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哪, 神的羊羔

經文:John 1:29-34, RR 13(Ps 51), SS 222B, 506, 509

1-19-2014

約翰在序言以簡潔優美的言辭透露出太初的「道」就是耶穌之後,接著藉著施洗約翰的見證,介紹耶穌的出場。施洗約翰原是耶穌的表兄(路一36),卻不認識耶穌的真正身分,直到聖靈啟示,他才恍然領悟,耶穌是上帝的羊羔。此後他便以為基督的先鋒自居,甚至說: 『他在我以後來,卻比我偉大;因為我出生以前,他已經存在。』(v。 34)當施洗約翰看見主耶穌遠遠走來,就說: 「你看,上帝的羊羔,就是擔當世間的罪的!」(約1:29) 次日, 施洗約翰看見主耶穌,又對門徒見證道:「看哪, 這是神的羊羔」 (約1:36) 於是,兩個門徒都跟了上去。神的羊羔是甚麼意思?為什麼那兩個門徒一聽到,馬上跟了上去。

「神的羊羔」在神學上指耶穌基督作為「為全人類贖罪」的祭品。耶穌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神,本與神同等,卻願意成為世人的「代罪羔羊」。羊羔贖罪源自摩西引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的逾越節事件。神借著他行了九大神跡,擊打埃及,但埃及王法老終不悔改,神就用第十個神跡來拯救以色列人。就是叫以色列人家家戶戶預備一隻沒斑點無殘疾的羊羔,羊羔要被殺,血要抹在門框上。那晚神就差派天使巡迴整個埃及,若看不到有羔羊的血在門楣上,就要將那家的長子殺死,上至法老下至平民的家都不能倖免,而以色列全家則因被殺的羔羊得了拯救。後來以色列人紀念這日叫逾越節。因此「神的羊羔」代表基督犧牲的愛。世人原本應該為自己的罪孽而付出死亡的代價,然而至高的基督卻願意虛己的,代替我們去受死,並且是死在羞辱的十字架上。

彌撒是天主教的主要宗教儀式,即聖體聖事禮儀,以紀念耶穌在十字架上對天主的祭獻。彌撒曲是天主教禮拜中所使用的音樂,是一種固定歌詞的音樂形式,起初它包含十幾段音樂,包括:變化部分和固定部分。在十四世紀馬蕭 (Guillaume de Machaut, 1300-1377) 以後發展成現代五樂章彌撒的形式,這五個樂章為彌撒「固定部份」,分別是慈悲經 (Kyrie)、榮光經 (Gloria)、信經 (Credo)、聖哉經與祝福經 (Sanctus-Benedictus) 以及第五樂章羊羔經 (Agnus Dei),音樂史上重要彌撒曲,大多數也都採用這幾段經文來譜曲。羊羔經 (Agnus Dei),拉丁語是上帝的羊羔,是禮拜中的一種祈禱文,祈求天主的羔羊免除人世間的苦難罪惡,祥和寧靜的曲風,讓人宛若置身天堂,是宗教音樂裡最能撫慰人們驚悸心靈的樂段。我在匹茲堡神學院進修期間,參加當地一所信義會教堂禮拜,這是一所傳統的禮儀派教會,每次禮拜必定會唱「神的羊羔」這首聖詩。歌詞只有一句,就是「Lamb of God, who takes away the sin of the world」。每次唱這首聖詩,都有很深的感動,深知我主耶穌那犧牲的愛,為了背負我們的罪孽,至高真神願意道成肉身,並屈辱的死在十架上,為要使我們與上帝和好,使我們能成為上帝的兒女。我們怎能不感恩?  

今天的回應詩,聖詩506首是羊羔經,這首曲子是英國國教 (Anglican Church) 草創時,莫貝克 (John Merbecke,c1510-1585) 所寫的彌撒曲中的羊羔經,它的旋律,吟唱的方式比較像朗誦調。在宗教藝術中,上帝的羊羔經常被畫成一隻承擔著十字架的小羊。這也是摩拉維亞弟兄會 (Moravian Brothren Church) 使用的圖章 (logo),在這圖案周圍刻上字句: 我們的小羊得勝了,讓我們跟隨他 (Vicit agnus noster, eum sequamur)。上帝羊羔的犧牲是無罪的代替有罪的(林後5:21)。祂的愛甘心為我們而死。所以我們也當代替人受苦。祂是聖潔無罪的,祂要除去世人的罪。祂把世人的罪都歸在祂身上,擔當世人一切的罪,叫人不再擔當罪的重擔。使人脫離罪的同在,權勢和刑罰。

