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樹枝革命

經文:Mt. 27:11-54, RR 23(Ps. 118), SS 106, 110, 506

4-13-2014

今天是棕樹主日 (Palm Sunday),是復活節的前一週,這段時間很多教會都會演出一些以耶穌受難為題材的受難曲、受難清唱劇、十架七言或聖母哀悼歌 (Stabat Mater) 等大型的受難音樂。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 創作五部受難曲,其中的馬太受難曲 (The Passion According to St. Matthew) 取材自馬太福音受難經文,是最完美,最著名的一部,也是宗教音樂之巔峰之極品。曲目依序為猶大的背叛、最後的晚餐、客西馬尼園的禱告、耶穌的被捕與審判、彼得的否認、彼拉多登場、耶穌的判刑、十字架釘刑、耶穌的死與安葬等。今天的回應詩聖詩110首「聖主頭額今受傷」,又稱為受難聖詩 (Passion Chorale),這首聖詩的曲調在馬太受難曲出現五次。第四次所用的歌詞,描述耶穌被強迫戴上人們對他百般嘲諷的荊棘頭冠,鮮血一滴一滴泊泊滲出,實在令人不忍。今天下午我們的電影欣賞 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便是敘述耶穌最後12個小時的故事,用此來思念我主為我們犧牲贖罪。

耶穌騎驢進城時,受到群眾如君王般地的夾道歡呼,他們手裡拿著棕樹枝,口裡高喊「和散那」,群眾感受到主耶穌所帶來的榮耀。耶穌進城,象徵上帝國即將來臨,也是猶太人夢寐以求的日子。對他們來說,這一位能行神蹟,醫病趕鬼,讓死人復活的,當然是上帝差遣來拯救他們的彌賽亞,他們極其熱切的向祂呼救,深深的期待耶穌能登高一呼,號召從全世界回來朝聖的猶太人起義。這是一個令人高興的日子,但在高興的背後,卻充滿著張力,它叫權力中心的人緊張,當時的宗教領袖為了繼續享受既得利益, 不惜聯合羅馬當局來對付猶太人。當主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後,便和當時各種勢力正面交鋒,這期間,他進入聖殿,不能忍受聖殿黑箱作業,耶穌因反服貿,清理聖殿,得罪宗教領袖,在他們的教唆下,原本高喊「和散那!」的那些人,因主耶穌無意革命,於是倒戈高喊:將祂釘在十字架上!主耶穌在十字架上經歷被天父、世人棄絕的痛苦。大地震動,巖石崩裂,懸掛在聖殿裏的幔子,從上到下裂成兩半。雖然耶穌遭到所有人的棄絕,他卻是整個過程的主導者,他的目標就是十字架, 他以死亡的代價,為人類與神之間架起了一座橋樑,讓我們能直接感受到上帝的同在。德國神學家莫特曼 (Jürgen Moltmann, 1926- ) 以一句話來表達從受難到復活中間偉大的內涵,他說:上帝與我們一同哭泣,好叫我們有一天能和他一同歡笑。

今天的經文一開始,彼拉多問:「你是猶太人的王嗎?」以前,耶穌曾多次命令蒙醫治的人、門徒、甚至魔鬼不准張揚祂的身分。只有在這一天,當祂被審判、遭棄絕,看起來最軟弱、最荒謬的時刻,祂承認了祂的身分,卻引來所有人的辱罵嘲弄。Karl Barth (1886-1968) 說:「他一直等到會演變為成立一個宗教的危險終於過去了的時刻,才承認他是彌賽亞。」後來因著神的大能,透過耶穌的復活,門徒們終於膫解上帝自己選擇了最軟弱的方式,這種覺醒改變了歷史,使耶穌從眾人踐踏中被高舉,在破碎中被堅立,成了新國度的奠基石!這就是棕樹枝革命,祂的傷痕醫治了人類失喪的靈魂,實現了上帝的救贖大業,榮耀的逆理就在苦難之中顯現出來。這種方式不會一下子改變世界,卻讓所有人看到改變世界的力量何在。我們知道偉大的人格往往無法在平庸中養成,只有經歷磨難,潛能才會激發,視野才會開闊,靈魂才會昇華。南非首任黑人總統曼德拉 (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 1918-2013) 就是一個例子。

