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兒啊!押沙龍

經文:撒母耳記下18:5-9,15,31-33, RR 27 (PS130), SS 368 (Eng. 419), 257, 509

08-12-2012

上次我們欣賞韓德爾的猶太馬加比時,提到德國音樂家有3B,旭勢兄說還有3R和3W。今天我們介紹德國巴羅克時期的3S,分別是夏英 (Johann Hermann Schein, 1586-1630) ,夏伊德 (Samuel Scheidt, 1587-1654) ,和舒茲 (Heinrich Schütz, 1585-1672) 。其中Schütz 被稱為德國教會音樂之父,他是巴哈的先驅。以17世紀時的平均壽命和和所有的音樂家的壽命而言,他可稱是長壽的,他享壽八十七歲。他的一生顛沛流離,在生之時適逢三十年宗教戰爭 (1618-1648),因此他一生並不快樂。手中有一張CD合集, 由荷蘭Glossa公司出品,題名為 De Vitae Fugacitate ,這標題取材自舒茲於 1625年所寫的作品 (SWV 94),曲子是為了紀念去世的小姨子 (sister-in-law) 而寫,不料六禮拜之後,他的夫人也過世,他兩個女兒都比他早過世。封面是一張Schütz 的宵像,他的眼神中充滿著憂鬱。在歷經喪妻、喪女以及戰爭之後,他陸續寫下《十架七言》、《路加受難曲》、《約翰受難曲》、《馬太受難曲》等悲傷的作品。1629年,他在威尼斯寫下神聖交響曲第一集 (Symphoniae sacrae I),其中第十三首作品六號 (op. 6, no. 13; SWV 269) 也是一首哀歌 ,歌詞取材自今天的經文撒下18:33,我的兒啊! 押沙龍 (Fili mi, Absalon) 。

押沙龍是大衛王的三子 ,母親是以色列的盟國基述 (Geshur)王的女兒,押沙龍有才華、外貌俊美,深得大衛的喜愛。暗嫩是大衛的長子,生於希伯倫,是大衛指定的王朝繼承人,可惜暗嫩有勇無謀,大衛的次子已亡,押沙龍有很強的企圖心想要爭取王位。但要除去暗嫩並不容易,押沙龍的親妹妹他瑪長得非常美麗,暗嫩暗中設局強暴了這位同父異母的妹妹!強暴之後,暗嫩更做出了一件令人髮指的事情,他將這個被自己侮辱的妹妹,衣衫不整地趕到大街上!讓人們議論發生在她的身上的事。按猶太人的律法,暗嫩的作為必受重罰並且取消其長子的資格。

這麼重大的事件,大衛知道了雖然震怒,但卻未妥善處理(撒下十三21)。他沒有為女兒他瑪主持公道,也沒有向女兒表示關切和安慰。押沙龍城府極深,他不動聲色,暗中策劃2年,終於在一次家宴中殺了暗嫩為妹妹報仇。大衛乍聞噩耗,如五雷轟頂,一時間不知所措。自知闖禍的押沙龍逃到基述外祖父家,一躲就是三年,而悲傷的大衛王居然沒有再立新的儲君!跟隨大衛多年的助手約押元帥,看出大衛的思子心切。於是,他千方百計說和了父子的芥蒂,終於把押沙龍接回耶路撒冷。按照押沙龍以及約押的想法,大衛很快會立押沙龍為王儲。但是,足足在耶路撒冷待了兩年,大衛雖然免去押沙龍的死罪,卻不再召見。押沙龍用計苦苦哀求約押為自己求情,他終於跪倒在父親大衛的面前,從此獲得了父親的原諒。

重新得到父愛的押沙龍受到了遠遠超過其他王子的待遇,大衛派給他50名全副武裝的武士隨行,他可以擁有自己的兵車戰馬,等同于王儲。每天早上,押沙龍駕乘著馬車出巡,然後停留在城門邊為入城告狀的百姓斷案,前後四年之久,因此深獲民心的愛戴。此時所羅門漸漸長大,才貌出眾,母親拔示巴不斷用計要大衛答應讓所羅門接續王位 (撒下12:25,王上1:17)。可是大衛遲遲不願立新的儲君,大衛雖喜歡押沙龍,但時間一長押沙龍也可能保不住接班的機會。於是押沙龍便暗中培植勢力,並勾結猶太支派的長老,圖謀造反。