經典老爺車(Grand Torino, 2008) 由克林伊斯威特 (Clint Westwood, 1930-)主演。他飾演華特科瓦斯基 (Walt Kowalski),一位意志剛硬且不屈不撓的波蘭裔韓戰退伍軍人,退休的汽車工人,整天在家裡修東西、喝啤酒,每個月固定的行程只有去理髮店。他過世妻子的遺願是希望他能夠向神父懺悔,但他覺得根本沒必要懺悔。這個滿腔怨恨的韓戰老兵還留著M-1步槍,擦得乾淨,性能也頗佳,而他信任的告解對象是他的愛犬黛西。

華特的老鄰居們續搬走或過世,後來搬來他極為蔑視的苗族移民。由於世界正在轉變,鄰居搬來一些移民,他不得不面對其長期抱持的偏見。他目光所及的一切都讓他忿恨無比:破爛的屋簷、雜亂的草皮和外國人臉孔;漫無目標的苗族人、拉丁美洲人和 非裔美國黑人,其中不少年輕人把這個鄰里佔為己有;他不懂事的孩子們也漠視他老人家的存在。華特感到他餘生只能悲嘆等死。

直到某一晚,有人試圖偷他的福特經典老爺車「Ford Gran Torino」。這台老爺車保養地很好、很新,是華特幾十年前自己親手從生產線組裝而成的愛車。內向膽怯的鄰居男孩「陶」(Thao) 的表哥帶著他的一夥苗族幫派朋友來找Thao 威脅他去偷這台車。不過,Thao 並沒有得逞,而Thao 的母親和姊姊蘇 (Sue) 堅持 Thao 替華特工作當作彌補。華特本來不想跟這些鄰人有任何瓜葛,但還是接受,讓Thao 幫他整頓這個鄰里。

由 於Thao和家人不斷表現出善意,華特最後瞭解鄰人的真誠。這些難民有過去的傷痛,跟華特共同處,甚至比華特的孩子更感受到他的創傷,並使他封閉已久的心靈滋潤。青少年幫派問題是苗族、墨西哥、黑人青少年為了保衛自己權益與白人對抗,結黨結派所造成的治安威脅。當苗族姊姊對著克林伊斯威特說:「苗族人都是這樣。女生進大學、男生進牢房」。她們家受到苗族幫派欺凌時,Walt挺身而出,用槍逼走幫派。後來 Walt得知自己罹患癌症,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來營救這一家人,竟到帶著空槍到苗人幫派之大本營前面叫囂,讓鄰居都看見,而被她們射殺,警查明正言順逮捕這些幫派成員,他卻把經典老爺車送給Thao,讓孩子傻眼。本片結束的主角看似強悍孤寂,卻散發『待罪 羊羔』的光輝人生。

最近我邀請大家一起來作夢,來起造咱的教會,而上帝卻一直給我們不同的兆頭,讓我們不時有新的喜悅。去年底,在陳廷豐長老紀念圖書館啟用禮拜時,杏林合唱團來咱教會獻唱,其中團員有多人不是基督徒,但是因為參加廷豐長老的追思禮拜,有了很深的感動,在禮拜中得著了安慰與平安,這次啟用禮拜的莊嚴與對故人的追思,讓他們再次確信信仰對生命提升的力量。其中有李煙景醫師為太太劉素美申請,這個禮拜六 (1月25日)在咱教會做告別式。如同聖經希伯來書說的:「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陳廷豐長老雖然走了,但故事並未因此畫下句點,透過陳廷豐長老的生命、許登龍與楊士弘長老的真誠,咱教會兄姊的相疼和扶持,讓他看見了耶穌基督永不止息的愛,這份愛將不斷延續下去,繼續影響無數人的生命…。

信心的這條路很特別,你越相信越體會到上帝的同在,我們的信心不是迷信,乃是根據聖經的教導,生命的經歷,才有這樣的見證。感謝神,如今我們可以高歌: 「羔羊聖祭已獻, 贖罪大禮已完, 流血已過, 祭壇無火, 聖民已得完全; 因基督寶血功效到永遠, 他已除我過犯, 洗淨一切罪愆。」 如今祂昂首站立在天上寶座, 成為宇宙萬物的焦點, 受到千千萬萬天使的讚美和敬拜。 這是何等的尊貴與榮耀! 求神幫助我們, 常定睛在這榮耀的羊羔身上 — 在生活中見證祂,將祂永生的平安,帶給我們身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