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上帝國的代價

經文:路加 12:49-53, RR 36, (Mt. 5), SS 347 (Eng. 493), 323, 508

08-18-2013

當猶太人正學習接納耶穌為彌賽亞時,主耶穌講的這些話真是一個殘酷的打擊。在他們心目中的彌賽亞,是君王;而彌賽亞來臨的日子,乃是個金光燦爛的時代。耶穌居然說:「我到地上來是要點燃烽火….」,在猶太人的思想中,火是審判的象徵,耶穌表明祂的降臨,是為世人帶來審判。這對長久被異族統治,期待彌賽亞君王帶來拯救的猶太人而言,真是情何以堪?

耶穌向來是柔和的、謙卑的,祂說:「促進和平的人多麼有福啊;上帝要稱他們為兒女(太5:9)!」又說:「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讓他打吧(太5:40)!」最後,祂騎著小驢駒進入耶路撒冷,象徵祂是和平人君。當猶大和羅馬兵丁來捉拿耶穌的時候,彼得拔刀削掉了敵人的一個耳朵,耶穌即刻制止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這是和平人君的警語,祂對世上的好戰份子,提出警告,永以為戒,務求和平。祂賜給人絕對的恩典,祂赦免一個犯姦淫的女子、在十字架上的強盜、祂讓一個背叛祂的門徒彼得來建立祂的教會,又讓一個迫害祂的門徒為志業的猶太教極端份子保羅來帶領教會的拓展。

然而,同樣一位耶穌,也是嚴厲的。啟示錄1:14-16記載『他的眼睛像火燄 …… 右手拿著七顆星,口中吐出一把雙刃鋒利的劍。』耶穌如火燄,祂要讓黑暗無所遁形。不義的人將如糠枇一樣被砍掉、燒毀;不義的掌權者將失去利益與權柄,祂將革新一切,帶來創造、安慰與醫治,讓心靈憂傷者得著復活。祂大聲宣告:在末日審判,不是每一個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天國;只有實行我天父旨意的才能進去。(太7:21)又說:『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裏的人。那愛父母勝過愛我的,不配跟從我;那愛子女勝過愛我的,不配跟從我。』(太10:36-37)

站在人的立場來說,耶穌似乎太不近情理了,祂要求每個跟隨祂的人都要終止一切人世間的關係,包括父母、親友、財產、名望,甚至自己的生命(太10:34-39)。然而這些要求卻是耶穌一再強調的,今天的經文更是把這個要求具體地顯露出來。在這段經文之前有二個人說要來跟隨耶穌,但有一條件:「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耶穌回答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又有一個人說:「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裡的人。」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路9︰62)最後又提醒他們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烏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路9:60)接著,耶穌便差遣七十人去傳天國的道和行天國的神蹟。

耶穌清楚地表明:你要作天國的門徒嗎?你有一個機會,就是現在,不是明天;你想作天國的門徒嗎?有一個條件,就是絕對無條件順服,包括父母和自己的生命也要為天國擺上。換句話說,面對耶穌的邀請,人們必須做出抉擇,或是接受呼召,或是反對,沒有中間路線。因為耶穌自己正是這樣來履行天國的責任,而路加記載這段話的先後次序,也表明這個要求是絕對的。

然而這真是一個不近情理的要求嗎? 耶穌要求跟隨他的人撇下一切所有,有為天國犧牲的準備。祂要求的,並不是要門徒死亡,而是死亡的允諾,願意為天國死的,置之死地而後生,這種生命才有可能超脫於世界和自己的慾望,定睛於上帝。

前幾年有一本暢銷書《與成功有約》(The Seven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 by Stephen R. Covey),作者教人如何「鎖定生命的座標」,他問:假設你可以參加自己的喪禮,你會怎樣安排?你希望人怎樣總結你的一生?其目的是要我們「以終為始」地活一生。這跟基督教的末世論頗為相似,基督教的末世論不是叫人活在驚恐下,而是活在審判的亮光當中,就是活在交帳的亮光當中。我們不要以為交帳的日子遙遙無期,耶穌說的才幹的比喻中領銀一千的僕人 (太二十五章)和無知的財主正是犯了這個毛病(路12:16-21),今天我們許多人仍然在這一點上沒有省悟過來。

林學恭牧師(1857-1943)少年時愛賭博、喝酒。有一天在朋友郭省家的桌上看到一本養心神詩,就拿起來讀,「上帝創造天與地,生成萬物逐項會。上帝的 恩講不盡,差遣耶穌救萬民。」他一時好奇問郭省這書哪裡來?他說:『教會傳道給我的。』林學恭就勸他不可入這滅祖宗的洋教。郭省乃建議隨他去教會和傳道先生辯論一番,沒想到林學恭和傳道談道以後,從此信了基督教,回家後他用斧頭毀壞賭博器具,來絕斷罪根。卻無法得到家人的諒解,而深受迫害。有一次禮拜天家人把他綁在桌子下,他連桌子扛到教會為了要參加禮拜。經數個月,每至深夜時,其母親即坐於學恭之床前大哭,勸告,或打,或罵,或圖自殺,再三再四勸其不可再往禮拜堂做禮拜,終歸無效。二兄學敦執杖打之,有時以開水潑之,或擲以茶杯,以致血流滿面,其信仰卻愈是堅固。家人只好請出族中長輩,拖學恭至祖先牌位前焚香跪拜,學恭表示至死不從,長輩乃施與極殘酷之刑罰,林學恭則吟聖詩以之對抗,此後被禁於密室,不得自由。一日謝飯時,惹怒老母欲將其趕出家門。學恭說:我到死決斷不放棄耶穌,決斷不背教。就去投靠郭省,該教會傳道見學恭信心堅強、虛心求教,乃推薦他入神學院。一個原來愛賭博的人,受到聖神的感動生命全然轉變,不但改變惡習,甘心受家人迫害,樂意獻身為主所用。

當日本佔領澎湖時,他在澎湖傳道,日本官命令他一起回台灣。過來台灣以後,軍官看他忠實,就勸他留在軍隊,將來一定大富大貴。林學恭牧師卻回說:我已經獻身給耶穌,不敢違背耶穌的恩典,我決斷不敢違背上帝的命令,富貴不是我所愛。日本官不敢留他,依舊讓他回去澎湖作工。林學恭牧師26歲與主相遇,他的一生就在得著基督的那一刻起,放棄親情、富貴,看世間如糞土,只專注在天國。他活在交帳的亮光當中!

我相信我們當中許多是第一代的信徒,或多或少都曾經有相似的生命經歷; 或者,你是家中第二代還是第三代信徒,也曾聽說過父母或祖父母,當初信主時承受了多大的家庭和社會壓力。今天我們生活在美國,這個基督教的社會,實在很難體會什麼叫做為信仰的緣故受迫害,但這些經文今天仍然對我們說話,這也再次提醒我們,主基督公義的審判即將臨到,我們必須要儆醒。而身為基督徒,這也是我們末世得救的確據。

啟示錄說,將來,舊耶路撒冷將成為過去,新的耶路撒冷將從天而降。在新耶路撒冷,上帝將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我們將獲得和平。但現在我們會先經歷戰爭,末世的戰爭每天都在進行,我們跟怨恨、驕傲、苦毒、財富、健康、不公義作戰。作為基督徒我們已經得著上好的福分,從這一刻起,讓我們共同勉勵,鎖定目標,以終為始,藉著在基督裡屬靈更新的神蹟,祝福我們每個人都能活在交帳的亮光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