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奇妙的大作為

經文:出埃及記 12:1-14, RR 24 (Ps 119), SS 155, 309, 506

9-14-2014

上帝為了拯救被奴役的以色列人,讓世人認識以色列神的大能力,祂氣勢磅礡的降下十災,使得埃及無條件地任由六十萬大軍的奴隸離開 。2007年好萊塢有一部電影「報應」(The Reaping)由Hilary Swank飾演一位到非洲傳教的宣教士,結果丈夫被殺、女兒被土著抓去殺了當祭品,失去丈夫與女兒的傷痛,令她開始對信仰產生疑惑,轉而相信科學,認為一切不合理的解釋都可以根據科學研究之後加以解釋。於是回到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當教授,她以科學的放大鏡檢視每一項神蹟,漸漸成為拆解宗教假象、破除迷信、揭發假神蹟的專家。某天,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個小鎮突然發生一連串與《出埃及記》記載的十災如出一轍的疫災:河水突然變紅了。剛開始Hilary堅持是藻類、細菌作祟,後來在採證過程中掉下了很多死青蛙,鎮民的牲畜死得莫名奇妙,突然蝗蟲過境,蒼蠅不知道從哪冒出來,原本的好天氣卻突然天昏地暗。她發現不能用任何科學的理論去解釋,小鎮人心惶惶,眾人都將罪魁禍首推到一個被鎮民公認是惡魔轉生的十二歲小女孩蘿倫身上,衹有Hilary認為她清白,加上她的年紀與逝去的愛女相仿,於是激發她的母愛出手相救。當她越接近神祕事件真相,越發現這些現象遠非科學所能解釋。

原來這鎮在百年前遭遇水災滅鎮,就背棄上帝改信邪教,小女孩則是上帝派來的天使。上帝為了懲罰信仰撒旦的村民,因此藉由天使降下十災,警告鎮民不要再繼續崇拜惡魔,為了要擊敗邪惡勢力,她必須尋回失去的信仰與勇氣,才能幫助鎮民對抗侵襲他們的黑暗勢力。但是,人要悔改並不容易,最後上帝降下了天火,毀滅了整個城鎮,經過一連串的事件Hilary終於重拾了信仰,她說:上帝並沒有錯,錯的是人性的醜惡和複雜。

其實,上帝賜予人類災難並非無來由,一定是有什麼違反自然或者各種倫理的現象出現,才會有如片名所稱的報應。但是上帝的目的不是懲罰或是報應,而是要藉祂的救贖計劃去揭穿撒但的真面目,並藉此終結罪惡,將宇宙回復至被創造時候的完美景象。可惜這部電影交代的並不清楚,很容易讓非信徒誤解,信我的神我們就是兄弟,不信的話,很抱歉,我們就是敵人,你必須死。

上帝的救贖計畫通常是透過屬世和屬靈的律法來進行。就如同這幾次我們在主日學討論的,上帝運用自然法則來行事,而神蹟當然也是祂的一種行事方式。為了讓以色列民了解上帝並未遺忘祂的選民,首先,以色列民本身得先信服神的力量。為了讓摩西能順利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上帝讓摩西先告知法老王所有即將要發生的事,這十個災害,前九個是天災,都曾經在埃及發生過,不同的是,這次九種災害的開始和部分結束的時間都是明確的,例如在10:13說「那一晝一夜,耶和華使東風把蝗蟲颳在埃及地上」,造成了第八災「蝗災」;19節又說:「耶和華轉了極大的西風,把蝗蟲颳起,吹入紅海。」而且所有的災害都只發生在埃及人的地區,沒有危害到以色列人住的歌珊地,這是全能上帝的奇妙大作為,為了要叫以色列人認識上帝無所不能的巨大神威,喚醒他們已經逐漸消磨殆盡的信仰。

其次,上帝得讓埃及也心服口服地讓他們離開。出埃及記幾次三番明白地說,降下十災是為了讓以色列人和埃及人認識以色列神的大能力。有些學者認為,十災其實是神對埃及眾多假神的宣戰。祂明確地說:「我要懲罰所有埃及的神明。」( 12 : 12 ) 因此,每一種災難是針對埃及一個特定的偶像,比如水變血之災是對付埃及的河神;蠅災,對付聖蠅;黑暗之災,對付太陽神;畜疫之災則是對付聖牛 。剛開始時,這些災難 ― 河水變紅、蛙、虱 ― 並沒有太大的作用,後來他好幾次說准以色列百姓去,卻又變心。他也一再地跟摩西討價還價,先說「在這地祭祀你們的神吧」(8:25) ,又說「不要走得很遠」(8:28),有一次說「你們這壯年人去事奉耶和華吧」(10:11),後來又說「牛羊要留下」(10:24)。

