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耐生老練

經文:羅馬書 5:1-5,啟應3(PS 8),聖詩73, 250, 516

10-26-2014

中國字對於忍的描述是很傳神的,忍字心上一把刀,意思是心上被插一把刀也要忍下來。日本戰國時代 (1467-1615) 後期有三位傳奇英雄:織田信長 (Oda Nobunaga, 1534- 1582)、豐臣秀吉(Toyotomi Hideyoshi, 1536-1598) 和德川家康 (Tokugawa Ieyasu, 1542-1616),個性大不相同。有人問:如果杜鵑不唱歌,要如何讓牠唱歌?織田信長說:「如果杜鵑不唱歌,我就殺了牠」;豐臣秀吉說:「如果杜鵑不唱歌,我會想辦法讓牠唱」;德川家康卻說:「如果杜鵑不唱歌,我會等著牠唱」。德川家康是沒落諸侯的公子。他早年喪父,母親改嫁,六歲時在政治交易中做了人質,此後十多年的人質生活,磨練出堅毅不屈的個性。他忍辱負重,成年後選擇依附強國,在沉默中厚植實力,他在戰役中總是擔任最危險的前鋒,企圖在實戰中培養戰力。最後德川家康以73歲高齡打敗豐臣秀吉,掃平混亂的戰國群雄,統一日本,開立二百六十餘年安定的江戶 (Edo) 政權。小說家山岡莊八 (Yamaoka Soohachi, 1907-1978) 細膩的描寫出德川家康的堅忍之道。德川家康沉潛忍耐的精神和出色的政治謀略,不但成為日本人的偶像,並影響戰後日本50年。

10月31日是宗教改革紀念日,因信稱義是新教很重要的教義,也可以說新教起源於因信稱義的教義。路德看到天主教販賣贖罪卷,對於天主教的不當提出95條抗議文,而路德最強調的也是保羅教義中的因信稱義。在歐美我們稱路德所創的教派為路德會,路德自己並無意自創教派,而是在改革中自然形成。在台灣我們稱之為信義會,相信路德會比 較喜歡這個稱呼。 什麼是因信稱義?簡而言之,就是藉著恩典,因信基督而得稱義的道理。海德堡要理問答 (Heidelberg Catechism) 是歸正教會信仰中著名的信條,59到62問是論因信稱義。其中第59問︰「你相信因信稱義,對你有何幫助呢?」回答︰「這使我在上帝面前,在基督裡稱義,且成為永生的承受者。」

當我們認識上帝,我們的人生纔能與上帝有親密的交往。保羅稱之為義。保羅認為耶穌帶我們到上帝面前。我們看見的是恩典;不是審判,不是報復,是上帝全然的,無功而得的仁慈。這種關係就是與上帝和好,這不只是一個意願的表達,與上帝和好是每一個信徒所擁有的事實。

因信稱義是羅馬書的中心思想,也是整本聖經的中心思想,基督教信仰跟其他宗教最大的差別就在於這一點。基督教主要的問題不是在勸人為善,而是在幫助人改變 生命。行善是基督徒的本分,沒有任何功德可言,不行善反而是罪,因此耶穌傳講上帝國的福音重點不在勸人為善,而是說: 你們應該悔改信福音。耶穌並應許我們,我來是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唯有當人認罪悔改,罪得赦兔,經歷到從上帝來的新生命,才有力量去行善。換言 之,義人必因信而生,是一種新的生活態度,就是我們這個罪人如何活在世上,如何對待上帝、對待自己和對待別人。

因信稱義後,我們藉著耶穌基督,進入恩典裡面,就歡歡喜喜盼望上帝的榮耀 (v.2)。我們以後在上帝的榮耀中分享他的榮耀。有盼望不管遇到什麼挫折和失敗,我們都不會灰心喪膽。上帝用患難來鍛鍊我們。當我們遭遇患難時,它能讓我們產生信心。保羅說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因為有了多次忍耐的經驗可應付患難便熟練了,使我們變得更堅強、成熟,更有能力勝過環境。患難中試煉,我們體會上帝讓我們 遭遇患難有著他的美意。

