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文:以賽亞 12, RR31 (Isa9), SS6 72 (Eng. 8 ), 176, 499

12-16-2012

上禮拜我們說到以賽亞是韓德爾的彌賽亞歌詞,很多出自以賽亞40章,全曲53首有13首出自以賽亞,是彌賽亞的歌詞最重要出處。以賽亞第六章是彌撒曲聖哉經(Sanctus) 的出處,今天的經文則是『聖哉經』後段迎主曲 (Benediction) ,以和散那 (Hosanna) 來頌讚上主。

以賽亞於主前740年左右蒙召作先知,與他同時代,猶大國有彌迦作先知。以賽亞是皇室之後,歷經四個王(烏希亞、約坦、亞哈斯、希西家),當時的大環境是亞述王國正興盛,以色列和其他鄰近諸國都進貢亞述以避免侵略。當時以色列內憂外患,社會道德腐敗,行耶和華在眼中看為惡的事。一到十二章是先知針對當時的國家社會處境,對整個以色列民族所講的信息,以賽亞責備百姓不認識上帝,所以活出不公不義的生活,使整個國家社會陷於不公不義,因此他不斷地重覆告誡百姓要急速悔改,要認識上帝,認識祂是創造的主、是救贖主,是聖潔公義的、要活得像祂,否則審判將至。並在第七至十二章引出一個偉大的預言,就是以馬內利(7:14)和祂的國要來臨(9:1-4),世上的政權都掌握在彌賽亞手中(11:1-2),唯有深信「以馬內利」的應許,才能帶來更新的盼望及復興 (十二:1-6)。

今天的經文是先知以賽亞在前面12章中的最後一篇預言,這是以賽亞的感謝詩 (canticle),也是他的信仰告白。當時先知所面對的是一群向世界和環境妥協而嘗盡苦果的百姓。他們沒持守信仰,隨外邦人去拜偶像。他們雖遵行律法,卻沒活出公義和憐憫。先知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蒙召,大聲呼籲百姓悔改,否則審判一到就國破家亡了,果然北國以色列在 722B.C.亡於亞述。

以賽亞書的信息不但是對個人,也是對國家說的,國家需要一起來領受上帝的救恩。台灣教會流行一句話說:台灣的教會是讚美的教會,因為台灣教會特別喜愛以歌聲讚美主。日本的教會是神學的教會,因為他們重視神學的研究、翻譯和出版。而韓國的教會是祈禱的教會,因為他們以祈禱開始一天的生活。韓國的星期天很特別,警察不在街頭指揮交通,而是在教會的通路、停車場指揮交通,因為他們的教會動不動都是上萬人,甚至幾十萬人。店面除了鬧區以外大多數都是關的,不是韓國人不愛賺錢而是有一半以上的韓國人必須上教會,韓國基督徒的比例不僅在亞洲第一,在世界各國也是名列前茅。他們從一個佛教國家轉變成一個基督教國家的經驗,其中的努力和過程,值得我們學習與借鏡。

南北韓戰爭初期,北韓的軍隊在短短的兩個月之內幾乎佔領整個南韓,只留下釜山一帶的地方。那時正是八月的雨季,北韓的軍隊步步逼近南韓。李承晚總統在釜山寓所召集城內所有的傳教者,請他們為南韓的存亡祈禱。他說:「我們的軍力已無法抵抗北韓軍隊,連這塊最後陣地,隨時都有可能被攻下。我已撥電話請求正在日本的麥克阿瑟將軍來援助我們。他答應要派一百架以上的B29轟炸機,向北韓的軍隊作地毯式的轟炸。但是,如果雨不停,天空的雲層未散,B29無法進行任務。目前是韓國存亡的時刻,唯有上帝能幫助我們。各位,祈禱吧!懇求上帝停止下雨施行拯救。」 傳教者聚集,同心迫切禁食祈禱。從那日以後,天空出奇晴朗, B29順利地在北韓上空轟炸,幾天內把北韓軍隊趕回38度線以北,麥克阿瑟將軍在仁川登陸,南韓傳教者禁食祈禱轉敗為勝。韓戰結束之後,南韓的教會鼓勵信徒從祈禱開始一天的生活。因此只要是基督徒,無論是海內外,都在清晨五、六點就到教會參加祈禱會,然後才去上班。此後上帝的靈在南韓大大的運行,基督徒以數倍成長。

韓國人擁抱新教,始於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淪為日本殖民地的民族大災難時期,對處於民族危機的韓國人來說,新教所帶來的福音是一種新的盼望與精神寄託。他們認為韓國在政治上是無可救藥的,而挽救韓國的真正道路是拯救韓國人的靈魂。基督教給韓國近代社會帶來了福音,也隨之帶來了先進的科學文化、人本主義、自由民主思潮,此後它正式脫離了儒家文化圈,基督教逐步成為了韓國文化的重要內涵與精神寄託。

