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雅各到以色列

經文:創世記 32:22-31,RR 35(Isa 55), 218, 311, 509

8-3-2014

後藤新平 (Gotō Shinpei, 1857-1929) 為大日本帝國時期的政治家,曾任臺灣總督府民政長官,任內促進當時臺灣的農業、工業、衛生、教育、科學、交通、警政等建設的發展,奠定了日本治台基礎,他也是台灣現代化的奠基者。為了有效殖民台灣,他提出了有名的 “治台三策”:第一,台灣人怕死,宜用高壓脅迫;第二 ,台灣人愛錢,可以小錢利誘;第三,台灣人愛面子,可以虛名籠絡。我想這些症狀是普遍的人性,而不只是台灣人的特性,後藤新平的論述應該說是政治統御術的通則罷了。今天的經文就是在敘述上帝如何管教一個擁有這種劣根性的人的故事。

雅各亡命二十年後,已經累積相當的財富,上帝對他顯現說:「你要回你祖你父之地,到你親族那裡去,我必與你同在。」(創31:3)雅各遵循上帝的旨意,帶著家眷,啟程返回故鄉迦南。但是近鄉情怯,想到哥哥以掃,心裏更是惶恐不安,於是派人先行探視,探子看到以掃帶著四百男人前來,就回報給雅各知道,雅各一聽,頭腦一轉,馬上將財產分成兩隊,前一隊分成五六批的禮物,派僕人輪番帶大批禮物去見以掃,而且禮物是一次比一次好,這是雅各的心理戰略,藉此一波一波地安撫哥哥的恨意。同時也讓自己有充分的時間依以掃的反應來尋找對策。雅各機關算盡,內心仍然不得平安,萬一這些禮物無效怎麼辦?雅各想了一想,又將妻小分批,把女婢排在前面一二隊,利亞排在第三隊,心愛的拉結排在第四隊,讓家眷渡過雅博河紮營在對岸,他把所有的人、事、物都安排好,自己殿後,留在河的這一邊。意思是要死你們先死,關鍵是:我一定不能死!這樣考量應該都萬全了,哪知道還是無法入眠。

這樣一個自私又怕死的雅各,遙望著河的那一邊,回想自己的一生怎麼會走到這樣的地步?家人變仇人?抓了一輩子,爭了一輩子,到底值不值得?想到殺氣騰騰的哥哥,不寒而慄。他所有能做的都做了,卻恐懼依舊…。於是他跪了下來,虔誠地祈求上帝帶領他脫離以掃的手。

突然有個人走過來碰了他一下,兩人鬥了起來,雅各沒有心情,但是那人纏著他不放,雅各只有拚了命搏鬥,到底此人是誰?是哥哥派來殺我的人嗎?他愈戰愈心驚,愈戰愈狐疑,他使盡吃奶的力氣,兩人整夜摔角,沒有一人占上風,直到破曉時分。「容我去吧」那人說,一面往雅各的大腿窩用力摸了一把,扭傷他的大腿窩,雅各跪了下去,突然醒覺過來,終於發現對手的身分:如果這人摸一把就可以讓人瘸腿的話,那麼整夜的摔角,我豈不是早就全身廢了嗎?這人不是凡人,是神自己!雅各很機靈,馬上抱住那人說:「你不給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意思是「沒有你的祝福,我寧可死。」這位將自己安置在最後、層層保衛自己的人,居然寧可死,也要上帝的祝福。

二十世紀舊約學者馮拉德 (Gerhard von Rad, 1901-1971) 稱雅各的行為是『自殺般的勇氣』。上帝卻神奇地讓步了!上帝沒有再摸他一下,把他的脖子扭斷,而是溫柔地賜他一個新的名字 ― 以色列,作為他的獎賞。神的意思是說,「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雅各用他的小聰明與人較力,騙了父親和哥哥、連奸詐的舅舅,最後他也贏了。但是在上帝面前,那些小聰明都沒有用,他必須認罪悔改,緊緊抓住上帝,來贏得上帝得恩典。

