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主預備道路

經文:路加 3:1-6, RR 33 (Isa40), SS 134(Eng. 285), 143, 510

12-9-2012

路加福音的作者,是一名醫生,也是出色的歷史學家,雖然他沒有跟隨過耶穌,但他卻多方的考證,第三章一開始他一連列出七個政治家和宗教領袖來佐證施洗約翰出現的時間,有力地證明他的寫作真確可靠。

路加以施洗約翰的出現作為耶穌道成肉身的開始,猶太人認為彌賽亞國度降臨前先知會先回來,而約翰的角色便是繼承兩個最重要的先知:以賽亞和以利亞。今天的經文中第四至六節,摘錄自以賽亞書四十章三至五節。在東方君王要巡視轄地,他便會先派一位使者,指令官民修治道路。約翰是『君王』的使者,對著以色列民呼喊著:『在曠野裏有人呼喊說:為主準備他的道路,修直他要走的路徑。 一切山谷都要填滿;大小山岡都要削低。彎曲的路徑要修直;崎嶇的道路要剷平。』到底約翰要如何為主準備道路呢?

施洗約翰出生於祭司家庭,擁有很好的生活條件,卻跑到曠野以先知的角色宣告上帝國近了,猶太人必須悔改受洗。猶太曠野對猶太人的宗教經驗和宗教意識有很重要的象徵意義,在曠野耶和華和祂的子民同行共住四十年(申29:5),因此是聖潔的;曠野也是神訓練和更正以色列人硬心的地方,因此是可畏的(申8:15);但更重要的是,曠野是猶太人相信彌賽亞要出現的地方, 因此也是希望之地(太24:26) 。約翰在曠野「預備主的道, 修直祂的路」,因為彌賽亞要在曠野行許多的神蹟,施展祂的大能(賽43:19-20)。

約翰捨棄物質的享受,在曠野專心反省,叫人要回轉歸正,他不只強調內心悔改,更強調要以行為來證明內心的悔改,他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要求,他要求有兩件衣服的就要分一件給沒有的、要求稅吏不能濫取、嚴禁兵丁恃強凌弱…等等。悔改的果子就是行為改變,能符合這個條件的,他就在約旦河給他們施洗。

然而這麼嚴厲的信息為甚麼能感動絡繹不絕的人來受洗呢?原來這種轉變跟以色列人對昔日的經驗,今日的處境,和明日的展望都有關係。昔日耶和華的應許之地已落在羅馬的手裡,連聖殿的大祭司都說:「除了凱撒,我們沒有王(約19:15) 。」如今約已破,國已亡,他們已經沒有王,也沒有上帝了。以色列的先祖一再警告,他們若離棄耶和華,耶和華也必離棄他們,把他們交在外邦人的手中,現在都一一應驗了。但耶和華也應許只要他們回轉歸上帝,上帝必施行拯救。這些警告和應許成了以色列人解釋目前困境的重要標準,也成了他們對將來還能有盼望的原因。

現在曠野再度響起「上帝的國近了」的呼聲。大批猶太人來到曠野,看見約翰穿駱駝毛衣服,吃蝗蟲野蜜,講道非常有震撼力,他不求名利,不為自己尋求甚麼,他所有講道都不是要人注意他,而是注意「那在我以後來的」,並且說:「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3:30)。他甚至宣布:「那在我以後來的,能力比我更大, 我就是給他解鞋帶也不配」。那些人來到曠野,起初可能出於好奇心,有的是出於警戒心,如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有的是無法接受外邦統治,一直盼望著彌賽亞的出現,為他們建立新的國家。無論他們是出於甚麼心態,後來都被約翰堅定的信心、真誠和扣人心弦的講道給折服,而真的悔改受洗。

