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骨復生

經文:Ez 37:1-14, RR (PS 130), SS 161 B, 207, 511

4-06-2014

以西結大約出生在公元前623年,他原是一位祭司,由於他與約雅斤王同時被擄到巴比倫,因此無法在聖殿事奉神。以西結身處在這群被擄的猶大上流社會人群中,授命從事先知的職責,耶和華要他向百姓發出警告,還有更悲慘、更意想不到的審判要臨到,就是耶路撒冷和聖殿將要被毀。但是當假先知向流亡者保證上帝不容許其聖殿或聖城被毀時,以西結大力評擊他們,用強烈的話語來傳講神的審判計畫,不但聖城將要毀滅,其他附近的國家也要滅亡。他們輕視以西結的教訓,認為被擄的事很快就會結束,他們可以回到耶路撒冷。以西結受命站在時代的頂端,在以色列民族最危機時,發出「這樣,你們就知道我是上主。」的信息,這個信息在以西結書反覆出現60次,他大聲疾呼地要人們悔改,在一切幽暗之後,耶和華要帶來幸福光明的日子。

以西結37章是舊約聖經中最有名的有關聖神的記載。當耶路撒冷終於被毀時,淪陷的消息驗證了以西結的預言,奠定了他事奉的根基。人們開始聆聽他的話,他努力要帶出意義深遠、有盼望和安慰的信息,給這些飄流的、遭殺滅的、士氣全然低落的子民。以西結說明聖殿被毀並非上帝永遠的棄絕他們,基於祂對亞伯拉罕的應許,上帝要親自牧養以色列百姓 (34:11-16),祂要將新靈放在他們裡面,好叫他們能夠遵行上帝旨意,使他們成為新的子民。以西結講述著不尋常的故事與異象,為了以行動述說上帝的話語,以西結在異象中被提,他的靈離開他的身體,離開他所居住的被擄之地,被上帝安置在遍滿枯骨的山谷中,他看到這駭人的景象,上帝問:『這些骸骨能復活麼?』先知回答:『當然不能!』 上帝卻要以西結去向那些骸骨傳講復活的信息,結果原本枯乾散亂的遍地骸骨,在上帝吹一口氣之後,竟榮耀的復生了,最後成為極大的軍隊。

以西結早期傳講悔改的信息,沒有人聽得進去,好像是向死人傳講一般。之後他失意地保持了七年的沉默。如今他再次開口,卻是向骸骨宣告上帝必使他們復活。以西結知道這些枯骨就是失去盼望的以色列全家,上帝要以西結去告訴他們,雖然失去了指望,但最後以色列和猶大終將復合,百姓要蒙拯救,上帝的靈要再次更新他們,使他們像枯骨一樣復生,他們將看見聖殿榮耀的光景,透過他們,列國會尊崇祂的聖名 (40:23)。這個奇妙的異象與應許正好把新舊約串連起來。道成肉身的耶穌,把聖神賞賜給凡信靠他的人,正應驗了先知以西結所說的預言:上帝要使他們活起來,這樣,你們就知道我是上主。

自從公元前933年所羅門王去世後,以色列人就分裂為南北兩國,上帝向以西結發預言,祂的靈將要運作!分崩離析的百姓要再成為一國,並且神要與他們立永遠的約,有大衛(彌賽亞)永遠作他們的王,他們也必永遠住在上帝應許賜給列祖的土地。這是對猶太人說的,也是對我們這些屬上帝的子民說的,我們與上帝之間有永約,上帝永遠是我們的上帝,我們是祂的子民。果然以色列亡國二千多年後,於1948年在原來的地方復國,成為獨立的國家。枯乾的骨頭果真結合成一個極強大的軍隊,雖然三面都是阿拉伯國家環繞,西臨地中海,然而它卻訖立不倒。

