了耶穌之後,過去的罪已經得到赦免,而將來可以繼續靠著耶穌所賜的力量勝過罪。

耶穌反對所有利用宗教作為贏取私利的工具,祂要信徒們本著愛人愛上帝的心來服事,無論大小事,專心去做,善處謙卑,才能成為基督真正的僕人。德國的哲學家尼采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 曾經批判基督教會是「與弱小、卑微的烏合之眾同一陣線」,他譏笑基督教是可憐人的宗教,與弱勢者和邊緣人同一陣線。第三世紀,當羅馬帝國正在大力迫害基督徒時,聖徒羅倫斯 (St. Lawrence of Rome, c225-258) 任教會的執事,羅馬官員命令他限時獻上教會的寶貝,他卻帶來一群窮苦和殘障人前來,他對羅馬官員說:「這些人就是教會的寶貝。」羅馬官員一氣之下,將他烤死在鐵格架上。尼采說的沒有錯,St. Lawrence說的也沒錯,因為在耶穌比喻裡,有錢的人、有勢力的人從來不屑參加天國的宴席,而參加天國的宴會的都是窮人、寡婦、弱者。

耶穌說完經學士「侵吞寡婦的房屋」之後,就坐在聖殿庫房的對面,看大家怎樣投錢在奉獻箱裏。聖殿有十三個奉獻箱,形似喇叭,稱為喇叭箱。每一個箱所收的奉獻金錢,都有指定的用途,如用來買麥、酒和油作獻祭,或維持聖殿日常開支和祭禮。有一個寡婦「把自己全部的生活費用都投進奉獻箱」。耶穌看她把兩個最小的錢幣投進箱內,卻說她奉獻的比其他人多,這就是上帝國的信仰,遠超出世上的邏輯;耶穌以上帝國的算術來計算寡婦的奉獻,宣告她的兩個小錢遠超過所有的人的奉獻,所以她比他們更能蒙神喜悅。對照前文,寡婦的奉獻正好與猶太人的宗教領袖的貪婪形成強烈對比。

按經學士的身份,他們一定熟讀「你若留意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謹守遵行我今日所吩咐你這一切的命令,就必在你們中間沒有窮人了。在耶和華你神所賜你為業的地上,耶和華必大大賜福於你(申15:5)。」這個律法的核心價值在於豁免的條例,上帝要債主在第七年豁免同胞的債務,其終極的目標是「你們中間沒有窮人」。耶穌藉此勉勵經學士,一個偉大的領袖寧可過於慷慨,也不容自己有一點吝嗇。因為領袖是付出者,不是索取者。

拉丁美洲最受歡迎的總統,荷西.穆希卡( José Mujica Cordano )烏拉圭總統,他和妻子都是游擊隊出身,先後被軍政府關押十四年, 1995 年起出任國會參眾議員,2009 年被左翼公推出馬參選總統時,曾婉拒說 「要我當總統簡直就和教豬吹口哨一樣困難」,不料卻以高票當選。他自2010年3月上任以來一直維持一貫清廉簡樸風格,捐出9成薪水給遊民救助基金。他說:「剩下的夠我用了,如果有這麼多同胞連這數目都賺不到,我怎能說不夠呢?」他將來還要把部分退休金捐出。他拒絕遷入總統官邸,因為「那比蹲過 14 年的牢房大太多」。他更拒絕了隨扈和防彈轎車接送,自己每天開著車齡四分之一世紀的金龜車上下班。

烏國男子阿科斯塔(Gerhald Acosta)1月7日在臉書分享,有一天他在烏拉圭西南部路旁伸出拇指,想搭趟好心人的便車回家,沒想到招了半天,數十輛車都呼嘯而過、不願停下,正當心灰意冷之際,突然有一輛老舊金龜車緩緩停在眼前。阿科斯塔看到車子中一對老夫婦,兩人問他發生了什麼事並表示可以載他一程,「但最遠只能載到總統府」,阿科斯塔興高采烈爬進座車,這才發現老婦人有點眼熟,仔細一看竟是第一夫人露西亞(Lucia),和總統穆希卡,立刻從後座拍照為證。阿科斯塔說:「當我離開時,我連聲道謝,因為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幫助路人,總統願意放下身段如此更是難能可貴。」

西班牙媒體以「全球最窮的總統」來報導他的事蹟,穆希卡回應:「我不窮, 說我窮的人才是真窮。說我只有幾樣東西也沒錯,但儉樸卻使我覺得非常富足。」這位總統的智慧之言,對照當今社會人心的浮動,人與人之間彼此的誠信不足,你爭我奪,貪婪巧取的情勢, 愈發顯露出他心靈的高貴,蘊涵出多麼謙卑的待人之道。聖經說:「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並且用十足的升斗,連搖帶按,上尖下流的倒在你們懷裡;因為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也必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路6:38)。 」

耶穌藉著經學士與寡婦的故事提醒我們,真正合神心意的敬拜,不只是熟讀聖經,勤於查經、禮拜,或是在禮拜中吟詩、講道、大聲祈禱…。真正屬靈的敬拜是以具體的行動去服事。教會的服事,有時不是照我們自己的意願來選擇,愈是有恩賜者,愈要懂得謙卑,服務他人。耶穌鼓勵我們珍惜每一個服事的機會,就像寡婦的「兩個小錢」,憑信心大膽將所有的全部獻上。如此一來,我們的敬拜就是在服事,而我們的服事亦是在敬拜。若是如此,相信我們離上帝的國也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