最後上帝降下了第十災,也是最後的一個懲罰,從法老王、臣僕百姓,以及被囚在監中之人的長子,連同頭生的牲畜,都要死,這一災所擊打的是法老王的神權,埃及人相信法老王是太陽神和生命之神奧西里斯的化身。法老王的工作是持守住眾神對埃及的厚愛,以及執行秩序女神瑪特的律法。一旦法老無能保護自己的兒子,也就是下一任的神權王位繼承人,免於死亡,他更無力保護所有埃及人的生死。由此證明,唯有耶和華上帝擁有絕對權能掌管人的生與死。法老王終於別無選擇,只好奉上厚禮讓以色列人堂而皇之出了埃及。但是就在以色列百姓走了以後,他又反悔追擊他們。這一切表現,到頭來卻只有讓上帝的榮耀更加彰顯。正如詩 篇76:10所言:「人的忿怒要成全你的榮美;人的餘怒,你要禁止。」

今天的經文,宰殺逾越節的羔羊正是出埃及記前18 章的高潮。逾越節 ,又稱無酵節、或除酵節是猶太教的三大節期之一。上帝吩咐以色列百姓殺羔羊,把血抹在門框和門楣上,以色列人能躲過滅長子的災禍,就是憑著門上所塗的羊血,這是救贖的記號。他們躲在屋內,吃烤羊肉、無酵餅、苦菜。因為味道很苦,可以提醒以色列人,不要忘了曾在埃及為奴受苦,應該常常紀念感謝上帝救贖的恩典。到了新約,保羅在哥林多前書5:7 說「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施洗約翰也曾指著耶穌說:「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 1:29)可見逾越節的羔羊是預表基督為了救贖、為除去我們的罪而被殺。這也提醒我們基督徒,每次領聖餐的時候,不只領受主的祝福,也應當紀念主耶穌為我們受苦的心志。

我們都是移民的家庭,孩子在異鄉長大,往往會好奇地問:「我是從那兒來的呀?」我們有很多機會可以將家人的故事講給他們聽,讓他們對家族的淵源、親人的經歷,以及自己的成長故事發生興趣,這就是歷史意識的開端。

去過日本參觀過她們節日祭典 (Matsuri) 的人都知道,日本很重視節日祭典,日本三大祭為京都的祇園祭、大阪的天神祭和東京的神田祭,這些祭典都有很長遠的歷史淵源,由於日本是一個很注重歷史文化傳統的國家,她們有很強的國家民族認同。所以在二次大戰以後他們能迅速恢復民族自信,把日本建立成為世界之經濟強國,把日本的文化傳到全世界。以色列更神奇,在亡國兩千多年之後,還能在1948年在他們的故土建立了以色列國,她六十多年來都處在一面臨地中海,三面被虎視眈眈阿拉伯裔的回教國所包圍,但以色列屹立不倒。

這正是應驗今天經文,猶太小孩從兩、三歲開始,就要背摩西五經(Torah),每當安息日,餐桌上必有親子對答、吟唱經文,將他們悲慘的歷史事蹟與上帝奇妙的大作為,藉著故事傳給子孫,讓子孫能夠以歷史為殷鑑,隨時浸淫在上帝的恩典裡。兩千年流離的歷史,養成他們警醒的思惟,每當遇到困境時,神就會提醒他們「我是帶領你出埃及的神。」以色列建國後,將巴勒斯坦土地上大部分阿拉伯地名,改為聖經上或猶太法典上的名字,藉以強化猶太人建立以色列國的歷史正當性。這種土地正名運動將上帝、猶太人、和土地緊緊結合,不但讓猶太人緬懷祖先悲壯的歷史,也迫使以色列境內的阿拉伯人接受猶太人佔領的事實。

反觀台灣的民族精神,除了原住民各族的祭典之外,台灣沒什麼全國性的節日或祭典,以歷史文化民俗為主體,如逾越節一樣。以國定的假日來看,春節、端午節、中秋節都是中國發展出來的節日,清明節原本也是民俗的假期,同時也是蔣介石的忌日,政府為了讓人民信服,把兒童節也劃入一起連休。只有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是和台灣有關,而這個紀念日是前總統陳水扁先生當總統時才定的,這個原是肅穆的國殤日,在外來政權再次掌權之後,刻意將之轉移為歡樂的假日。相對於猶太人和日本對於歷史文化傳統的重視,台灣長期忽視了自己的歷史,以及各殖民文化在台灣在地發展所產生的特色,民族認同的根源必須來自於自有的文化,我們必須從最根本的教育、文化與心理層面切入,逐步建構完整的台灣民族認同。希望今天的經文能給每一個台灣人有新的啟示,特別是教會必須以愛心積極地解釋、消弭、分擔這些長期以來台灣人所受的苦難,在那苦難之地散播上帝的愛與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