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只需要愛!

經文:Eph 2:1-10, RR 22, (PS 103), 250 (E2), 151A (E97), 510

3-15-2015

有人說以弗所書是天堂的縮影,就是講天堂裡豐盛的生命以及應該怎樣的生活。保羅論到基督徒的生命,不管人類如何的敗壞,上帝總是有豐富愛與憐憫,祂要賜給我們每一個人可以得著,可以去經歷,可以活出來的聖潔的生活!他說世俗人受制於世界的邪風惡俗,沒有基督的人生是可怕的,即使猶太人也是如此。希臘文形容罪是,當一個人射箭時;沒有射中箭靶;那就是罪,因為他沒有射中人生的目標。

今天的經文中,保羅分三個段落來描述遇到主耶穌之前後生命的改變,未被上帝的恩典改變之前、上帝的恩典作為,以及我們遇到耶穌以後生命應有的表現。保羅的結論是當基督耶穌改造了我們以後,要我們行善 (v. 10)。這並不是說,行善是我們得救之鑰,而是說行善是我們重生後所結出來的果實。

荷蘭改革宗在1618-1619年召開會議。議會完成多特信經(Canons of Dort),其內容乃是制定加爾文派預定論 (predistination)。其中第一條人全然的敗壞 (Total depravity)。人的敗壞與上帝的愛是敵對的,加爾文說我們不應認為罪乃善的虧欠,它是人整體的敗壞。慾望本身是罪,它把人每一部分的本性都敗壞 了,但這種敗壞的根源,乃是出於驕傲。

接著保羅又說:「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耶穌基督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預備叫我們行的。」(v. 10) 這裡說我們是祂的傑作,人一生的價值,是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不是按著我們的意思,而是按著神的意思。這個道理很難懂,路德 (Martin Luther, 1483-1546)一生對罪的不安,雖然他嚴守戒律,努力行善,依然心不平安,直到教羅馬書時,因信稱義這節經文從心裡面閃過去,他才明白了,原來他一生追求屬靈,可是神告訴我們,我們只是祂手中一個小小的引線,是祂在工作,上帝才是大能!神的恩典是要我們相信,在祂同在的豐盛裡,就能活出聖潔、平安的人生。此後,路德的問題才迎刃而解。

Mother Teresa (1910-1997) 創立仁愛傳道會 (Missionaries of Charity),把自己一生都奉獻給被遺忘、最赤貧的一群,她尊重他們,把愛和希望帶給他們。Mother Teresa和她的工作廣泛地引起世人的興趣,有媒體訪問她,為什麼她能引起這麼大的迴響?她謙卑地說:『我常常覺得自己是天主手中的一支小鉛筆。書寫的是祂,思考的是祂,運作的是祂,我只需要做那支鉛筆 (1997)。』因此她要求大家把注意力轉向神和「祂的工作」,因為她只是「神手中的一支鉛 筆」,用來展現祂的大能。

Mother Teresa說:「愛就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到自己的責任」。有一次,她走在加爾各答貧民區的街道上,一個乞丐攔住她吞吞吐吐地說:「每人都敬重您的事業願意為您奉獻。我雖沒有能力,但想奉獻29分略表心意,這是我一整天討到的錢。如您不嫌棄,請您收下!」她想:「如果我收下這29分,他今晚一定餓肚子。如果我不收一定會傷他的心。」於是她把自己的晚飯餐,一塊麵包和一瓶水送給他,同時雙手恭敬地收下了29分。當她收下29分時拘謹的乞丐笑了,而且笑得那麼滿足,那麼燦爛。後來,她演講說:「窮人沒錢,沒地位,並不缺少互相幫助和體諒的愛心。這正是窮人偉大所在。只要真心願意我們每個人,即使是乞丐,也可獻出愛心,對他人有所幫助。」

