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有上帝的美意

經文:創世記 45:1-15, RR 16 (Ps 67), SS 188, 342, 512

8-17-2014

一對新上任的牧師夫婦滿懷興奮地受派至布魯克林牧養教會。由於教會年久失修,夫婦倆首務是儘快整修裝潢好在平安夜舉行聖誕禮拜。他們辛勤地工作、修補長椅、粉刷牆壁。到了19日暴風雨侵襲布魯克林。21日,牧師到教會察看,屋頂漏水使講臺後方牆上油漆大片脫落。牧師清理後,只好頹喪地回家。

在回家路上,牧師注意到跳蚤市場正進行慈善義賣,當中一條純手工針織桌巾吸引了他,桌巾當中繡有十字架,大小足以掩蓋油漆剝落的部分。牧師立刻買下桌巾,折回教會。此時開時下雪。一名老婦人反向奔跑,追趕一輛公車,卻沒搭上。牧師請她到教會,暖暖身,因為下班公車是45分鐘後才會到達。老婦人坐在長椅上。牧師爬上梯子,將桌巾掛起,牆上受損部位完全看不出來,會堂流露難以言喻的美感!老婦人問牧師:「您這桌巾是哪兒來的?」牧師一五 一十說了。老婦人請牧師查桌巾右下角是否有EBG字母,一看果然有。這些字母是老婦全名的縮寫,桌巾 是35年前她在奧地利親手織的。婦人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丈夫是奧地利望族。納粹入侵時,她被迫離家,丈 夫不幸被捕。婦人35年來再也沒見到丈夫與家鄉。牧師感動之餘想將桌巾還給老婦人,她堅持不收。牧師仍親自開車送老婦人回家,以表達自已的感謝。老婦人住在史達頓島,當天為清掃工作來布魯克林。

平安夜的感恩禮拜洋溢著溫馨、祥和的氣氛。聚會結束時,牧師站在教會門口與會眾道別、致意。一名老紳士留坐長椅上,久久不捨離 去。牧師上前詢問。老紳士反問桌巾的來路,因它和35年前妻子織的桌巾實在太像了!他說:當年納粹入侵,他強迫愛妻先逃亡,自己卻不幸被捕入獄,35年來再也不曾見到愛妻與故鄉。牧師笑問老紳士是否願意與他兜風,兩人來到史達頓島牧師三天前來過的老婦人家門前。他們上了老婦人的住處,按了按門鈴。牧師見證了最為感人的聖誕團圓!上帝卻藉由一條桌巾,使離散35年的夫婦倆破鏡重圓,共享餘生!

今天的經文是講約瑟與家人重逢的故事,也是非常地感人。約瑟被賣到埃及這20多年來,他所受的待遇常常和他應得的相反。他拒絕主母的引誘,結果被下到埃及監獄,他幫人解夢,救了獄友一命,但這獄友竟把他忘了。雖然在苦難中,約瑟還是一路看見神的帶領,神的恩典讓他逢凶化吉,在饑荒中有機會發揮長才,最後當上埃及的宰相。

當約瑟知道兄長們從迦南來買米,他可以表明身分、與哥哥們和好;也可以處他們死刑以茲報復。但他兩者都沒有做,他煞費苦心花了近兩年的時間去責難哥哥們,向他們要東西、跟他們玩花樣。這些技倆令他們既困惑又害怕,也不時引起他們多年前出賣弟弟的罪惡感。約瑟前後有五次忍不住痛哭,最後一次,約瑟決定要去和哥哥們相認,這壓力出奇的沈重,使得他無法忍隱,痛快地放聲大哭,哭震宮廷。哥哥們終於發現驚人的事實,但約瑟並不想報復,他是一位胸懷磊落,心腸柔順的人。雖然昔日哥哥們以殘暴的行為來對待他,約瑟反而安慰他們說:「不要因為你們把我賣到這裡而自憂自恨,差我到這裡來的不是你們,乃是神。」吞下眼淚,約瑟試著向這批曾企圖殺他的哥哥們解釋他的信心:「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 • • • • 」( 50 : 20 )這一切都是上帝安排好之攝理。

約瑟對兄弟說:饑荒尚有五年,趕緊請老父和全家遷來埃及,在最肥美的歌珊地區定居,並要好好奉養老父。約瑟一說完,便伏在便雅憫頸項上,彼此擁抱痛哭,於是多年仇恨,化為雲煙。二十多年來,他們兄弟們第一次感到上帝的平安與他們同在。這實在是很 動人的一幕,從約瑟身上我們看到他如何以堅定的信仰來詮釋生命中的「苦難」與「榮耀」,不但化解了仇恨與報復,更得到上帝的祝福。