苦難是宗教的共同議題。基督徒何嘗不是在問苦難的意義?約伯、彼得、保羅面臨生死存亡時思考信仰的意義。基督徒面臨人生困境並沒有比以前少,甚至深廣。保羅用信 望愛陳述基督的信仰,在苦難中要存活已不簡單,保羅強調要歡歡喜喜。保羅在監獄中所寫的腓立比書被稱為喜樂書信,他並沒有被環境打敗。基督徒也會遇到苦難,但是我們如何在苦難的時候也要歡歡喜喜。保羅說基督使我們得以活在上帝的恩典裏;那位姐妹藉著信,得以活在上帝的恩典裏。現在有許多基督徒追求成 功神學,認為「越信上帝、上帝越祝福」。但是保羅提醒我們,即使因信稱義,我們的人生不一定會一帆風順,基督徒照樣會遇到患難,患難可以 除去我們心中的驕傲,顯出我們的軟弱,好在各樣事上仰望主,如此在面對苦難時,我們仍然能保有喜樂的心,這是很難的功課。想想聖經中許多經歷上帝榮耀的人物,他們就是在患難中培養出永不放棄的忍耐,這樣的忍耐鍛鍊出配得上帝嘉許的性格,這些蒙上帝喜悅的性格讓我們對每件事情都會有盼望,我們確信這盼望不至 於落空;因為上帝藉著他賜給我們的聖神,已把他的愛澆灌在我們心。

王貞文牧師於去年八月癌症手術,她都以在患難中歡歡喜喜的信仰態度面對。沒想到今年癌症復發,她在十月八號的FACEBOOK輕描淡寫的寫道: 開刀日期是10月16日整個腹腔的大手術。再手術期間我們教會不論早禱或代禱都為她向上帝祈求。手術完後,她說: 手術復原後,我轉到成大醫院。刀的傷口真的完全愈合,就要進行化療,也許還會加上標靶治療。成大鄭雅敏醫師會申請健保有給付昂貴的藥物。但用起來還是會覺得很抱歉,覺得用掉好多醫療資源。期待這些藥物仍能發揮果效。無論如何,都是一場時間長久又辛苦的奮戰。也得和我其實很喜歡的工作暫別,專心休息。還是得隨時準備心,這是結束的開始。我還是感謝這樣一個把我丟出自以為是的生命常軌的機會。願上帝的旨意成就。目前心情平靜。感謝上帝。

我們教會雖小,上帝卻給我們寶貴的機會來彼此服事,學習。我們每個人都是 罪人也是義人,但是也因為這樣,我們沒有一個人是多餘的,我們都彼此互相需要,而我們也可以彼此互相建造。願上帝的靈行在我們當中,引導我們天天活在因信稱義的福音裏。

我覺得一個基督徒要在家人面前做基督徒是最難的,因為他們看到的是最真實的你,讓你沒有託詞。基督化家庭並不是不犯錯,只是我們很清楚自己是罪人,因為上帝的愛讓我們活在因信稱義的信息裏,因此犯錯之後,我們懂得彼此認罪、彼此饒恕,真實地讓人看見上帝的愛行在這個家庭。

當我準備這篇講道時,我正處於靈性和心靈的低潮,先是父親身體不好,身為兒子的不能盡一點心意,都讓妻子和女兒替我照顧父親。後來和妻子、女兒的互動出問題,而問題出在我的身上,我的個性欠缺耐心。阿心姊常常說:牧師不能讓人說第二次。是的,這是我的個性很不好的部分。我的牽手和我的子女忍受我三十多年了,這個問題最近爆發。讓我們重新思考,為何我的個性是如此,後來 Shirley在我的原生家庭找到答案,因為我爸爸也是這樣。現在我最重要的課題是要處理我沒有耐心。我想到信仰前輩在患難中歡歡喜喜,而我卻受到血肉之軀的束縛。這是因為我只看到自己的苦毒,把自己困在自我折磨的囚室中,沒有看到耶穌,更看不到上帝。聖神用這段經文安慰我的心。我會按照聖經的話,應該歡歡喜喜來面對將來的難題,我想這就是聖神動工,也感謝每天為我祈禱的人,上帝的話實在奇妙,親自安慰了我一個月來苦毒的情緒。這真是奇妙的恩典願上帝和聖神能夠改造我。當我思想上帝的救贖不僅是生命的救贖,其實也應該延及人與人的關係的救贖 時,再靜思最近處理的某些人際關係,讓我十分惶恐,而這個經文給我很大的激勵。

上帝的愛使我們因信基督而得以稱義,又從聖神不斷得到餵養,只要苦難無法剝奪我們因信稱義的快樂,我們就勝過世界了。如此珍貴的恩典,我們能不感動嗎?讓我們坐下來好好思想一下,在我們的關係網中,究竟還有哪一項關係尚未獲得救贖?讓我們一同揮別過去,在基督的救贖 裡重新尋求與上帝、與人、以及與大自然的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