今天,台灣人的處境和以西結時期的猶太人有很相似的地方。我們都是弱小的國,而卻都處在超強國的惡鄰旁邊,而我們的處境更加險惡,除了惡鄰之外,內部有許多人要把自己的國家賣掉,而上帝的榮耀似乎也離我們很遠。有的人企圖以假的榮耀麻醉我們;另有些人認為上帝已不在,因此放肆妄為。上禮拜馬政府利用各種手段來欺壓學生,其中更引進有大中國統一思想的幫派老大白狼來威嚇學生。其實,太陽花學運之所以能引發如此大的社會回應,是因為其層次早就超越服貿的程序問題;服貿議題只是導火線,真正的火藥庫則是:獨裁民主之爭、政治統獨之爭、經濟貧富不均之爭、社會族群之爭。

金恩牧師常常引用先知書,指出種族主義不僅是政治議題,更是一場屬靈的爭戰。葛理翰在世界各城市,將現代文明的動盪解釋為屬靈走下坡的證明。許多世俗歷史學家也持類似的看法,當暴動發生的時候,他們會指出背後的道德性因素:奴役歷史、貧富差距、種族問題等等。這場學運是同時混雜著政治、經濟與社會議題的世代戰爭,然而,在這樣的痛苦與熬煉之下,卻塑造出一群有勇氣、有擔當的青年領袖,他們不但透視出馬政府自欺欺人的鴕鳥心態,使馬政府的猙獰面目暴露在陽光之下;更能夠為失去盼望的台灣人民,指出新的方向-原來,上帝的榮耀,已降臨在我們想像不到的地方。

學運一直是整個民主運動中最珍貴的資產,因為學生的本業是唸書,搞到上街頭必定透露出背後許多不尋常的訊息。記憶猶存的1990年野百合學運,當時學生提出四大訴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解散國民大會」,這個訴求成功地讓萬年國會革新,才有以後的總統直選,才會有今天的馬英九當選為總統,同時也讓台灣的民主向前邁進。這次學運讓我最感動的是人民「自動到位、歸隊」的能力,沒有人動員、不必開會分配工作、沒有會議記錄、沒有人追蹤績效,然而大家從八方而來,默默做自己能做的事,不求回報...,律師的法律支援、醫生組成醫療團隊、社工師組成心理服務團隊、新聞系學生負責報導、語文系負責翻譯、還有資訊通路組、修風管、打掃、送物資、資源回收、各式各樣的志工、或只是到場坐著於是在沒有組織下,自動形成了組織。這讓我想起德蕾莎修女國際合作會,她的同工分布在全世界,全世界的同工至少1300萬人,還不包括許多沒有登記的。他的同工沒有任何待遇,連證件都沒有,他們不需要這些東西,他們唯一要做的,就是犧牲、愛和奉獻,以彰顯上帝的榮耀。這些學生為了台灣的未來,他們無私地奉獻自己,以自己的力量示範了台灣的民主,展現出上帝的公義與良善。特別是330凱道「捍衛民主、退回服貿」有超過五十萬人響應,向不義的政權發聲,這個行動獲得世界各台灣同學和同鄉的支持。讓我們感覺原本像是枯骨的台灣,有枯骨復活的景象,感謝上帝讓我們不像猶太人亡國兩千多年之後,才看到枯骨復生。

親愛的兄姊,在這分崩離析的世界裡,讓我們重拾以西結書,用這位先知的眼光,來看當前的世界。先知嚴詞批判現代社會最看重的三件事:智慧、財富、權力,因為任何一項都能成為偶像,這也是今天馬政府無法解決學運的罩門。雖然現今的世界看起來,是邪惡占了上風,而不是良善。但是枯骨復甦的異象,帶給我們的是希望的信息,召喚我們超越恐懼與現今歷史的陰暗,望見上帝以真理與光明掌管這個世界的時刻。作為基督徒我們有責任回應上帝的呼召與作為,讓我們盡自己的責任,讓聖神更新我們的靈性,一起向以西結學習揭開世上虛偽的觀念和想法,藉著聖神讓我們合一,進到神榮耀真正降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