現任南韓總統李明博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在去年的國家早餐祈禱會中他曾跪下為韓國向上帝呼求。他在首爾任市長期間,亦曾公開宣告將首爾這城市獻給上帝掌權。下周三南韓將進行總統大選,此次候選人之一朴槿惠,是前獨裁總統朴正熙的女兒,父母都被暗殺,自己也曾遇刺,雖然經歷政治黑暗歲月,她卻未曾放棄從政。朴槿惠一直都合理化其父親在獨裁統治下打壓人權的歷史,甚至稱朴正熙發動軍事政變是基於國家利益。原為佛教徒的她,接觸福音後,經歷了漫長曲折的內心皈依歷程,終於認識到其父軍人獨裁政權犯下的殘暴罪行。她勇敢地公開譴責該罪行,並對受難者及其家屬,表示真誠的歉意,她表示將成立國民大統合委員會,努力治癒過去的歷史帶給國民的傷害和痛苦。她甚至學習耶穌為弱勢者洗腳,表明她所領導的政府,將以耶穌謙卑的精神為民服務。目前的民調顯示,朴槿惠極有可能成為韓國歷史上第一位女總統。

韓國的崛起,與舉國上下以上帝為中心的信仰生活有絕對關係。如今她們可以昂首高歌:祂是我的救主。正如清水使乾渴的人歡欣,上帝的子民也因祂的拯救喜樂。在那一天,你們要歌唱:感謝上主,稱頌祂的名!要向萬國宣告祂的作為;要向萬民傳揚祂的聖名 (V. 3-4)。

彌賽亞的國度是賜與萬邦的,不僅是韓國,只要我們願意也可領受。回顧今天台灣仍然活在被殖民的陰影下,無法完全由這個夢魘中脫出。這個情境比當初韓國被日本殖民更險惡百倍,這個殖民統治者奪去我們的語言、我們的文化、灌輸殖民意識,現在又用粗暴的手法控制媒體,讓我們被噤聲或是出聲而別人卻無從聽到。在這種霸權的宰制下,我們要如何來回應自己的處境?

社會學家Anderson曾分析「出版」、「宗教改革」與「母語」是近代西歐民族國家意識形成的重要源頭。歷史學家Davies也指出「歐洲文藝復興時期用民族母語來創作的風氣導致國民文學的發展;而這也是形成國家認同的關鍵之一」。因此我一直有一個信念,台灣人應該重視台語文的教育並發展本土語言文化產業才可能建立具台灣特色的文化大國!這也是我用心栽培本土作家以及大力推廣賴鴻毅牧師台語詩歌的主要原因。親愛的兄姊,我們不要小看台灣教會,台灣教會保留了台灣人的國家意識及台語文化,勇於突破被殖民者挾制的刻板印象,創造了官方統治之外的另一個世界。此刻,上帝也許看似無力,放任國民黨政權的暴力與邪惡造成災禍而不聞間。當亞述入侵時,耶路撒冷的百姓也一定懷疑神在何處。然而以賽亞告訴我們,在上帝的永恆計畫之中,或許罪惡的權勢暫時得勢,但上帝必要以大能勝過這一切。他說:儘管上帝的子民在世上有苦難,只要在苦難中站立得住。信心會因考驗反而更加堅定。這不是出於自己,乃是上帝的恩典。因此以色列會再度受耶和華眷顧,在亡國將近二千年之後復國,這是神掌權的作為。

我們常因「得著」而喜樂,但多少人是在「沒有」中仍心存喜樂?今天的金句[1]是先知哈巴谷在什麼都沒有的處境下,卻仍心存喜樂的見證。今日的台灣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通貨膨脹、高失業率,高自殺率。正如哈巴谷所說的,什麼都沒有了──樹不結果,田不產榖,牛羊死光光。但比起先知哈巴谷亡國、圖博 (西藏) 、東土耳其斯坦(新疆)被中國的統治,台灣仍然還有機會。在等待救主誕生之際,讓我們再次反思,以悔改認罪的心來領受上帝的恩典,我們需要有先知哈巴谷、以賽亞的眼光,讓我們在沒有中仍因信賴上帝而喜樂,讓我們為上帝國在台灣興起,上帝在台灣掌權迫切祈求。有一天我們也要像住在錫安的人一樣,昂首大聲歡呼歌唱:以色列神聖的上帝多麼偉大呀!


[1]哈巴谷 3:17-18:即使無花果樹不結果子,葡萄樹也沒有葡萄;即使橄欖樹不結橄欖,田地不產五榖;即使羊群死光,牛棚裏沒有牛; 我仍然要因上主歡喜,因上帝─我的救主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