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Love Got to Do With It?

原文英文,孫志硯漢譯 經文:Isaiah 53:4-12 啟應文: 9 (Psalm 32), SS 444A, 275, 499

10-21-2012

我必須承認,我近來一直有些困擾。我近來一直覺得很苦悶,因為似乎人們沒有進步反而後退。我不知道你是否在你的生命中也經歷過類似的場景,但是與過去相比,我感到人們變得帶有越來越多的種族偏見與性別歧視。變得越來越缺少同理心。今日的美國,我們共同相信的許多價值開始動搖。

這個狀況開始發生的徵兆是,人們開始把眼光集中在自己身上。他們想要保護他們自己。然後開始把他們自己與其他人分離。他們開始不關心他們不認識的人,然後盡其所能的捍衛自己擁有的那一丁點東西。 當我開始寫這篇講章的時候,我察覺我不是很能動筆,因為我很生氣。

我生氣是因為我覺得美國開始退步,開始退後到某個可以任意對他人發表恐怖言論的時代,只是因為那些人與你不同。我上周在密西根參加歸正教會總會的會議。我參加的是女性委員會,這個委員會了解到在咱歸正教會被呼召出來服事的女牧師很難獲得支持。因此這個委員會不僅僅試圖給予個人支持,也試圖讓改革宗歸正教會明白宣示他們對於女性角色的立場。 坦白說,我很驕傲可以成為歸正教會的一部分。我認為歸正教會很誠實面對其呼召,也就是要接納所有人,各式各樣不同的人,包括有色人種,包括女性。我們不僅僅活在教派當中,也要聆聽我們當中各式各樣的聲音。

改革宗從1970年代開始幫女性封牧。如此至今,已經超過四十年。然而,很不幸的,不斷有反對的聲音試圖革除女性在教會中的服事。同樣的有一群人,不希望接受貝爾哈信仰告白。此一信仰告白要求不論膚色,人人生而平等。並在2009年被歸正教會正式接受並認可。同性戀,是貫穿所有議題的軸線之一,也是這個運動中所有的教會都必須面對的議題。簡單來說,如果我們主張人人生而平等,那這個信念也必須適用在同性戀者的身上。如果我們說女性可以違反聖經中的某些經文而擔任教會領袖,那為什麼同性戀者不可以?然而,我不是要在這裡討論關於社會議題的神學或是政治立場。今天的經文與此無關。事實上,這也與我們的信仰無關。我們的信仰沒有要我們對社會議題採取某個特定的立場。

今天我們所讀關於以賽亞的經文,是呼召上帝的子民了解在所有的破碎,混亂與不確定之中,上帝仍舊與我們同在。

以賽亞存在以及談論的世界,與我們身處的環境很像。那是一個充滿不正義與罪惡的地方。那是一個以賽亞的人民背棄上帝,對弟兄姊妹行不義之舉的地方。那是一個人們只想要做他們想做的事情,而不在乎社群當中他人的痛苦與患難,也不關切上帝其它創造的地方。 他們成為了一群只做自己想做事情的人,卻不記得上帝對他們的心意。 在這樣的世界,以賽亞想要提醒我們,我們是上帝的子民。正因如此,我們不必「作」任何事情因為上帝已為我們付上代價。

在耶穌裡,上帝釋放我們免於邪惡。上帝帶走了我們感到必須隱藏的羞恥。 上帝看見我們並沒有像祂期望的那樣彼此對待。我們沒有以憐憫、愛心、同理與正直對待彼此。上帝沒有懲罰我們,上帝決定要讓我們明白什麼是激進的愛。上帝如此作,因為我們不知道要怎麼活出我們的潛力。所以上帝差遣耶穌與我們在這世上同行因為上帝在乎我們的苦難。看看耶穌所受的苦痛,這是我們人類在彼此身上造成的傷害。上帝說,不要在這樣彼此傷害了吧。我會承擔你所有的苦痛。我們知道上帝與我們一同受苦。上帝關切我們的恐懼,羞恥還有苦痛。

上帝決定因著我們承擔世上的罪,承受同樣的拒絕,感受同樣的論斷,忍耐同樣的壓迫,好讓我們知道不論世界如何破碎,世上仍有救贖。透過耶穌的同在,上帝讓我們看見激進的愛,愛是透過尊重還有憐憫體現。我知道做到這件事很難。你知道我的意思,承認我們是加害者並不簡單,或是在看到別人遭受迫害的時候挺身而出也很困難。我知道,這有時很難。特別是要向我們的敵人敞開胸懷的時候。我們很難相信我們可以面對殘忍卑鄙的對象,仍然在情緒上與身體上安然無恙。

