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ê腳跡

經文:申命記 26章5至10節,RR1(PS91,1-2, 9-16),SS28,334A(Eng. 546),508

2-24-2013

各位兄姐平安!今天的經文被二十世紀德國的舊約泰斗馮拉德 (Gerhard von Rad, 1901-1971) 認為是以色列人的歷史小告白 (small historical credo) 。當以色列人早年因飢荒寄居埃及,後淪落在埃及當奴隸,由於不堪受奴役,乃求告上帝;上帝派摩西帶領他們出埃及,目的在昭告世人:不是別人,乃是上帝自己解放了以色列人。對以色列人來說,脫離埃及,意謂著轉向倚靠上帝。這種倚靠上帝的模式在整卷出埃及記中不斷地出現。當他們在曠野無水可喝時,上帝供應他們;無糧可食時,上帝供應他們;外敵來龔時,上帝保護他們。事實上,除了福音書,出埃及記裡記載的神蹟,比聖經其他地方都多得多。此後以色列人更不時以出埃及的故事,來喚醒民族的認同感、共同的信仰和價值觀。這些不朽的故事,點出以色列人從起初到末了,整個國家和民族的命運,都是上帝主動的作為。

二月我們強調講故事將我們的信仰傳承,第一禮拜伍牧師以家族與歷史做為上帝國的拼圖。上禮拜我們提到賴永祥長老史料庫中收集台灣教會信仰前輩們的生命故事,228事件的故事也有許多感人和悲傷的故事,值得我們學習和思念。以色列人出埃及他們就有逾越節;以斯帖帶領以色列人度過哈曼的屠殺後,以色列人多了普珥節;馬加比運動以後以色列人有獻殿節 (約10:22) ,讓後代子孫永遠記得歷史的教訓。2007年陳水扁總統在228事件60周年紀念日指出228是2300萬人民的國殤日,但馬政府卻把它稱為慶祝228和平紀念日,是放假出遊的日子,那種追思先人,記取歷史教訓,化解衝突,追求社會和平的意義消失了。

台灣現在的處境和當時的以色列人是很相似的,他們在埃及當四百多年的奴隸,後來雖然有士師、先知和拉比致力於提升民族意識的工作,但還有許多人是奴隸一族,認賊作父,其中我們在新約看到的稅吏,如:撒該,就是幫忙羅馬人壓榨自己人,他們稱之為猶奸,非常顧人怨。同樣地,每當馬英九出現時,站在他後面左右兩側的一定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而馬政府囚禁阿扁,負責貫徹馬意志凌遲阿扁的也是台灣人,這種甘心侍侯主子的台奸多如過江之鯽。而移民海外的呢?在國外台灣人的教會或社區真正認同台灣的有幾個 ﹖我認識一些韓裔的年輕人,他們不但以做美國人為傲,也以做韓裔的美國人為傲。我曾經邀請一位非常關心台灣的鄉親,請他帶他的子女來參加228追思禮拜,他回答我說,他從來不跟孩子談這些。我想這也是大部分熱愛台灣鄉親的揪心之痛。

228 事件對台灣人來說,不但心靈受到嚴重的創傷,還受到極大的扭曲。猜疑與仇恨,鮮血與眼淚撕毀了台灣人純樸的信賴關係。更可恨的是,當人民還在驚惶當中,國民黨政府立即頒布長達38年的戒嚴法,外加白色恐怖來壓迫台灣人。60多年來,施暴者依然逍遙法外,正義不得彰顯,受難者的冤屈不得平息;長期的扭曲造成族群之間的猜疑及對立,導致台灣人變成一個國家認同混淆的民族、一個只求生存急功近利的民族。若從出埃及的歷史經驗來看,台灣這塊土地是上帝應許台灣人民的,因此台灣人有自決的權力與義務。過去數百年來台灣人民為了保台、護台、建國的奮鬥史,從信仰的角度來看,乃是上帝在台灣歷史中的拯救與啟示;如過紅海的希伯來人,台灣人渡過黑水溝,是上帝所呼召的一群,為了自由,邁向一個應許之地。上帝國的內涵就是一個充滿公義、真理、與愛的社會,台灣的住民只要願意在這塊土地上建立一個公義和平的國家,都可以成為台灣的主人。

鍾謙順是(1914-1986)出生於桃園龍潭的客家人,在親身經歷228事件後,深深體悟台灣人必須建立一個民主、自由與獨立的國家。因之,成立「台灣獨立防衛軍」,一生以推翻蔣介石獨裁政權為志,三度進出監獄,忍受長達二十七年之久的黑牢。在獄中他遭受到慘無人道的酷刑,在生不如死之際,他體悟到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苦難及超越死亡的自由。他寫說:「我已是四十多歲的人了,死對我祇是一種最後的歸宿。祇要我的血能灌溉在本島的土地上,使本島興旺,人民愉快,我一定很樂意成全大家,為了實踐最高之愛的定義,我甘心背負起這個沉重的十字架……。」他於1983年出獄前已罹患癌症,卻抱病寫下「煉獄餘生錄」(前衛出版社出版),他在信仰裡找到比悲傷更為深刻的力量、盼望和勇氣,他的一生是耶穌基督愛與救贖的活活見證!

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牧師為了爭取黑人的公平、自由權利而努力,他以非暴力抗議來對抗不義的社會,當群眾厭倦被擲石頭、被毆打、被監禁,完全看不出受苦帶來任何的進展時,不少黑人離棄他,面對士氣低落的群眾,金恩提出了一個願景,他說:「我知道你們今天在問,還要多久呢?我告訴你們,無論此刻多麼艱難,無論此時多麼叫人氣餒,不會太久的,因為被壓在地上的真理將要再次起來。祂已發出永不後退的號角,在審判座前振奮人心。我的靈啊,趕快回應。我的腳啊,起來歡呼。我們的上帝正在前進。」今天金恩牧師的呼籲依然鼓舞著我們。誠如愛爾蘭薩姆爾‧貝克特(Samuel Beckett)留下的名句──我走不下去了,我會走下去。(I can’t go on. I will go on.)

親愛的鄉親,讓我們珍惜228事件所帶給台灣人無比珍貴的歷史經驗。現在,重要的不是過去的黑暗,而是在前方向我們招手的光明。2011年台灣著名記錄片女導演陳麗貴拍攝了一部「好國好民」的記錄片,探討台灣今日年青人對台灣人這身份的認同感。在片中她訪問來自不同族群背景的年輕人,由年輕人講出他們與土地的關係,與歷史決裂與修好的歷程,一個共同成長的故事,他們已不再為「身世」感到困惑,他們很自信、很大聲地說出「我是台灣人」!

現在讓我們一起來觀賞其中精彩的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