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神心意的人

經文:II Sam 6:1-19, RR 7 (Ps 24), 34, 67, 512

07-12-2015

約櫃對以色列人來說是具有特別的意義與象徵。它象徵上帝的臨在 ,以色列人從西乃進入迦南之地,在曠野四十年的旅途中,一直扛著約櫃而行。其間,約櫃不斷的提醒以色列人,聖潔的上帝在他們中間。出 25:22 說:「 我要在那裏與你相會,又要從法櫃施恩座上二基路伯 中間,和你(摩西)說我所要吩咐你傳給以色列人的一切事。 」耶和華將利未支派從以色列人中分別出來事奉祂,並授權抬約櫃,此外任何人都不得觸碰約櫃。進入迦南地之後,與非利士人打仗,以色列人戰敗,約櫃被非利士人短期擄去,再次奪回以後,就一直放在亞比拿達的家中,後來由大衛王迎回耶路撒冷,直到所羅門王興建聖殿為止。主前587年巴比倫人將耶路撒冷聖殿夷為平地,約櫃從此消失蹤影。有一傳說,約櫃被運出放於衣索比亞的聖瑪利教堂。Discovery 曾派攝影隊前往衣索比亞,追尋消失了的約櫃,不過當地的教士一直都不肯讓攝製人員觀看。因此,約櫃是否仍然存在,到今日仍然是一個謎。由於幾個歷史事件,約櫃被認為具有超自然的力量,例如,以色列人每天抬約櫃繞耶利哥城7次,到了第七天城牆突然倒塌;非利士人奪取約櫃之後,遭到上帝嚴厲刑罰;伯示麥人好奇擅自觀看約櫃而被上帝擊殺了七十人,這些觸目驚心的事件,更添加了約櫃的神秘性。

1981年由史蒂芬史匹柏 (Steven Spielberg, 1946-)導演的法櫃奇兵 (Raiders of the Lost Ark),便是根據該傳說。二次大戰時期德國納粹為了追求未知的神秘武力,欲尋找失落的約櫃,他們相信誰能夠擁有約櫃,就能擁有神的力量。哈裡遜福特 (Harrison Ford, 1942- )飾演考古學家印第安那瓊斯 (Indiana Jones)受美國政府之託與之對抗搶奪約櫃。根據傳聞的地圖,約櫃在埃及的古城坦尼斯失落,於是印第安那瓊斯與納粹展開一連串激烈追逐的搶奪戰。

最後納粹奪得約櫃,把印第安那和其女友瑪莉安綁在木樁上,在運回德國之前,欲測試約櫃的神力。一打開約櫃,裡面空無一物,十誡的石板早已化為灰塵。突然間,從約櫃中出現神力,印第安那知道神聖的約櫃,不許人觀看,立時警告瑪莉安不要看。在場的納粹被約櫃的神力所吸引,突然之間全部都被擊殺,約櫃自己闔上蓋子,一切歸於平靜。最後印第安那把約櫃帶回美國,安置於美國政府某處。或許因為如此,上帝特別賜福美國,有今日的強盛。

大衛不是一個完全人,他一生中既犯姦淫,又犯謀殺,卻在上帝面前被稱許為「合神心意的人」。全本聖經中只有大衛得到上帝這樣的稱許,為什麼?或許從今天的經文可一窺端倪。

此時的大衛不僅是猶大的王,也成了以色列眾支派的王。他一無所缺,萬事都為他效力,他以耶路撒冷為京城,用利巴嫩的香柏木大事興建土木,建造宮殿。但是大衛心裡明白以色列人真正的統治者不是他,而是神。神的約櫃放在亞比拿達家中已經二十年了,沒有屬神的聖殿可住,而他卻住在豪華的香柏木宮中享受。(撒下7:2)大衛無法容忍這樣的情形,決定要將神的約櫃迎回耶路撒冷,以此象徵神掌管這個國家,好使全族蒙福。大衛的這一番作為提醒我們,當我們在享受神所賜的福氣時,當更積極努力來回應神的恩典,除了興旺神的殿,我們的身體也是神的殿,我們心裡也有座無形的聖殿,更需要好好建造,讓自己的生命被更新、被建造,來榮耀神!