作為台灣人,我們都明白,被佔便宜,被欺騙,被隱瞞是怎樣的感覺。作為台灣人,我們也都知道有人會利用我們的仁慈。因此,我們變得剛硬且充滿恨意,就好像「那些人」一樣。(你知道我的意思是什麼。)

然而作為基督徒,我們有耶穌作為榜樣。 耶穌在世上受了許多苦。不僅僅是身體上的苦。他也必須容忍法利賽人的霸凌。他也必須應對那些取笑嘲弄他的人。他也必須面對他的朋友拉薩路的死亡。最後,也同樣重要的一點是,耶穌知道被親密朋友背叛的滋味。被朋友從背後暗算,甚至置之死地的滋味。 因為耶穌,我們知道苦難之後,有救贖的存在。因為我們知道上帝在患難當中仍為我們預留空間,並且握緊我們的雙手。 我們透過詩篇知道,上帝永遠都與我們同在,上帝將會保護我們,上帝將會拯救我們免於惡事,回應我們的呼召,拯救並榮耀我們。上帝提醒我,即便是在像耶穌受難的那種時刻,我的呼召就是要去正視人的苦難,並且以具有同理心的方式去傾聽,關懷且榮耀人的苦難。

我們不是行在一條易路上。如果這條路是輕省的,我們將不再需要耶穌。如果這條路是簡單的,我們將不再需要信徒的聚集。但是我們需要這一切,好讓我們在憤怒、苦毒與悲傷的時候被提醒,上帝是愛。在我準備這份講道的時候,我的憤怒得到了釋放,因為我知道上帝透過我的憤怒提醒我,祂對人們激進的愛。這份愛是激進的,因為它迫使我們活在,並且活出上帝的愛。不僅僅是為了我們自己,也是為了彼此。

我不是要建議你們在政治議題踩去某種立場或是感到憤怒。 我對我自己還有在座各位的挑戰是,你今時今日可以怎樣的愛某人?可以怎樣沒有論斷,且不打斷地聆聽別人的苦難?是要支持別人的夢想呢?還是要對你愛的人提供感謝或是建議?還是要為不正義的事情挺身而出,還是要為其他人仗義直言?  

不論如何,愛本身就是挑戰。我們也許會認為,我們知道如何愛人,但其實不然。我們常因為心中怕被傷害和怕被貶低的恐懼,而關上心門。我們因著我們對他人的論斷,而不去幫助其他人的需要。我們讓心中的憤怒變成對他人殘忍的養分,進而使得這個世界更加破碎。我們常不承認另一個人所受的苦難,是因為傾聽與瞭解太難。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一點,我們要如何克服心中的恐懼與軟弱好讓上帝可以在這世上作工? 

我的父母親每星期都會為著阿扁總統去抗議。九月的時候,我跟我父親去了一次。坦白說,我其實感到有點困窘,因為,抗議的現場在紐約市!這不是我想要做的事情,至少不是只跟少數幾個立場一致的人一起去做。更糟的是,我聽到一個女生嘟嚷著說,你為什麼不到台灣去抗議呢? 我當下就想要停止,轉頭回家,這真的很傻,我們應該回家,我想要回家。然後我環顧四週我的同伴。那些人因為另外一個人的苦難而感同身受,因為他們不願見到深愛祖國發生不義之舉,因為他們對於壓迫的憤怒,這些情緒使得他們不得不選擇站出來。即使如此一來,每個星期站在紐約市中央可能會讓他們自己看起來很傻。  

我的朋友,這就是激進的愛。這愛是激進的,因為愛克服了恐懼。話說,我知道我所做的看起來可能很傻。我知道我所做的可能幫助不是很大。但是,我仍被呼召去服事上帝的人民,並且為着那些無法自我發聲的弱勢者說話。

他們正把他們的憤怒轉化成正直   而我想要使用我的憤怒行義事

讓我們全都因著上帝的榮耀使用我們的負面能量,來服事我們的家人,我們的社群,我們的人民。願上帝把我們的挫折、苦毒,與憤怒轉變成動機。見證上帝大愛的動機。願你們都能夠因聖靈的大能而剛強,去追求心中那失喪已久的愛與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