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師請安函 (一)

  1-10-2015

親愛的長島教會的兄姊,平安:

2014年是我滿懷感恩的一年,經歷過最低潮的九月至十月,透過家人的互動、祈禱和靈修之後,活活體驗到上帝的恩典夠我用,讓我逐漸脫離低潮。十月開長執會時,因為家父的身體遇到極大的挑戰,當時我大哥因為家庭因素須要留在美國,所以我向長執會提出辭呈,回台照顧家父。長執會成員建議我提出休假三個月,到時若有需要再請假。由於我在四月尚須代表北美教協參加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設教一百五十週年紀念和總會通常年會,因此多請一個月的假,這就是我請假四個月的由來。

十一月底我們回台灣時,父親已經搬去與舍妹同住,先前他一直抗拒,不肯離開他熟悉的家,現在雖然心裡仍然不高興,卻已慢慢習慣,我大哥認為不宜再移動,所以這次回台灣,我們不必去大哥家和家父同住,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只需每天去陪伴他,讓他寬心。因此我們改變原來的計畫,一方面陪伴父親,另一方面為了我個人靈性的需要把行程做了調整。我個人經歷的低潮,除了父親的因素之外,還有我的急性子和沒有耐心把同樣的話聽第二次,因此讓牧師娘承受很大的壓力,當時她在台灣照顧我父親,分隔兩地讓我們在溝通上更為困難,導致發生多次的衝突。事情過後我們都有一個共識,需要重新審視我們的個性,重新回到上帝面前潔淨的我們的心。對於這個問題 ,Shirley建議我們可以藉著服事人,去學習謙卑與自我省察。記得上次瑞鳳姊說:她的二公子也有和我類似的問題,而他選擇去當家教來訓練自己的耐心。而牧師娘向來景仰德蘭修女 (Mother Teresa, 1910-1997) 的事工,一直希望若有機會,她想去Mother Teresa的仁愛傳教修女會 (Missionaries of Charity, 簡稱MC) 服事。因此我們就選定12月28日禮拜完後直奔印度加爾各答(Kolkata, india),禮拜二清晨到達。目前的仁愛傳教修女會, MC在加爾各答有七個不同的事工。我們選擇了其中的兩個,上午去Mother Teresa第一個設立的Nirmal Hriday (中文譯為垂死之家,意即Immaculate Heart, Wikipedia 用Pure heart);下午去Daya Dan是重度智障兒童之家服事。

這裡所有的志工都是早上8:30上工,每個人都需自動自發,在垂死之家沒有人會指派你工作,其實他們都雇有當地人從早上4點鐘就開始輪流幫病人盥洗,清理廢物,而且整個MC很重視清潔,所以每天都換洗床單、衣服,再加上德雷莎修女一生強調簡樸,即使有人捐錢捐電器給她,她仍堅持用雙手去服務,只有在陰天的時候才用一台商業用脫水機脫乾,所以每天成堆的髒衣服,都靠人力去清洗。最髒的前兩道,清洗與消毒,由當地雇工負責,志工負責後兩道的rinse,和用吃奶之力將之擰乾。我和牧師娘8:30一到,就去幫忙擰乾,或將擰得不太乾的床單、衣服、毯子等拿到三樓陽台分類曬乾。這份工作真是不簡單,這裡收容了將近一百個無法自理的病患,男女各半,每次洗完、曬完都已經是精疲力盡。

曬完全部的衣物差不多10點多左右,接下來是快樂的tea time,來自世界各地的志工聚在一起,喝一杯奶茶加餅乾,吃一根香蕉,休息一下,互相交流,這是最輕鬆的時刻。休息過後,就是陪病人的時間,這段時間最難也最具挑戰性,有的志工會唱歌、跳舞讓她們開心,有的志工會輕輕把病人抱在懷裡,就像安撫自己的小孩一般,由於言語不通,大部分的志工會以按摩來表達疼惜之意。修女告訴牧師娘,印度人相信椰子油可以護髮、又可以防止掉髮,如果幫她們擦椰子油護髮,她們會很高興,所以牧師娘就先用椰子油幫她們按摩頭,然後再梳整齊。果然她們會指著自己的頭,表示想要之意。11點左右開始吃飯,有三分之一的人需要餵食,我們固定餵食某個病人,這樣比較容易掌握該病人的習性。飯後是午休時間,志工們負責洗碗,有的幫他們整理大小便,然後將他們推到專屬的床位抱上床,讓她們舒適的躺下來睡覺。這就是半天在垂死之家的工作,雖然有點累,心情卻十分愉快平安。Mother Teresa說:「Works of Love Are Works of Peace」感謝上帝,如果不是有此機緣參與服事,可能無法體會到如此奇妙的恩典。

中午我們會回旅館休息,下午三點在Daya Dan上工,我們被分派到一樓,這裡的小朋友有的是聽障或視障,大部分是重度腦性麻痺,他們不會說話,大部分時間都趴在地上搖晃著同一個動作, 讓人看著很心疼。修女要我們陪他們一個個走路,但是有的孩子像是得了軟骨症,手一拉起來就扭在一起,起初,我怕,孩子更怕,緊緊抓住我,更難走路。一位資深的志工,一直要我放輕鬆,順著孩子的節奏引導他,結果腳步穩了,頭卻一直往後掉,我一手拉著他,一手扶著他的頭,還是手忙腳亂,滿身大汗。15分鐘下來,全身有如虛脫一般。這個經驗讓我更心疼家有智障兒的父母。

前年聖誕夜秀名姊帶她的朋友Leah Liu和女兒雅音一起來參加燭光禮拜,之後,她們也來參加過幾次的禮拜。去年聖誕夜燭光禮拜,我特別請秀名姊邀請她們來,雅音是智障兒,Leah在撫養過程非常辛苦。禮拜後,我特別為她們祝福,她告訴我,她最擔心的是萬一有一天她走了,女兒怎麼辦?我安慰她說:「上帝愛妳,到時,祂自然會派天使來看顧妳的女兒,妳不要擔心。」我想我們都很難體會Leah的重擔,但是我覺得我們都可以成為 Leah 的天使,一起來關心她的女兒。在Daya Dan的牆上有一句話,「Am I not your mother, Here beside you, what more do you need of ? 」期待我們的兄姊都能用愛心成為雅音的Mother,無論在精神上或行動上,讓我們一起來分擔Leah的重擔。

最後我以Mother Teresa 一生努力實踐的 一句話來彼此共勉

It is not how much we do, but how much love we put in the do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