Mother Teresa於1979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在頒獎詞說:「尊重人的尊嚴和生來就有的價值。最孤獨的人、最可憐的人和快要死的人都得到她的同情,而這種同情不是以恩賜的態度,而是以對人的尊重為基礎的。」她的愛跨越宗教和種族,不但感動本來排斥仁愛之家的印度教徒,更吸引了好多來自不同國家的人,追隨她的信念,來加爾各答當義工,其中以青年為大宗。這次有機會到印度學習,我們上午在垂死之家 (Nirmal Hriday,意Pure heart);下午去重度智障兒童之家 (Daya Dan) 服事。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個禮拜,但卻學到很多。記得我兒子 Douglas 在大二的時候,學校團契曾經到南美厄瓜多爾 (Ecuador)的風災區幫他們蓋房子,去了兩個禮拜。回來之後,牧師娘笑他說,你們每個人花了兩千美金笨手笨腳為他們蓋房子,不如把錢捐給他們,不但蓋得好又可以創造就業機會。兒子說:老媽!耶穌說,我們要與哀哭的同哀哭。愛不是同情,不能只給錢啊。何況我們學到的比付出的更多。做完義工之後我們也都有同樣的感受,愛不是同情,更不是施捨,愛是尊重對方,伸出我們的手,陪著他們一起走過艱難。

Mother Teresa堅持用雙手服務,因為耶穌曾經要她伸出五根手指,命令她「you do it for me」,她稱之為 Gospel of Five Finger。她說:我們的手何其溫暖,伸出你的手,用你的愛,去洗衣服、喂藥、擦老人身體、抬他們上廁所、陪他們,這些是機器無法代替的,在這裡只需要愛。在短短一個星期與修女和義工們共事,與患者互動,讓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樂與滿足,我覺得生命中有些事情改變了。

在臺北的期間,我們都住後火車站牧師娘的娘家,每天出入臺北車站,那裏長年有許多街友。因為臺北車站旅客多經常有吃剩的便當可撿,以往我看到在垃圾桶撿剩菜吃的街友我會到麵包店買個麵包給她充飢。但是印度之行,上帝不但柔軟了我們的心,也開了我們的眼睛。我岳父很喜歡買東西給兒女,特別是食品,所以家裡的冰箱總是有吃不完的東西,於是我們翻箱倒櫃清理出來煮給街友吃。我們在台灣很忙,每天除了陪我父親之外,都儘量至少煮一餐熱食給街友吃,通常是七至十個便當不等。牧師娘對待這些街友和自己一樣,怕太熱放進泡棉容器會釋出毒素,有傷身體,都放十幾分等稍微冷卻後,才裝進容器。除夕那天,我們把岳父送的烏魚子炒飯給他們加菜,晚上又把家裡的水果和乾糧全拿去給他們並向他們辭行說四月再見,願主賜福。他們很高興地說:「感恩喔,感謝恁一個月來對阮的照顧。」

Mother Teresa相信,人類的不幸不是貧困、生病或飢餓,真正的不幸,是當人遇到困難的時侯,其他人沒有伸出援手。今年一月教宗訪問菲律賓,菲律賓估計有一百二十萬街童,教會特別安排一男一女街童上台致辭歡迎教宗,並訴說街童苦難。沒想到十二歲女童帕洛馬爾(Glyzelle Palomar)反問教宗:「很多孩子被父母遺棄,捲入毒禍和賣淫。為什麼神允許這種事發生?小孩又沒犯錯,為何要遭受這些苦難?」帕洛馬爾說到這裏泣不成聲,教宗深受感動,將擬好的演講詞擱一旁,擁抱她,對聽眾說:「她提出了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全場只有她這麼做。她甚至無法用言語完整表達,只能用淚水。」教宗接著說:「當我們看到孩子挨餓、吸毒、無家可歸、被遺棄、受虐、被奴役,我們學會為他們哭泣了嗎?為什麼孩子會受苦?只有我們懂得哭,才會接近答案。有些事實要用眼淚清洗眼睛,才能看清楚。邊緣的人在哭,沉淪的人在哭,被拋棄的人在哭,但我們這些生活安逸的人,卻不懂得哭。如果我們學會為數百萬窮困、飢餓、無家可歸和受虐兒童哭泣,心中就有答案了。」

親愛的兄姊,在這世界除了貧窮和饑餓,最大的問題是孤獨和冷漠。Mother Teresa說:「在仁愛之家只需要愛!」我想有人的地方都需要愛!或許我們覺得自己的力量有限,好像能幫得忙很有限,但請不要灰心, Mother Teresa說:「我們常常無法做偉大的事,但我們可以用偉大的愛去做些小事。」小事雖然微不足道,但能忠於小事卻是一件大事。所以,讓我們睜開眼、張開耳、打開心,就盡自己所能去幫助妳眼前看到的人,慢慢把愛拓展,那這份愛,就能不斷傳遞下去。同時,也可以讓我們接觸到的每一個人,在我們身上感覺到上帝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