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不再一樣

經文:Matthew 10: 24-39, RR 37 (Mt. 7), SS 254, 400, 512

6-22-2014

馬太福音是一本結構嚴謹的福音書,前7章以山上寶訓為主體;8至9章34節,記載有關耶穌所行的十個神蹟。9章36 節至10章42 節是記載耶穌差遣門徒出去傳福音的事蹟。作者用整章的篇幅記錄耶穌怎樣交代門徒,以及傳福音時應該注意的事,並提醒門徒要有心理準備,因為傳福音可能會遭遇到很多危險,甚至是被告、被抓、被判刑。

早期教會有段時間信徒確實常受到迫害,後來迫害漸淡,仍然有些狂熱之士人故意冒險走上殉道之路,做無謂的犧牲。甚至到了基督教已經是羅馬國教以後,有些人由於不能成為殉道者,居然跑到桿子上面,過著修道的生活,讓在下面的人每天為他準備食物,而他們在上面過著吃、喝、拉、撒的日子,這種修道的生活不是耶穌所說的道。猶太人有句名言:「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這表示:上帝喜愛人思考,上帝因為人思考便高興起來,其實上帝也是個愛思考的上帝。耶穌要我們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便是要人過著有思考、有智慧的生活。

今天的經文中,主耶穌強調,做主的門徒並不是一帆風順,有時基督徒也會遇到試探,或受到迫害,身為主的門徒應有智慧、謹慎並有判斷力。耶穌說:「學生不能高過老師 (v. 24)。」學生跟老師學,是從老師處得到是非對錯。許多基督徒不是坐在耶穌腳前聽祂的教導,而是做一些事情來自圓其說,譬如,有許多基督徒從聖經中找出將他們罪行合理化的經文。上禮拜查經時,我們談到那些虔誠蓄奴的美國南方基督徒試圖在創世記中,找到經文來支持他們蓄奴的正當性。同樣的耶穌也說:「僕人不能高過主人(v. 24)。」耶穌若是我們生命的主人,祂就是我們應該服從的對象。祂曾說,在天國中謙卑像小孩的就是最大的。祂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為了愛,祂放下權柄,取了人的樣式,成為奴僕,服事神,耶穌為我們設立了一個典範,作門徒就是作僕人。

今天我們的問題在於我們都喜歡為大,喜歡升高,這是人的天然天性。我們活在一個要人服事而不願意服事人的文化中。我們帶著「我可以得到甚麼?」,而不是我願意付出甚麼的態度來教會,倘若一個相信耶穌的人,進入上帝的家是有所求,希望被人服事時,我們豈不是高過老師,高過主人了嗎?要成為耶穌的門徒就是要效法耶穌的愛與為人犧牲的精神,這是一條必須背負十架,痛苦的窄路,因此耶穌要我們好好思想和計算代價。很多基督徒無法成為基督的門徒往往是過不了這一關,因為他們覺得自己是主人、擁有權柄,一切大小事情應該由他來決定,所以無法放下自己。耶穌說,要成為祂的門徒,必須破碎自己:破碎自己的身份,破碎自己的知識和能力,要愛上帝勝過至親,因為這是有關生命存活的大事,一旦相信就要不顧一切全力以赴,否則以「信甚麼都一樣」的態度來對待信仰的事情,就很容易因為外來的誘惑而離開信仰。

今日有不少人,愛寵物、愛貓、愛狗勝過人的!以前我服務的台灣神學院,有一位教授夫人把她無限的大愛獻給流浪狗,在神學院的宿舍裡收留了幾十隻的流浪狗,經常與鄰居、老師、學生發生衝突,她服事狗,多過人,多過上帝,最後還因此引爆台神狗事件。由於學校當局沒有勇氣秉持公義處理,導致一位愛台灣的宣教師被迫離開台灣。