曼德拉總統因反對白人種族隔離政策,被囚在惡劣的羅德島 (Robben Island) 監禁二十七年。他每天早晨排隊到採石場,然後被解開腳鐐,下到一個很大的石灰石田地,用尖鎬和鐵鍬挖掘石灰石。因為曼德拉是要犯,專門看守他的人就有3個,總是尋找各種理由虐待他。當1994年曼德拉當選成為南非總統後,在總統就職典禮上,他說,雖然他深感榮幸能接待這麼多尊貴的客人,但他最高興的是在羅德島監獄看守他的3名獄卒也能到場。年邁的曼德拉恭敬地向他們致敬,在場的所有來賓都靜下來了。曼德拉寬宏的胸襟,讓南非的白人無地自容,也讓所有到場的人肅然起敬。後來,曼德拉向朋友們解釋說,自己年輕時脾氣暴躁,而牢獄歲月給了他時間與磨練,使他學會了如何處理苦難的問題。他說,感恩與寬容經常是源自痛苦與磨練,必須以極大的毅力來訓練。他說:「當我走出囚室、邁過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時,我已經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麼我其實仍在獄中。」於是他積極參與由大主教圖圖 (Desmond Tutu, 1931-) 主持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讓受種族隔的受害者傾訴苦情,又讓施行罪行的人公開尋求饒恕,使對立的群族,得以和好。人類最偉大的愛莫過於寬恕別人的錯,尤其是當手中擁有極大權利的時候,還能寬恕那些曾折磨、虐待過自己的人真的非常不簡單。 曼德拉在破碎中被堅立,在苦難之中彰顯出上帝的榮耀。

以賽亞書53:7說:「他被欺壓,在受苦的時候卻不開口」,因此,暴力就在他身上停止了。以暴易暴只產生暴力循環,這位受苦的僕人在受苦的時候不作反擊,暴力就消解了。3月24日學生衝入佔領行政院之後,政府決定強制驅離,當鎮暴警察來的時候,學生們堅定非暴力的信念,手勾著手躺下喊口號,手無寸鐵的學生們,沒有攜帶任何武器,選擇以躺下的方式來面對這些有武器、有盾牌的鎮暴警察們!沒想到,鎮爆警察們先驅離媒體記者,不讓媒體拍攝,然後開始對裡頭手勾著手,高喊著『和平!和平!』的學生狠狠的用警棍、盾牌重擊他們的頭部、臉等可能致命的地方。隔天,輿論大譁,全面譴責國家暴力血腥鎮壓,包括台大、師大、清華等等四十幾所大學的學生代表們共同發表「自主罷課宣言」,譴責國家對學生的暴力行為,並決定發動自主罷課,直到立法院抗爭結束那一天!一周之後, 50萬人,幾乎全台北市的青年人都走上了街頭!展現了人民反暴力、反獨裁的意志。學運於上週四暫時退出議場,有人問,「退出議場後若發現被騙怎麼辦?」林飛帆表示,若王金平院長的承諾無法做到,很簡單,下次上街就不只五十萬人!看到這些學生代表們,平和專注、意志堅定地挺身顧台灣的公義行動,喚醒了台灣人的良知,在他們的感召之下,台灣人民無私地奉獻自己,台灣的未來,因為他們而有了希望。這就是基督棕樹枝革命的精神。

基督棕樹枝革命的意涵,不是認命地扛著悲哀的重擔,背起十字架也不是無謂犧牲或逆來順受,而是要爭戰,面對苦難、與之爭戰,耶穌面對苦難和喪失生命的關頭,祂祈禱,祂呼求,惡耗並沒有因此消失殆盡,為要成就救贖,徹底解決罪的問題,掙扎之後,祂毅然踏上了十字架的道路,所以聖經形容耶穌基督是個受苦的僕人。耶穌說:人在世間有苦痛,但祂已經贏過世間。耶穌救贖的愛不因死亡而結束,反因著復活而帶來人們的希望。親愛的兄姊,我們要感謝並領受祂奇妙的愛與恩典,讓我們不要辜負祂在十架上所成就的。盼望在棕樹主日再一次省思人之軟弱,罪性之可怕,求上帝恩典的赦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