今天我們慶祝耶穌誕生,有一個新的意義就是預備道路等候耶穌的再臨。每年的聖誕節期歐洲都會演出巴哈 (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的聖誕神劇 (Christmas Oratorio),也就是我們今天下午成人主日學的時間要介紹的曲子。但是英國、美國、日本和台灣則喜愛演出韓德爾 (George Frederic Handel, 1685-1759) 的彌賽亞 (Messiah) 以迎接主耶穌的誕生,其實彌賽亞是敘述耶穌的一生,包括:預言耶穌誕生、受難和復活。不同於一般的神劇以聖經故事為經緯來編劇,彌賽亞是依據新、舊約經文寫成腳本,全曲分為三部份;第一部:『彌賽亞降生的預言與實現』,第二部:『彌賽亞的受難與犧牲』,第三部:『彌賽亞的復活與永恆的生命』。其中有五首選自以賽亞書40章也就是我們今天的啟應文,彌賽亞由序曲開始。接著男高音以宣敘調唱出第二曲『安慰你們,我的子民 (賽40:1-3) 』,第三曲『每一山谷都要填 滿;大小山岡都要削平(賽40:4)』,第四曲『耶和華的榮光的確顯現(賽40:5)』,第九曲『耶路撒冷啊,要登高山;報好消息(賽40:9)』,第二十曲『他要像牧人牧養羊群(賽40:11)』。彌賽亞最膾炙人口的作品是四十四曲的『Hallelujah』大合唱,最後整部神劇在第五十三曲「阿們」合唱聲中,唱出基督道成肉身的偉大恩典與莊嚴。

在韓德爾創作彌賽亞之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在創作歌劇,後來歌劇日趨沒落,他經營的歌劇院也破產了。1737 年,他因壓力過大而中風,之後得了憂鬱症。1741年某一天的傍晚,他走到泰晤士河邊欲跳河自盡,他心力交瘁地對上帝說:「主啊,取我的生命吧!失去創造力,活著有何意義?」此時,忽然傳來教堂的鐘聲,猶如電光一閃,心中登時清明,就對上帝說:「如果祢賜給我新的創作力,我願意為祢而活!」回家後坐在椅上,摸到一本放在桌上許久的劇本「彌賽亞」,打開來一看... 第一句話就是「要安慰我的百姓」,韓德爾嚇了一跳,這不是對我說的嗎?我正需要上帝的安慰啊!於是振筆疾書,廢寢忘食,在短短22天(八月二十九月十四日)內完成了這首偉大的傑作。據說,韓德爾寫到「哈利路亞」大合唱時,不禁雙手伸向天,高聲喊叫:「我看見天開了!」他譜寫之際,不時受到聖神的感動,以致譜稿上淚痕斑斑,生命卻也完全改變了。

彌賽亞首次公演,是為了困苦的囚犯,當天得到四百英磅,使142位因負債受刑的人得到釋放。1750年為孤兒院演出,此後的演出均為慈善救濟之義舉,它幫助醫院重建,使貧困者得飽足,使孤兒院成為溫暖的家。韓德爾以音樂表達他的信仰,體會主憐憫貧苦人的心,繼承彌賽亞的事工,向全世界傳達救恩的喜訊。韓德爾的彌賽亞不只給當時的英國人預備道路,也給21世紀的我們預備道路,有多少非基督徒透過音樂會、DVD、YouTube、廣播節目、甚至在百貨公司購物時無形中聽到這曲目,受到感動而認識主。

歷代的信仰前輩、神學家,藝術家,文學家,音樂家都在為彌賽亞預備道路。這是一條通往拯救的道路,是用「悔改」的心預備的道路。因此讓我們在這待降節期好好的去反省、去改變、去行動,通過這些使我們能夠真實的經歷上帝的臨在。大家都知道冠傑兄癌症復發,這禮拜開始做電療。當他第一時間知道是癌症復發引起的疼痛時,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他覺得很抱歉,恐怕以後無法來教會與弟兄姊妹一起敬拜上帝了。我就想既然冠傑兄無法來教會,如果醫院許可,何不我們在23日聖誕禮拜之後,一起到醫院給他報佳音,讓冠傑兄和我們一起來迎接主耶穌的誕生,讓他知道他不孤單,因為我們所信仰的是賜與生命、真理、道路的主耶穌,無論在各樣的情況中,祂都會安慰並且保守我們,帶給我們生命的意義與力量,讓我們享有平安、愛和喜悅的盼望。

(註: Handel破產的事情應該是以訛傳訛,其實根據Handel傳記家、音樂學者Percy Young 的研究他在Barclay銀行存款很多,在當時還是小財主,應該說他沒有歌劇的舞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