這位來自南非的宣教師說,我為上帝感到痛心,在這個以面子、人情為重的台灣文化,我最經常聽到的理由是:「這就是我們的文化!」試想,如果我也全然順從「我們的文化」的話,那麼我會待在自己家裡,在「白人的」團體當中逍遙自在,而對其他的種族漠不關心。我們都必須學習成長,超越文化的限制,而忠於福音。「這就是我們的文化!」應當是一個「認罪的懺悔」,而不是洋洋得意的藉口。南非的教會讓我非常難過,完全脫離種族歧視是非常困難的。而西方教會對同志議題,婦女議題的觀點,我也有覺得難過之處,然而那些只是神學觀點之爭,在這裡所發生的,卻不是出於神學不同,或者是思想爭議,如我所見,純粹是出於「懦弱」,不敢得罪人、不敢起來反對那些有良好關係的人,拒絕以行動全然順從真理。我感覺非常悲哀,教會有勇氣指出別人的錯誤,尤其是政府的錯誤,但卻對自己的罪以及內部的問題不採取任何行動。神學院當局面對這種景況總要付上代價採取行動,可惜它卻選擇了沉默。這位宣教師感嘆地說,我非常喜歡在這裡教學,而且我深深地關心學生,然而就情感層面而言,我們實在是負荷太沈重了!只能無助地坐著,眼睜睜地看著學生,準備進入「教會」,他們必須學習「適應」,或者學習「腐化」,或者「崩潰」!其實,這也是普遍台灣教會最難纏的問題之一。

我們研究聖經、探討神學可以抽象,但決不能抽離這個社會,雖然舊有的觀念是如此根深蒂固,我們不能把文化陋習隔絕於福音的整全的使命以外。一個新加入教會的信徒,接受到的教導絕不只是講壇上的信息,他的生命也同時被周遭信徒的生命與實踐所影響。信仰的實踐不單是對外的施予,同時也是對內生命的孕育。當教會群體沒有相應的信仰行為,來回應聖經的教導, 那麼不管我們如何認真聽道、查經或靈修,最終也只是把上帝的道建立於沙石上而已。基督教的信仰不僅僅是個人的信仰,耶穌派遣學生「兩個兩個」地出去傳福音,便是教導我們信仰的群體性,在我們軟弱的時候可以互相扶持,因此我們需要以教會作為群體來實踐信仰,去承載基督信仰中那有別於世俗社會的理念。耶穌說:「那不肯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著我腳步走的,不配跟從我」背十字架跟從主,對信徒來說,是代表各種為愛與不義所忍受的苦難、羞辱與犧牲,包括撇下一切所有的,這都是基督徒要付代價的。所以耶穌要我們除了想清楚再跟從主之外,還要一路跟,一路警醒,不斷反省,不斷成長,這是一條不易持守的路,當一個基督徒猶如是一場馬拉松賽跑,一定要堅持到最後。

最近台灣最熱的新聞是,沈富雄不服柯文哲出線,代表綠營參選台北市長,也宣布要加入台北市長選戰。沈富雄曾經是民進黨的一級戰將,1992年他以政治素人之姿,投入台北市南區立委選戰,卻以最 高票當選! 1995年他首創「四季紅」配票模式,讓民進黨北市南區4席立委全數當選,令支持者津津樂道!可惜晚節不保,從2000年起,他的理念與言行漸漸背棄台灣人民的期望,如今他不但成為統媒的寵兒,更被歸類成泛藍名嘴。其實,在政壇上晚節不保的人很多,如:陳文茜、施明德、許信良..等罄竹難書。政壇人物如此,宗教人物如此,個人的天路歷程更是如此,人的一生當中,權力(POWER)、金錢 (MONEY)、性 (SEX) 都是極大的誘惑。當我們研究聖經人物時,會發現「成功是失敗的開始」,大衛王、所羅門王都是敗在「色」上。愛斯基摩人捕捉野狼的方法是,他們打造有倒刺的刀,刀上淋上鮮血,野狼聞到最愛的血腥味後不請自來,牠用舌頭舔刀上的血,結果把自己的舌頭也割破流血。但牠太喜歡血腥味,於是越舔血越流,越流越舔,最後血流乾,野狼死了,獵人就輕鬆的拿下獵物。同樣的,不論是教會的墮落,或個人靈性的墮落也都是漸進的,我們不可不慎。

耶穌知道我們的軟弱,因此祂勉勵我們,雖然成為祂的門徒代價很高,但是耶穌說你們不要怕,上帝必定會保守我們。上禮拜喜樂盲人合唱團在咱當中作見證,相信大家都有很深的感動。他們四位有的是生來瞎眼,有的是生大病後眼盲,他們活在沒有色彩的世界,深受眼力殘障之苦。然而,他們雖然目中無人卻心中有神,主耶穌開了他們的心眼,靠著信仰,他們勝過視覺障礙和生活中種種不便,並將自己生命中的喜樂用天賦的聲音唱出來,他們活活見證了,上帝的榮耀彰顯在軟弱 的人身上!耶穌說:「那為著我失掉生命的,反要得到生命。」這個生命就是不做自己,乃是做神的兒女,活在靈眼得見上帝榮耀的日子裡,願我們抓住「瞎眼今得看見」的恩典,讓我們的生命不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