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紅海的啟示

經文:出埃及記 14: 19-31, RR12 (Ps. 46), SS 297, 449, 507

9-28-2014

有些人因神蹟而接受基督為救主,這以多馬為最佳的例子。耶穌復活向門徒顯現時,多馬不在。門徒把看見主的事告訴多馬。多馬說:「除非我親眼看見他手上的釘痕,並用我的指頭摸那釘痕,用我的手摸他的肋旁,我絕對不信。」一星期後多馬跟他們在一起,耶穌顯現說:「願你們平安!」後他對多馬說:「把你的指頭放在這裏,看看我的手吧;再伸出你的手,摸摸我的肋旁吧。不要疑惑,只要信!」多馬說:「我的主,我的上帝!」耶穌說:「你因為看見了我才信嗎?那些沒有看見而信的是多麼有福啊 (約20:24-29)!」

相反的,很多人卻因為神蹟,而通不過信仰的關卡,因而拒絕耶穌基督為救主。我們常常要合理化的思考來解釋神蹟,因為不相信神蹟,而不願意成為基督徒。但對基督徒而言,生命的本身就是上帝最大的神蹟。

有些人對聖經中的神蹟不能接受,因而把聖經中有關神蹟的部分刪除掉。其中以美國開國元勳第三任總統傑佛遜 (Thomas Jefferson, 1743-1826) 最具代表性。傑佛遜總統一生,非常推崇耶穌基督的教訓,他曾說:我沒見過比基督教更好的道德。為使基督教在非基督徒國民中引起共鳴,以提升國民的道德,傑佛遜把耶穌基督當成道德指導的標竿。他編了一部傑佛遜聖經 (The Jefferson Bible) 或稱為拿撒勒人耶穌的生活與道德 (The Life and Morals of Jesus of Nazareth);把關於耶穌的神跡故事全部刪去。除此之外傑佛遜也不相信耶穌的神性、三位一體、復活,甚至聖經中的超自然的現象。甚至連小孩子都被教成不信神蹟,這種模式。

有位小朋友,星期天在教堂上完主日學回來,他母親問他今天在主日學學到什麼功課,小朋友說他學到摩西帶領猶太人出埃及過紅海的故事。母親非常高興,告這位小朋友將摩西過紅海的故事講來聽聽,於是這位小朋友敘述道:「猶太人被外來的政權統治,猶太共和國的總統摩西很不爽,於是宣告獨立並將國號改為以色列。埃及首領說這不得了,於是向全世界宣稱以色列是埃及不可分割的的一部份。並且派大批坦克車和部隊來攻擊以色列。摩西一看大事不妙,帶領全國人民逃難,躲避埃及的追擊。在逃難的過程中,以色列的人民對摩西怨聲載道,認 為他不該把全國人民的福祉當賭注,亂改國號,但生米已經煮成熟飯,抱怨歸抱怨,還是要逃的。一夥人逃的來到了紅海邊。前有大海,後有追兵,心急得不得了。 這時摩西說話了:「免驚啦!」說完從後口袋摸出一個行動電話,號碼一按,開始哈囉哈囉講起英文來了。電話掛斷不久,兩艘航空 母艦和其他兩艘 戰艦突然出現,頭上的飛機也開始攻擊後面埃及的追兵。以色列的人民紛紛登上航空母艦。平平安安地渡過紅海。」小朋友的母親嚇了一跳,問道:「你老師真的是這樣告訴你的嗎?」小朋友嘆了一口氣後回答說:「唉,如果我這樣說你都不相信,那我把老師告訴我的故事講給妳聽,那你更不可能相信了。」

但是Discovery電視台曾經播出摩西過紅海的故事之影片。影片的內容描述科學家假設那道路就是紅海的洋脊,當強風吹拂情況下,海水短暫被分開露出這洋脊。這正是聖經的描述: 「上主就掀起了一陣強烈的東風,把海水吹退。吹了一夜,海底變成乾地。水分開,好像兩堵牆 (14:21)。」平常是看不到這洋脊,歷經了一夜強風吹拂後,紅海海水被風吹開,洋脊短暫露出紅海。紅海海水依然在兩旁,感覺起來是分開成兩半。於是摩西一行人趕快通過。由於這種情況只 能維持短暫的時間,因此當埃及追兵通過時,海水水位恢復正常,因此遭到還原的海水的淹沒。科學家準備了兩大台的電風扇,對於一個出 海口一個狹小空間進行三個小時強風測試,竟然吹退了水而露出乾地,關掉風扇,水便恢復原狀,把露出來的地淹沒。按照這推測,當時的露出的洋脊與部分紅海已經變成陸地,那條救命通道左 半邊,其實已經變成陸地,而右半邊依然是紅海,這解釋為何紅海找不到洋脊。摩西過紅海被科學破解!