雅各為了紀念他的遭遇,把這地方稱為批努伊勒(Penuel),台語漢字本稱為便以利,意思是『上帝的面』。雅各說:「我面對面見了上帝,仍然活著!」他以為見到了 神就會死,其實為他帶來了新生。那人問雅各叫什麼名字,就如同二十年前父親問他一樣。二十年前他謊稱自己是以掃,今天上帝要他面對自己所犯的罪。上帝問他的名字,他不敢再欺瞞,他說我名叫雅各,就是抓這、抓那的搶奪者、欺詐者、騙子。上帝說,你不要再做雅各了,此後你與神要一同治理,你的身分是神的王子,是皇太子,名字叫作「以色列」。雅各終於抓對了!他從抓世界到執著地抓住神,要神的祝福,終於得到王子的尊名。

當太陽出來時,雅各有了新的名字,與神有了新的關係,雖然腳跛了,他卻對未來充滿著信心,這是上帝施恩於雅各永遠的印記。此時以掃就是要殺他,他也無能為力,只能一拐一拐的面對以掃。經歷這麼多年,雅各認為以掃的怨恨一直累積下來,必定會在兩人相見的時候爆發,其實,以掃早就原諒他了,這完全是雅各自己的罪惡感在作祟,他的敵人不是以掃,而是他自己。上帝讓雅各認識到這是他自身的問題!雅各的生命真的突破了,他不再以自我為中心,他的策略改變了,現在他走在最前面,保護他的家人,他的生命真的不同了。

不久,雅各看見他哥哥帶著四百人前來,以掃看到一夜摔跤未眠,疲憊不堪,跛腳的弟弟慢慢走來,還一連七次俯伏在地,表示對當年「貪圖長子名份與家業」的行徑,痛心疾首。以掃心裡的怒氣頓時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憐憫與思念之情。兩兄弟打從出生以前,在母腹中就開始相爭。現在與神摔角的人,學會了內斂、學會了謙卑、學會了如何將搏鬥轉化為愛,雅各張開他的雙臂,抱著哥哥說:「我見了你的面,如同見了神的面。」(創三十三 10 ) 兄弟倆人相擁而泣,二十年來,內在的怨恨、痛苦與矛盾,同時獲得釋放,在那一刻,恩典勝過了罪惡,復和接通了疏離的鴻溝,兄弟合而為一。若不是雅各昨天晚上面對面遇見神,絕不可能說出這番話來。

雅各一生雖然犯了很多錯誤,但是從雅各到以色列,他的名字代表一個民族、一個國家,也代表所有與神摔角的人。他的性格反映了整個民族的性格。我們由雅各的人生當中,不僅看到以色列民族與上帝之間的關係,也可以成為我們自己人生的借鏡。在我們的生活中,關係的破裂帶給我們痛苦與傷害,無論是對個人、家庭、社會或是國家都是影響甚鉅。情況嚴重者,縱使歷經千百年,還是無法消弭彼此間的怨與恨。就像雅各在毗努伊勒經歷神,他發現一件事:我甚麼都搶來了,但是我永遠都必須躲避追殺。但當他決定只要上帝的祝福後,上帝就讓他過去的困難,所有的苦毒、怨恨都得到釋放。今天的台灣豈不是也是這樣嗎?我們自由了、富裕了,似乎可以仰首闊步、志得氣盈了,但是台灣人的日子卻是過得越來越痛苦。因為千百年的怨與恨依然深根於心底,為了利益,為了生存,台灣人願意去相信一些謊言,所以才會害怕、苦悶、沒有信心,除非我們有經過毘努伊勒的洗禮,抓住神是我們唯一的主宰,相信我們每個人都是神所創造,是神所愛的,有一天上帝的義將取代人的不義,而願意以信來代替那些懼怕的謊言,否則難以有真正的平安。

親愛的兄姊,今天我們看到雅各在雅博河口前後生命的大轉變。你是否也正站你人生的雅博河口?你失去信心了嗎?你被病痛所苦嗎?還是你的事業、你與親人的關係正面臨嚴峻的考驗?你願意學習雅各從抓世界到執著地抓住神,要神的祝福嗎?讓我們誠心祈求主的恩典臨到每一個人的身上、臨到台灣,引導我們走過生命的雅博河口,進入迦南安息之地。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