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和行為

經文:James, 2:14-17, RR 10, (Ps 40), SS 70, 335, 515

09-13-2015

雅各書的寫作特色和保羅書信不同,保羅不只是談教義,也重實踐,而雅各直接進入信徒生活的教導。雅各非常重視對窮人的照顧,他說,上帝揀選在世上的貧窮人,叫他們在信上富足,並且承受所應許之國度 (雅 2:5)。因此,信徒絕對不可輕看或羞辱他們。他用一個例子來說明他的心意。假設有一個缺衣少食的人登門求助,而這人的朋友為其悽涼遭遇大表同情,但是卻沒有給他衣服蔽體,食物充飢。試問,這樣的只有口頭的同情與憐憫又有甚麼好處呢?所以他主張信心與行為並行,信心因著行為才得成全 (雅 2:18-26)。

雅各的這種主張似乎和保羅在加拉太書、羅馬書「因信稱義」的看法衝突。其實,保羅和雅各都強調信心。雅各是針對懂律法的猶太人說的,他們對上帝已經有信心,通過對耶穌的認識,重新擁抱上的的恩典,人不是以行為換取恩典,乃是上帝的恩典使他們得救。對於這些蒙恩得救的人而言,律法不再是從外在強迫人去遵守,聖神已把律法寫在人的心上,成為新造的人。耶穌多次強調信徒需要付代價,要聽從主的心意和吩咐,在地上有好的見證,有憐憫別人和愛鄰舍的心。因此雅各說,信心沒有行為是死的,就好像身體沒有靈魂一樣,是虛假的信心。

保羅是宣教師,他的對象是外邦人,對這些外邦的基督徒而言,他們不必再靠律法入門,只要信靠耶穌基督就能得著新生命,有了新生命就要活出新生命的樣式。所以他的書信雖然很有系統地陳述基督教教義;但保羅的生活卻落實於神學,他總是在談完教義性的問題之後,再談生活實踐,不斷地提醒信徒們有關信仰在基督徒生活中表現的重要性。他提及上帝會按各人的行為施報(羅2:6)。我們都要站在基督審判台前,按各人所行的得賞或受罰(林後5:10)。

所以保羅的「因信稱義」處理的是從不信到信的問題,因著我們對神有信心,我們被稱為義。雅各的「因功稱義」處理的是信了之後的問題,信仰要落實於生活才能被稱為義,事實上兩者並不互相矛盾,而是相輔相成;兩者皆為基督教信仰的不可或缺部分。

1997年台灣轟動一時的白曉燕命案,陳進興、高天明、林春生三人在綁架勒贖不成後,成了亡命之徒。根據報案記錄,陳進興逃亡期間,曾在槍戰中,擊斃警察,除了侵入民宅竊盜,還性侵十九名女子,年齡從13歲到60歲;他強迫整型醫師方保芳為高天民整容後,殺死醫師夫婦,並姦殺護士。林春生與高天明兩人在逃亡過程中自盡,窮途末路的陳進興,闖入南非駐台武官卓懋祺 (Edward McGill Alexander, 1947-) 家中,挾持其家人。警察聞風而來,在激戰中,一顆亂竄的子彈,射穿了武官卓懋祺的膝蓋骨後,又轉射進大女兒的腰間,陳進興釋放他們出去就醫。十二歲的次女不懼陳進興拿槍要脅,撕下筆記本,在紙上畫了一個十字架,在十字架外又畫了好大一個愛心,然後寫上 〝I Love God 〞,讓陳進興錯愕不已。那一夜,在與警方對峙過程中,陳進興無數次想舉槍自盡,皆被卓夫人安妮制止,最後陳進興棄械投降,安妮上前擁抱他說:「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請記住,上帝是愛你。」

聖誕節到了,卓懋祺準備打包返回南非,妻子安妮相信陳進興闖入他們家必有上帝的美意,於是一家人帶著聖經及聖誕節禮物,到台北看守所探望陳進興。陳進興很難相信,這位曾經被自己傷害的人來監裡探望他。安妮對他說:「我們要回南非了,在回去之前希望你知道我們的傷快好了,我們已經饒恕你,上帝愛你,只要你回頭尋求耶穌,上帝會原諒你的!」陳進興不懂上帝到底是誰,但是他被他們的愛感動了。這位被判五個死刑與兩個無期徒刑的陳進興,在更生團契黃明鎮牧師開導下悔改信了耶穌。

悔改後,陳進興勤讀聖經、祈禱,信心漸穩定,他反省自己的生命,並考慮如何以具體的行動來補償自己的過錯,他祈求社會的原諒,向受害者、受害者家屬與台灣 社會認錯;台灣人民一片錯愕。不理解基督教信仰的人,認為上帝的饒恕未免太輕易了;而基督徒有的給予正面肯定,有的難以認同,甚至有人聲稱:若是天堂有陳進興,他們寧可去地獄!卻忘了當一個罪人在十字架上悔改,耶穌告訴他,今日,他要和祂在樂園裡。