這些科學家是相信上帝的人,也許比一般人更虔誠。藉著這樣的發現、假設去追尋聖經故事可能合理解釋。而上帝為了考驗他的子民信仰與信心,即便應許猶太人生存的地方,但是需要考驗猶太人對於上帝的堅持與信賴。上帝藉由猶太人傳播上帝榮耀的故事,而猶太人也經由這試煉得到救贖與安身立命之所。不同角度的分析,也是不同感受。同時榮耀上帝的奇蹟見證可以跟經的起考驗的科學驗證是可以並存的。怎樣可以解讀這天地之間的變化意涵。而摩西也將這指引傳遞到其他信徒信念中。

過紅海對基督徒的啟示,當然我們看到上帝藉著紅海使埃及人想從水裏逃命,但是上主把他們趕回海裏。海水復原,淹沒了所有追趕以色列人的戰車、騎兵,和埃及的部隊,一個也沒有存留 (v. 27-28)。

早期教會使用靈意解經,最具代表的人物是黑馬牧者 (Shepherd of Hermas),他寫「黑馬牧人書」 (The Shepherd of Hermas) 是一本描寫異象、命令及比喻,勸勉悔改也是啟示之書。他的靈意解經,也是初代教會解經家透過寓意解釋 (allegory) 來發掘經文的神學含義,連奧古斯丁 (Augustine of Hippo, 354-430) 在解釋「好的撒馬利亞人」的比喻都用靈意解經的方式。上禮拜教會史中,我們提到教派,實施萬民皆祭司最力的教派就是聚會所,她們聚會時並沒有牧師帶領,每個人都可以是牧師,每個人感動時,都可以開口分享。她們用的是靈意解經的方式,是毫無依據的,而是按照自己的信仰經歷或受到聖神感動發言,是很個人的信仰體會有感而發,卻常常有屬靈的義意。靈意解經也不是她們的創見。

對她們而言許多舊約都是新約的預表。逾越節和過紅海一樣都是一個拯救的記號,對她們而言正如聖餐和洗禮一般。逾越節的羊羔作以色列人們的代替羔羊。因為羊羔的血塗在他們房屋的門楣上,上帝公義的審判就能越過他們。逾越節的羊羔豫表基督是我們的救贖主。藉著祂作我們的代替,我們蒙了救贖。然而,因我們是不潔的,我們不能成為活祭,讓上帝得著滿足;我們在分別為聖時需要基督作我們的代替。保羅說:『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加2:20)。』我們需要基督,不僅是我們的救贖,更是叫我們活著作祭獻給上帝。

保羅說:『我們的祖宗從前都在雲下,都從海中經過;都在雲裏海裏受浸歸了摩西 (林前10:1-2)。』這表明過紅海就是受洗的豫表,這裏的雲是指雲柱,就是作為帶領百姓者的上帝。以色列人在埃及給邪惡、敗壞和被定罪的世界纏住了,逾越節拯救他們脫離上帝的審判。以色列人需要藉著水蒙救脫離埃及。逾越節羊羔的血拯救他們,水拯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暴政。

李登輝於1994年和日本著名歷史作家司馬遼太郎對話,發表了震撼一時的「做為台灣人的悲哀」的宣告,並揚言要效法聖經舊約先知摩西出埃及記的行止,引領台灣人解脫外來政權的統治與壓迫,解放被奴役的宿命,要誓死投奔上帝應許的迦南地,重新做有尊嚴的自由人。後來他於兩千年堅持兩任期滿下台。1998年陳水扁選市長連任失利,李登輝公開推薦一篇《從摩西到約書亞》的文章給陳水扁,後來陳水扁宣布參選總統。2000年由陳水扁當選總統。可惜的是,李登輝總統並沒帶領台灣人出埃及,後來陳水扁總統當選之後,李前總統和陳水扁總統不能合作,於2008年政權被馬英九取得。因此台灣人出埃及竟然成為夢,現在的政府處心積慮和和中國統一,台灣人的前途堪憂。不止台灣國要出埃及,我們每個人的人生也都需要經歷逾越節和過紅海,當我們體會逾越節和過紅海時,我們的信仰將更上一層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