大衛精選三萬人歡歡喜喜地到巴拉猶大迎接約櫃,卻疏忽了神指示的運送方法,他打造一輛新車迎接約櫃,行進間,牛失前蹄,亞比拿達的兒子烏撒伸手去扶約櫃,卻立時被耶和華擊殺。讀了這段經文我們一定會有疑問:烏撒出手護約櫃,是出於忠誠,上帝為甚麼要擊殺他?原來律法規定,約櫃神聖而不可扶摸,也不許觀看,只能由四個利未人扛抬,不得坐牛車。烏撒身為利未人,卻明知故犯,以致遭受上帝忿怒的擊殺。這對大衛王和以色列人都是一個警訊。在現實的環境裡,我們也常常會陷入單單做事,或者隨著自己的意思來服事,有時為了名,有時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 而不是服事上帝。

驚魂不定的大衛,不敢再將約櫃運回來,改運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中。沒想到約櫃運到俄別以東的家裏,卻成了他和他全家的福氣,上帝特別賜福給他們。然而大衛也沒有放棄,根據歷代志上15章,在那三個月期間,大衛認真查考聖經,找出運送約櫃的正確方法,由利未人用肩膀抬著約櫃走,每向前走六步,確保耶和華已無不悅,大衛就獻牛與肥羊為祭。約櫃終於抵達耶路撒冷,在角聲與眾人歡呼聲中,大衛王完全失控,在狂喜之下,他按耐不住內心的雀躍,當街手舞足蹈,甚至脫下國王的朝服,換上一件細麻布的以弗得,以弗得是祭司纔能穿的衣服;那一天他成了大祭司,穿著以弗得。那時他是君王,同時也成了大祭司。大衛在耶和華面前獻祭,奉萬軍之耶和華的名給民祝福,分餅給眾百姓。

大衛的妻子遠遠看見大衛把國王的莊嚴,戰士的勇猛形象破壞殆盡,極為震驚不屑,從心裡瞧不起他。但大衛卻清楚告訴她:他是在神面前,只要這位神感受到他的快樂,他寧可讓自己被人輕視,甚至不把他當國王看。由於妻子米甲的傲慢,聖經記載,她譏笑大衛,這就使她遭咒詛,至死沒有生養兒女,不但在大衛眼中失寵,在人眼中也沒有地位 (v.23)。由此可見一個驕傲的心靈會影響人一生的境遇,這對我們是一個重要的提醒。

大衛是個熱情的人,他對神的熱情遠超過世上任何事物,而歷史上所有偉大的創造,無論是音樂、美術、建築、文學、科學,都是因著人對某種領域有熱情,他的熱情會吸引神把能力、創造力、智慧等賜給他。大衛在任期間,舉國受到他對神的熱情的感染,雖然他與我們一樣有七情六慾,有人的軟弱,然而因著大衛在神面前謙卑且喜悅與神同行,因此神賜福大衛及以色列國,使大衛贏得以色列民心,他不但為後世留下了大量歌頌神,讚美上帝的詩篇。今天,大衛依然是以色列國家人民最敬仰的英雄。

從大衛身上我們看到要成為一個合神心意的人並不難,因為合神心意的人,並不在於他有沒有缺點或軟弱,而是在於他凡事以上帝為念,在面對困境和軟弱時,依然相信、遵行神的旨意。大衛提醒我們,合神心意不是離我們很遠,它可以很近,只要我們愛上帝的心不變,當我們一時迷失或遇到困境時,先求神的心意,真心悔改,我們每一個都能成為合神心意的人。

電視佈道家金貝克(Jim Bakker, 1940-)原是全球最大福音傳播網的總裁,是萬人景仰的宗教領袖。金貝克鼓吹信徒追求健康與財富,是「成功神學」最主要的倡議者,1987年他和教會女秘書有染成為國際醜聞,他的福音王國開始解體,他因違法吸金,又將部分奉獻飽中私囊,被判坐監45年,但只服刑5年就出獄,隨即出版他的回憶錄《我錯了》(I Was Wrong)。在獄中當他覺得全世界的人都唾棄他,自己也覺得罪不可赦時,葛培理牧師到獄中探望他,擁抱金貝克說:「上帝非常的愛你,我也常為你禱告。」葛培理牧師的關懷,讓他大受感動,深感上帝未曾忘記他,他需要重建與上帝的關係,過去他一直在追求一個完美的工程,竭盡全力地籌款,忘我地投入事工,而不是投入上帝的懷抱。多年來傳講上帝要你富足,努力追求金錢的資訊,甚至出書教信徒如何致富,那些奉獻金錢越多的越被教會接納和肯定,誤導信徒要被上帝肯定就是奉獻更多的金錢。現在,他終於認識到一個人靈命的成長比上帝的祝福更重要。於是他在獄中開始悔過,服侍有需要的人,從心裡原諒傷害他的人,並為那些被他傷害的人禱告。大衛說,憂傷痛悔的靈,上帝絕不輕看!我相信重生後的金貝克必然成為一個合神心意的人。

合神心意有如夫妻的相處,時時為對方著想,去揣摩對方的心意,儘量不做對方不高興的事情,甚至為對方多走一哩路,讓彼此驚喜。或許有時我們做不到,但是沒有關係,保羅說:「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四:13)我們每個人都有軟弱不足之處,但是我們有兄弟姊妹,盼望我們在走天路的歷程中,都能懷著熱情,心存盼望,彼此勉勵,互相提攜,成為合神心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