大衛沒想到押沙龍竟會背叛他,當叛亂發生時,大衛全無戒備,不得不帶著手下的勇士逃離耶路撒冷。雖然在逃亡,大衛仍保持軍事上的實力,他的手下都是身經百戰的將士,誓死護主。這樣的軍容,鬥志,又豈是押沙龍烏合之眾能抵擋﹖當雙方準備作最後的決戰時,大衛知道押沙龍不是他手下將士的對手,因此再三囑咐『為我的緣故,寬待那少年人』。

押沙龍雖然背叛大衛,但他仍是大衛的兒子,大衛對他乃是天下父母心。至於押沙龍的背叛,大衛自己也要負責任。這些不幸的事,原是他之前犯罪所種下的禍根,以致神藉拿單預告,刀劍必不離他的家(撒下12:10)。從暗嫩性侵犯妹子他瑪,以及押沙龍以計弒兄和後來公開與大衛的妃嬪行淫,都看到大衛犯罪的影子。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一直苦苦繞著大衛的心。當一個做父親的犯了姦淫和謀殺罪之後,他如何能理直氣壯地教導子女呢?而押沙龍身為人子,不知盡孝,反倒舉兵謀叛,奪取父親的王位,並追殺父親,欲置大衛於死地。末後害父親不成,反倒害了自己,押沙龍最後被困在一棵樹上,動彈不得,他是如此不堪一擊,如此脆弱,他曾經是那麼的才華洋溢,那麼的俊美,那麼的受人民的愛戴,卻落得如此下場。

人生的結局真是變化莫測,人縱能掌握命運,但也常常難脫命運的擺佈,即令他們是王公貴族,爭權奪利反而不利於他們過幸福快樂的日子。大衛王是一位偉大的國王,但在管教子女上,顯得被動、逃避和疏忽,他從來不知道要如何愛自己的子女,押沙龍熱切地追求父愛與關懷,得到的卻只有等待與殘忍的拒絕。心理學家Gary Collins說:「就算一個孩子常常看到關乎天堂、地獄、天使、上帝的彩色圖片…但卻有一個殘酷、沒有愛心的父親,那麼,即使你告訴他天父是如何充滿慈愛,對他來說,也只是一個愚蠢的比喻。」 因此,父母對子女的身教極為重要,如果我們言行不一或道德破產的話,我們便會失去他們的尊重。特別是父母間真誠的相愛,是帶給子女們如何去愛神、愛配偶和愛別人的最佳榜樣。

大衛雖然一生與主同行,由於他的婚姻與家庭的失敗,致使他的晚年極為衰萎。他臨終的時候,兒女的自相殘殺,使他心中一直沒有平安,這都是他放縱犯罪的結果。雖然上帝赦免了他,但他依然逃不過公義的審判。親愛的兄姊,讓我們牢牢記住大衛的教訓,我們常說:信仰無法遺傳,上一代基督徒愛主,忠心,但卻無法教養後代子孫一樣持守信仰是一件可悲的事,卻是真實的事。大衛如此、祭司以利、撒母耳的兒子也都不行他的道,今天有很多牧師、信徒的家庭也是如此。我們親眼看見不少熱心愛主的基督徒父母,就是沒辦法將美好的信仰傳達給下一代。

「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話,都要記在心上,也要殷勤教訓你的兒女,無論你坐在家裏,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 (申6﹕5-6)。」身為基督徒父母,必須在生活行為上為兒女的信心立下好榜樣,使兒女可以看見,效法,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基督教倫理、價值觀、生活態度,這些都會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他們對上帝的心態。當他們心中有上帝時,他們的一生就會走在真理的道上,蒙上帝的看顧保守。願我們以此互相勉勵、互相警惕,將信仰這最美麗和一生受用的東西教導以及傳遞給子女,以完成神託付我們作為父母親神聖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