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好的福分

經文:John 12:1-8, RR (PS126), SS 241B(Eng. 342), 218, 510

3-17-2013

潘恩 (John Howard Payne (1791–1852) 作歌詞,畢夏普 (Henry Rowley Bishop, 1786-1855) 作曲的世界著名的歌曲「甜蜜的家庭」 (Home, Sweet Home) ,它的歌詞說: 「 我的家庭真可愛,幸福又安詳,無論我在哪裏,都懷念我的家。」 (Mid pleasures and palaces though we may roam, Be it ever so humble,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在過去一百五十多年來,成為每一位游子所嚮往的境界。

耶穌年輕時住在小鎮拿撒勒當木匠,到了三十歲以後出來傳道,當時除了整天和學生在一起以外,並沒有固定的住所。所以祂曾感嘆說: 「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 (太8:20)」雖然如此,祂也常常受邀到不同的家庭用餐並過夜,在那裡祂受到很好的招待,就好像自己的家一樣,讓祂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耶穌要在耶路撒冷守逾越節。上耶路撒冷過節的人太多,不是每人都能在城裏找到過夜的地方,祂選擇伯大尼為休息站。伯大尼是耶路撒冷域外的小鎮,馬太福音稱該地為伯法其。伯大尼位於橄欖山東方 (可11:11),離耶路撒冷約六里,是綠色橄欖樹的丘陵。伯大尼原文為棗或無花果之家,困苦之家,但耶穌在伯大尼卻被人愛戴。祂曾在此使拉撒路復活,醫治患痲瘋的西門,西門因而在家中為祂和門徒擺設筵席 (太26:6-7)。

今天的經文耶穌拜訪的這個家庭馬大、馬利亞和拉撒路三姐弟,雖然當時的耶穌已被當局恨惡,她們還是熱烈的招待祂,常常用食物供應耶穌和祂門徒們的需要。 她們三個人在個性和信仰上都各有特色,值得我們學習。

有一次耶穌和門徒路過伯大尼,到馬大家裡來作客。馬大熱心地款待他們,忙著預備拿手好菜,善盡地主之誼。馬利亞卻陪著耶穌聽祂講道。馬大伺候事多,心裏忙亂,就前來說:「主啊,我的妹子留下我一個人伺候,你不在意嗎?請吩咐她來幫助我。」耶穌回答說:「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 (路10:38-42 )。」馬大的個性體貼、熱誠好客,她永遠盡其所能地照顧人、服事人,耶穌知道她為俗事煩擾,乃提醒馬大,雖然服事須有人承當,但服事的對象是耶穌,屬世的事固然重要,但不可忽略屬靈的事。在教會中,這種熱心服務型的婦女我們稱之為馬大姊。

馬利亞卻有一顆「渴慕的心」,她總是抓住與耶穌相聚的時機,耶穌說馬利亞已經選擇了上好的福份。當時耶穌與他們同在,若不是從後人的眼光看整個事件,實在很難想像什麼是「上好的福份」?今天這段經文中,馬利亞將出嫁時要用的極貴重的真哪噠香膏獻給耶穌。這種特殊的香料一瓶值三百多個銀幣,差不多是一年的工價。她一口氣全澆在耶穌的腳上,這樣屋裏就滿了香氣!主耶穌說:「她是為我安葬之日存留的。」馬利亞虔誠地,將香膏呈獻在君王的面前,膏抹是尊榮的記號。詩篇說:「你用油膏了我的頭(23:5)。」馬利亞卻不敢抹耶穌的頭,她謙卑地將自己的榮耀放下,跪下來抹耶穌的腳。當時的習俗,鬆散頭髮是風塵女郎的記號,良家婦女和已婚女子都不可在人前頭髮鬆散,然而馬利亞卻鬆散她的頭髮去擦耶穌的腳,讓主得榮耀。

以前家父在七零年代講到這段經文時,認為這乃是馬利亞心裏尊主耶穌為聖的表現。她把榮耀放在主的腳下了!然後他向在座的婦女們挑戰,說: 如果有人願意剔光頭,他願意付她們每人一萬元(當時的月薪約2000元),當時沒人願意做這件事,可見頭髮是多麼的寶貴,尤其是女人美麗的象徵。上帝的愛灌滿在馬利亞的心裏,她打破香膏的罐子,讓屋裏滿了香氣,也充滿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基督馨香之氣!

猶大卻不高興,認為這是一種浪費。猶大有理財的才幹,耶穌將財務交給他,一個人的恩賜在那裏,他的試探也在那裏。猶大有理財的恩賜,他的試探就是把金錢當作世上最重要的東西。對我們來說,這世界的誘惑、各種試探實在是很大,相信每個人都曾經經歷 ”保留自己的香膏還是獻上呢?”的掙扎。昔日,猶大貪戀那30文錢,最後上吊了斷生命。而馬利亞獻上貴重的香膏,卻得到那上好的福分。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普天之下,無論在甚麼地方傳這福音,也要述說這女人所作的以為記念(可14:9)。』

這家庭的第三個人物是拉撒路,他在聖經中只出現兩次,就是約翰福音十一章和十二章,十一章記他去世,耶穌讓他從死裡復活,聖經中沒提到任何他所說的話。今天的經文中記載因有好些猶太人為拉撒路的緣故,回去信了耶穌。對一個基督徒而言,話多少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別人因你的緣故來信耶穌,這是我們基督徒要學習的重點。這個家庭集合了服事人,愛主的心和追求真道的心,以及見證主恩的人,這是基督徒所追求甜蜜的家庭。

今天育穗來幫我們司琴。先前她寫email問說: 「哥哥我能在春假時到紐約嗎? 」我告訴她說: 我們家就是妳在美國的家庭,只要你願意都把長島教會看作是妳自己的家。無獨有偶,下禮拜志硯趁來美參加研習會之際也專程從Boston趕來參加我們的主日禮拜。因為這裡是他們的家,一定要撥空前來參加禮拜。

教會是一個大家庭,包含不同靈性的屬靈人。我們有許多馬大類型熱心事奉的兄姊,是教會不可或缺的一種事奉;也有許多馬利亞型的兄姊在屬靈方面激勵著我們,也有拉撒路見證型的兄姊,因其新的生命吸引人來教會。這讓我想起廷豐兄是一位融合馬大與馬利亞型的長者,雖然住在新澤西州,每個禮拜他總是第一個熱切地來朝見上帝。他又肩負教會重擔,尤其是教會有危機的時候,他總是甘心地付出,勞心勞力承擔一切的責任。再來看看拉撒路見證型的蘇醫師,他平時默默無語,只要他一唱歌,相信您一定會由心底笑出來,他是那麼地純真,那麼地喜悅,將愛與歡樂帶給他的家庭、帶給我們、帶給他身邊的人。如今他們都得了上好的福分,在天上與主同享宴席。願我們的教會能成為一個在主裡面的甜蜜家庭,讓更多人因為我們的愛心和見證來加入我們的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