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

經文:Mark 6:30-34, RR6 (Ps 23), SS 165 (Eng. 277), 286, 509

07-22-2012

馬可福音書第六章7-34 節是一段三明治式的結構。7節一開始,耶穌差遣十二門徒兩個兩個的出去傳道;接著作者述說了一段約翰殉道的故事,也就是上禮拜的經文;然後使徒們回來向耶穌報告傳道成果(v. 30)。作者把施洗約翰殉道的事蹟夾在差遣十二門徒與他們回來的記載之間,似乎是在突顯出使徒完成使命可能需要付出的代價。歷代信徒為傳福音付出生命代價的不勝枚舉,早期來台灣的宣教師亦不例外,馬偕 (George Leslie Mackay, 1844-1901) 和巴克禮 (Thomas Barclay, 1849-1935) 都曾經分別在北部和南部被潑屎,甘為霖(Dr. William Campbell, 1841-1921) 在白水溪教會幾乎喪命…。今天傳福音,不必像第一世紀那樣冒著生命的危險;我們也很少人真正成為宣教師,出去傳福音。然而,我們的信仰是入世的,當國家社會出現不公平、不公義,或是不道德的事情時,我們必須站在聖經真理上,發出不鳴之聲,與扭曲的價值觀相對抗,因此就算我們不用面對生死關頭,也時常會碰到爭戰。我們每個禮拜來在這裡敬拜上帝,謳咾上帝、聽道理、祈禱,目的是讓我們的靈性得到休息、餵養,以便回到工作或生活的環境中,有更多的智慧與能力能夠為主作見證、傳福音,活出基督徒的生命。

今天的經文是當施洗約翰被希律王殺害之後,耶穌聽了心裡難過(太14:12),剛好門徒出外傳道回來,向耶穌述說他們工作情形;忙碌了一整天,耶穌和門徒也都累了,他們正準備休息、吃飯。可是外面的人潮愈來愈多,不斷的哀求耶穌,給他們醫治,耶穌見他們就像一群沒有牧人的羊,便動了惻隱之心,結果耶穌和門徒連吃飯的時間也被剝奪了,於是耶穌建議門徒開船渡過對岸,如此大家能夠有少許時間休息。

耶穌看見這些人的需要,看見他們的渴望,於是動了惻隱之心。 我們熟悉的德蕾莎修女 (Mother Teresa, 1910-1997),她的精神也像耶穌一樣,德蕾莎修女因為看到一位貧窮人不停地喊著說:「我渴了。」而牽動了惻隱之心,於是她的開始在加爾各答街頭為「窮人中之最貧窮者」服務。她這樣的「心」感動了不計其數的追隨者和義工,她終其一生帶著愛的光芒在世上行走,把基督無限的愛帶給被遺棄的人、流浪的人和垂死的人。

這些修女們清貧的生活與夜以繼日的服侍,需要極大的力量,她們的力量從何而來?答案是「祈禱與信心!」修女們每天的生活就是在靜默與禱告中開始,在祈禱中結束。她們平均每天要祈禱四個小時,早晚都要做彌撒。德蕾莎修女說:祈禱滋養靈魂一如血液之於肉身,祈禱直抵靈魂,在軟弱無助時、思緒迷惘時,使人回歸內心,凝神祈禱,與主相會,宛如找到源頭活水,領你更親近主,並給予你一顆清潔純淨的心。

這也是基督徒生活的另一個面向,信徒的生活有時必需要進入人群,有時我們必須從群眾處退出,進到上帝的面前,否則只有工作,沒有預留時間給上帝,最後會成為靈性的孤兒。就好像一個家庭,大人若只勤奮工作,沒有時間給家庭,終會失落家庭的溫暖。何況一味的工作沒有休息,也會損害身體。德蕾莎修女是精力旺盛的行動家,她與一群仁愛傳教修女會(Missionaries of Charity)的修女、修士們,在全球100多個國家、感召100多萬名義工,一年運用數十億美元的資金來服事世界上的窮人,因此時間對德蕾莎修女來說極為寶貴,以至於吃飯都被她認為是浪費時間,她長期把一日三餐減為一日一餐,最後驚動教皇親自出面干涉,才不得不放棄。正如今天的經文說:因為來來往往的人太多,導致耶穌和門徒連吃飯的時間也被剝奪了,耶穌明白門徒需要喘息,所以叫他們停下工作去休息。休息很重要,所以上帝把它放在十誡裏。第四條誡命說:「…獨獨第七日,就是向耶和華你的上帝來守的安息。」耶穌說安息日是為我們的利益而設立的,使我們可以思考和享受上帝賜給我們的奇妙恩典,使我們的身、心、靈都得到安息。耶穌希望我們休息,祂自己也時常到山上或曠野裡去舒展身心,因為休息是我們精力的主要來源。

現代人的生活緊張而忙碌,每天吸收龐大的資訊,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卻沒有時間去做,只好犧牲睡眠;有時壓力太大睡不安穩,因此睡眠一直是現代人的大問題。其實,無法休息往往是因為我們想要服事其他的神,其他的神不容許我們休息。事實上,它們詛咒睡眠。想想看,你的神是誰?你真正的神是誰?是成功嗎?是賺錢嗎?是名聲嗎?是權勢嗎? 它讓你不得休息,不得安寧,以致犧牲了婚姻、家庭,甚至是健康。這些追求名利者需要龐大的精神和體力,或許這就是藝人和搖滾明星逃不過酒精與藥物的原因。他們投注大量精力在群眾身上,導致自己枯竭,於是乎他們必須尋求可供快速補充的能量。科學的研究顯示長期處在壓力之下與睡眠不足,對於身心健康有很大的危害,從罹患癌症、心臟病,甚至過勞死,如:日本前首相小渊惠三 (Obuchi Keizō) 即過勞死於任內。 耶穌知道我們內心的掙扎和所肩負的重擔。祂要我們把這些擔子交給祂,挪出時間讓聖神來使我們的心靈得到恢復。耶穌這些話不僅是對那些被罪惡所拖累的人說,也是對被壓在生活重擔之下的人說話。

馬偕在他的的臺灣遙寄 (From Far Formosa) 中記載,北台灣第一位基督徒,嚴清華原是一位高傲的人,有一天馬偕帶著阿華爬上觀音山,當時觀音山長草割人,崎嶇難行。爬上山頂俯瞰淡水美麗的景致,馬偕讚嘆不已,可憐的阿華,一臉迷惑,原來台灣人一生勤儉勞碌,從來不曾停下來,奢侈地享受一下上帝的創造。於是馬偕帶阿華一起吟唱馬偕愛吟的聖詩254首『我認就救主不驚見笑』和詩篇一百篇,大聲讚美天地的真神,唱到最後一節時,聖神觸動了阿華的心,阿華被上帝偉大的作為大大地感動,深知自己的渺小有限,從此以後,阿華變成一位謙卑、虔誠、熱愛大自然的人。

安息是一份天父給我們的禮物,是上帝為祂的子女留下調和生命的空間。感謝上帝充滿智慧的祝福和禮物,讓我們身、心、靈重新得力。親愛的兄姊,我們是蒙福的聖徒,讓我們好好珍惜這個恩典,把握在主裡的安息,我們不用每天祈禱四個小時,但至少學習在靜默與祈禱中開始新的一天,在晚禱中為一天畫下句點。有了適當的休息,心靈的安歇,生命就會有活力,無論外在世界如何多變,甚至充滿著挑戰和壓力,都無法動搖這種屬天的平安。願上帝祝福您們帶著愛的光芒在世上行走,把基督無限的喜悅與平安帶給您身邊的人。阿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