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請安函 (六)

  2-28-2015

親愛的長島教會的兄姊,平安:

今天是228事件68周年紀念日,我們教會已於2月22日提前舉行228紀念禮拜。我們在台灣時,牧師娘照舊製作video,希望能在228紀念禮拜中播放。牧師娘一面編輯一面流淚,我問她,你怎麼了?她說,我好感動,看到年輕人勇敢走出校園,柯文哲勇敢走出228的魔咒,而台北人勇敢走出藍綠,成就了許許多多的不可思議。我想台灣人已經用選票為228平反,此後228 受難家屬可以走出悲情,無須在暗地裡哭泣了。

今年以來台獨和228的意識逐漸為國人所接受,尤其是年輕人的認同。上次我提起的太陽花青年福音團,其發起人兼召集人是周世倫導演,父親是長老教會周神志牧師,他因為太陽花學運有很多成員不見容於他們的教會,紛紛被趕出教會或團契,他堅信沒有任何一個人,因為做了符合公理與正義的行為,卻為此被世人趕出上帝的家,因而成立太陽花青年福音團。有次在禮拜後的交誼,他提到他剛從德國回來,在德國他除了介紹放映由9位導演共同創作的太陽花學運紀錄片「太陽.不遠」之外,還談到他目前積極在拍攝的紀錄片「學運之後」。太陽花學運雖已結束,但有許多效應和行動仍持續發酵中,德國方面對這些紀實相當有興趣,並已答應安排檔期。「學運之後」主要是追蹤參與學運的青年,根據他的觀察這些青年大慨可分成三批,有一批人回去社運,繼續做體制外的監督,為公義發聲,為提升公民意識而努力;第二批人選擇直接參與政治,如:去議會當助理等;第三批人是最讓我們感到興奮的,就是外省第二代子弟,經過學運的洗禮,國家意識覺醒之後,卻轉而支持台獨。所以太陽花學運不僅是1129選勝之因素,也是讓今年二二八紀念日大放異彩的一個原因。

柯文哲在參選時,父親因為祖父在228受難,而強烈反對他參選,每次媒體問到這個問題,他就掉一次眼淚。我想年輕人一定會問為何228傷痛之深,是如此之苦、如此之痛呢? 已經六十多年了,柯爸爸依然是如此的脆弱、無助和恐懼。這些年輕人透過網路努力尋求答案, 他們發現在1947那個悲傷的年代,台灣的菁英、知識份子一夕之間被殺光,接著長達43年白色恐怖與戒嚴,在台灣人的心底留下長期的恐懼、沉默和隔閡,在人與人之間築起了一道冰冷的高牆,直到今天還在撕裂台灣社會。

對年輕人來說,反平二二八似乎不過是歐吉桑、歐巴桑去算國民黨舊帳,與他們無關。但是從去年三一八學運以來,愈來愈多青年願意主動去了解台灣的歷史,關心國家、社會的議題。過去兩年來,有一群年輕朋友一直努力舉辦二二八共生音樂節,用年輕人的方式,訴說二二八的故事。今年他們以「青年再起」為主題,除了緬懷過去犧牲受難的前輩,也希望透過重新記憶二二八歷史,喚醒年輕世代反思其中的正義問題,因為「共生」非一蹴可幾,必須藉由落實轉型正義,正視過去的傷痕,才能帶來真正的和解。

這禮拜是Lent第 2 主日。大齋節期,教會的顏色是紫色,象徵懺悔和認罪,在懺悔反思的行動中,我們感謝上帝帶給台灣的祝福與復和的願景,期待台灣社會不再有遺憾,而能充滿愛與和平。也為伊斯蘭國極端恐怖組織(Islamic State, ISIS)的濫殺無辜,手段殘暴,為世界帶來恐慌與動盪祈禱,特別是中東地區的勞苦大眾,求主保守他們在動盪不安的世界裏享有平安。我盼望並祈禱兄姊在大齋節期的反思,能叫你們明白祂的旨意,領受祂的恩典,並成為他人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