曾有會友問我說,我們教會是否偏綠,為甚麼要為陳水扁祈禱,而不是為馬英九或李登輝祈禱呢?宗教不是不應該涉及政治嗎?當時我只是很簡單地說,上帝要我們為苦難中的人代禱,包括受監禁的、心神軟弱的和生病的人。

林肯總統在南北戰爭的時候說:我們不是要上帝站在我們一邊,而是我們同上帝站在一邊。這智慧的話,也是我們祈禱的原則。阿扁總統一如約瑟有高貴的情操,他有使命感、嫉惡如仇、抗壓性高,因此他可以在8年內打銷銀行1兆2千億元的呆帳;節省大潭火力發電廠、中二高、基隆河整治工程,六千多億元國家工程預算,其間不知得罪多少權貴!擋了多少人的財路!這樣的人怎麼會貪污?2012年袁紅冰在其《被囚禁的台灣》序言提到:「陳水扁,就是眼前這個囚徒,讓世界上各種強大的政治勢力都厭棄。中共強權仇恨他,因為他拒絕出賣台灣的主 權和主權所衛護的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國民黨權貴仇視他,因為他不肯同流合污,走上投共賣台的卑鄙者之路;美國的政客也把他稱為“麻煩製造者”,因為,他 不肯把美國政客的意志置於台灣的利益之上,他是台灣之子,而不是美國的政治代理人,他不願作隨美國的政治節拍起舞的小丑,——這樣一個忠誠於台灣根本利益 的政治家,怎麽可能為了金錢而背叛總統的職責? 」更何況,陳總統一上任即自減總統俸祿,可見其廉潔自愛之意。

正因為阿扁的廉潔自愛,在政治領域內,他是孤獨的,昔日的同志,有的倖災樂禍,落井下石;有的切割撇清,避之唯恐不及。面對阿扁的冤獄,台灣人的冷漠更是令人失望。今日的阿扁總統不正是昔日約瑟的寫照嗎? 或者說更像是耶穌的寫照!阿扁面對自己兄弟的出賣、踐踏,他默默承受不出惡言,他知道他在為台灣人背獨立的十字架。法官對 阿扁說:「你要知道,我有權釋放你,也有權把你釘十字架。」阿扁說:「只因上帝給你這權,你才有權辦我。所以,把我交給那個馬英九的罪更重了。」黨國幽靈叫喊:「誰釋放阿扁,誰就是馬皇的敵人。殺掉他!殺掉他!把他釘十字架!」法官問民進黨:「要我把你們的王釘在十字架上嗎?」民進黨回答:「只有馬英九是我們的王!」於是最高法院把阿扁交給他們去釘十字架。

親愛的兄姊,今日的阿扁與台灣依然在苦難當中,仍然在被囚禁當中。高雄氣爆,高雄市向中央求援,遭中央以「三不」(不立專法、不設專責機構、不編特別預算)回絕,因為這是台灣人受難,中央無關痛癢,甚至以國家機密,拒絕揭發元凶。台灣人普遍相信宿命,認為生命中,存在著某種令人無法抗拒的魔力,使人只能伏首、認命,然而,我們真的是命定如此嗎?還是因為自己的膽怯怕死?台灣人要覺醒唯有掙脫宿命論的毒咒,認清我們的苦難不是命定的,而是人的罪惡所造成的。

從基督教的立場來看,要明白苦難,必 須要先認識那掌管世界的神於苦難上的心意,如果明白怎樣的一個神在掌管世界的運作,便能理解苦難存在的目的和意義。公義的神有能力透過衪的救贖,將罪惡和苦難回復為完美的和諧,構成善,甚至至善。人要在更遠的將來才發現從前的苦難會造就了一件善的事情,就像昔日落難的約瑟,今日成為拯救國家民族的英雄,約瑟見證說,這是上帝的眷顧,藉由他的受苦,使雅各全家能安然渡過長期乾旱的年日,也因他們在埃及地數百年的寄居,被預備成了一族人數超眾的群体。這些過程表明了神的救贖與他對自己百姓的照顧。

我們相信,受苦是上帝給人的功課。約瑟的受苦,使雅各全家最後能夠得救,也成就了以色列人超越苦難的堅韌民族性,這正是上帝教育其選民的偉大功課。我相信被囚禁的台灣,也一定有上帝的美意,因為苦難可以昇華,可以發揮在更崇高的目標,讓我們以信心的眼光打破宿命的魔咒,相信這一切事的背後必有上帝在掌權,而不是空中邪惡掌權。對這次高雄氣爆而言,我們相信苦難終必結出美善的果子。願上帝與正在苦難中的世人同在,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