陳進興在台北看守所的同房獄友葉俊麟見證說,與陳進興相處的這幾個月中,經過他的代禱,我變成一個天天讀聖經、禱告的 人。過去聽人家說他多邪惡,但一相處,才知道他有善良的一面。我看到奇妙的 事在他身上發生,他改變了,臉上不時流露出基督徒的平安與喜樂,不再讓人覺得 「面目可憎」。

台北監獄獄友吳錫山見證說,相處些時候,我體會得到他的感恩與真誠,他不求上天堂,祇想默然承受一切的苦難,以贖罪愆。他日夜勤讀聖經,只想更加親近上帝。陳進興僅小學畢業,卻對我這無神論的大學生大談基督捨己、饒恕的愛,一天前,我還是個頑固的無神論者,一天後,卻以敬畏的心接受主耶穌的愛, 如此的大轉變,發生在這小小一坪的囚舍裡,豈不是奇蹟?

陳進興在獄中寫下「罪人的遺書:陳進興獄中最後告白」,將所得書款的百分之十捐給照顧受到性侵的勵馨基金會,並且留下遺願,將版稅捐給遭他殺害的鄭姓護士家人。這筆3萬多塊的版稅透過黃牧師轉給鄭媽媽。鄭家拋開世俗鄉愿,用愛接受。陳進興槍決後,將器官捐贈給五個人,可惜他的肺臟,連遭台大三名患者婉拒,他們寧願等死,也不願意接受。他的心臟捐出,很多人不願接受。最後接受他的心臟移植的收受者,和照顧他的護士結婚,婚後生有兩子,生活美滿。雖然有許多人懷疑他的悔改是否真實,我相信主耶穌的赦罪也臨到他身上。肉體上,他犯了罪,自有法律上的制裁,但在耶穌的赦罪中,他已經「因信稱義」了,是新造的人。他在悔改後,深知虧欠上帝的榮耀,乃竭盡所能來贖罪,並寫信給年輕朋友,希望以他過去痛苦的經驗,來告訴年輕人如何避開犯罪的陷阱。

四年後卓懋祺出版「真愛:南非武官vs.陳進興的故事」一書。卓懋祺在書中自述,在警察準備攻堅,生命受到威脅時,全家靠著禱告,支取上帝所賜的力量。他和女兒梅蘭妮被同一顆子彈打中,醫生看了X光片,直呼奇蹟,因那顆子彈好像會轉彎,竟然完全沒有傷及2人的神經、血管等,這都給了他許多的啟示,讓他深信當晚真的看見上帝恩慈的手。卓懋祺一家人也沒有辜負上帝的心意,他們回國後,多次寫信鼓勵陳進興,並派人到看守所探視,無止息的愛為耶穌基督做了一場美好的見證。

我們看見上帝奇妙的恩典,感化了一個十惡不赦的罪人。我們也看到他悔改後,如何用實際的行動來贖罪,見證信仰。正如雅各所言,此人既是新造的人,則應有新的表現,過新的生活。他已被稱為義,必須過著成聖的生活。雖然有許多人認為如果陳進興因此上天堂,受害者家屬的痛,誰來替他們聲張正義?只是我們捫心自問,我們哪一個人沒有內在的黑暗面,他只是把它實際做出來罷了。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罪,罪不在乎殺人放火,而是我們的漠視,無形中促成罪的蔓延,陳進興在一個極度破碎的家庭長大,從小就是問題兒童,被社會孤立的一群,孕育他們成長的是幫派,他多次被關,先後在獄中 17 年,從偷竊、欺凌、強劫、酗酒、販毒、強姦到綁架,最後終於變成殺人犯。

陳進興伏法之後,他的家人一直受到台灣社會的排擠,最後在黃明鎮牧師安排下,兩個兒子由美籍法蘭克夫妻收養,他們以基督的愛來撫慰孩子受傷的心靈,老大Joshua今年22歲,將來想當律師;小兒子Jeremiah 20歲,立志當牧師,希望將來能幫助心靈受傷的靈魂。

這個故事深深的震撼所有的台灣人,陳進興這位罪人中的罪魁,蒙了上帝的憐憫 ,藉著卓懋祺一家人、黃明鎮牧師以及法蘭克夫妻長期付出的愛與關懷,使得陳進興一家人得以浴火重生。親愛的兄姊,信心只是信仰的開始,愛才是信仰的真正目的。所以一個基督徒單單有信心是不夠的,還要在生活中藉著服事人來服事上帝。如果我們有能力卻不懂得去服事人,這就是我們的罪,虧欠神的榮耀。盼望我們都能追隨基督的腳蹤,盡力將上帝的愛在生活中顯露出來,愛自 己,愛家庭、更要去愛別人,去關懷被社會孤立的一群,這樣我們的社會一定會更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