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工中

經文:II COR 12:1-10, RR 16 (Ps 67), SS 258 (Eng. 600), 139, 511

07-08-2012

世人主觀認為強者為王,敗者為寇是千古不變的定律,強盛的才會得勝,而得勝的人必定是成功的,反之為失敗的人生。主耶穌道成肉體,出生於馬槽,工作是木匠,最後還被釘在十字架上,受到人間最大和最屈辱的痛苦而死。以世人的觀點來評估主耶穌,祂的生涯為受苦的人生即是失敗的人生。

基督教同時也是一個以柔克剛的宗教,祂的信徒願意背十字架跟隨祂的腳蹤行。保羅不但跟隨基督,甚至還高舉十字架的神學,最後殉道而死。當時的羅馬皇帝以基督教為叛亂團體,乃以武力來迫害基督徒。上次我們提到基督教信仰的種子有如芥菜種不斷地擴散成長,雖然受到迫害,不但沒有被消滅,信心反而增強,後來在西元313年由羅馬皇帝君士坦丁大帝正式承認基督教為國教。 反觀神聖羅馬帝國當時非常強盛,後來分為東、西兩帝國: 西羅馬帝國於476年滅亡;東羅馬帝國於 1453年滅亡,而基督教卻歷久而彌新,成為世界最大之宗教,人數大約超過二十億人,佔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

猶太人視保羅為眼中釘,不斷滲入教會,傳播謠言中傷保羅,哥林多教會尤其嚴重,最後保羅被逼答辯。保羅一向低調,他甚至將世人認為得勝的因素都視為糞土,在此卻誇口經歷三層天的異象。究竟天有多少層,我想除了上帝以外,無人知曉。保羅知道人性有尋求神秘屬靈經驗的傾向,一旦得著,往往會因此而驕傲,輕看別人的信仰經驗,這也是保羅所擔憂的。因此保羅以第三人稱來見證,輕輕帶過第三層天的經歷,他認為這是上帝格外的恩典,是可遇不可求的。他怕被人誤解是在自誇,於是寧願誇他的軟弱,他列舉在傳道生涯中經歷的種種艱苦。他自爆說:自己身上有一根刺,使他深受困擾。從經文中我們無法得知這一根刺指的是什麼?或許是身體的疾病、撒但的引誘、或老我的作梗,但是保羅說,那一根剌就是撒旦的差役要來攻擊他。換句話說就是有苦難或病痛臨到保羅身上,而這根刺顯然比林後十一章所記載的各種痛苦更加厲害。

大凡宗教都在對付人類苦難的問題,佛教說: 人生如苦海。釋迦牟尼因看到人類,為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所困而出家修道。舊約中,約伯曾在兒女、財富和聲望慘遭不幸時,對著沈默的上帝呼喊道:「上帝啊,不要判定我有罪;請指示我,我犯了甚麼過失? 你輕看親手所創造的人,卻向邪惡人的計謀微笑。你這樣殘酷,合理嗎 (伯10:2-3)?」約伯面對苦難、友人的誤解、妻子的詛咒:「你棄掉神,死了吧 (伯2:9)」,他的信心反而被挑起,他知道一切答案在上帝,他要向上帝陳明他的苦情,他要向上帝詢問苦難的原因。上帝不回應約伯的問題,卻在風雨中以一連串大自然的現象,反問約伯 :你能夠完全知道我的偉大嗎? 如果身為造物主的我能創造出如此奇妙的世界,難道你無法在你不能理解的地方信任我嗎?

奇妙地,約伯終於醒悟,他轉而對上帝謙卑,轉而對上帝徹底的崇敬和順服,對上帝的作為而造成自己的苦或樂『沉默』。約伯終於了解什麼是苦難!上帝讓約伯看到在苦難之上有更高的層次,有一個比苦難更重要、更大的創造者、救贖者,祂幫助約伯不再定睛於自己的苦難,而學習全心倚靠祂。所以約伯跳出了苦難的自憐,勝過苦難的試煉,信心更加成長。

約伯的苦難觀一直影響著猶太教與基督教。在一次神學研討會上,馬克斯主義哲學家馬爾科維奇 (Mihailo Marlcovic, 1923--2010) 向在座的天主教神學家拉納 (Karl Rahner, 1904-1984) 與默茨 (Johann Baptist Metz, 1928-) 提出挑戰說:「奧斯維辛事件中上帝是否存在?祈求有效嗎?奧斯維辛以後,祈求是否還會可能?」奧斯維辛是納粹時期最大的猶太集中營,當無數的無辜者向上帝發出椎心泣血的祈求時,上帝在哪裡?在祈求者的面前,上帝靜默無言,這種祈禱有用嗎?

這位缺席的上帝可靠嗎?這個問題對於基督徒是如此艱難,整個二戰期間,有六百萬名猶太人死於集中營。這是一個苦難的世代,除了戰爭、種族屠殺、天災、還有能源危機、糧食危機、經濟危機等等,當某些事情發生,超過我們的理解能力,或是我們的控制範圍時,就是上帝要突破我們心靈的時候。信仰的真正挑戰是,當神給我們祝福時,我們信祂、順服祂;但當神給我們苦難時,我們還會繼續順服、依舊相信嗎?真正的信心,往往在苦難來臨時才凸顯出來。換句話說,順境中的順服,不是真順服;逆境中的順服,才是真順服,因為它擺脫了人的功利性、單單地敬拜神、仰望神。就像約伯那種感受到絕對真理的歷程,並且決心服膺絕對真理的作為,實在令人震撼、感動的說不出話來。其實上帝在這些重大災難上的奧秘、美意,人是難以猜透的,我們唯有降服、付出一切的忍耐去信靠祂。

當苦難屆臨時,一般人第一個的反應通常是「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這麼倒霉?」基督徒不僅會問,還會向上帝祈求讓這個苦難或試煉離開他,連主耶穌在走苦路之前也祈求上帝:「我的父親哪,若是可以,求你不要讓我喝這苦杯!」如同約伯與耶穌把他們的信心交託給棄絶他們的上帝,保羅說:有一種病痛像刺糾纏在我身上,如同撒但的使者刺痛我,使我不敢驕傲。為了這件事,我曾經三次祈求主把這刺移去。祂卻回答我:「你只要有我的恩典就夠了;因為我的能力在你軟弱的時候顯得最剛強。」至此保羅的信心不再是建立在上帝有明顯的答案,保羅以新眼光看待身上的刺,雖然身上的刺沒被移去,但他得到了主的能力,變得更剛強。他不再只是忍受,而是以此為誇口,以此為喜樂,即使上帝並未成全他的祈求,他仍然緊緊抓住上帝的應許,靠著上帝的話語,靠著上帝的恩典安然過日。這是一個信心的功課。

我們一生當中,有時受到別人的傷害,有挫折、有憂傷、有懼怕、有生病、各種不同的苦難,上帝在我們每個人的身上都埋著一根刺,這根刺或許是刻骨椎心的疼痛,或許我們都曾陷入無語問蒼天的苦境。但是保羅說,沒關係,我們只需要歎息,那住在我們裡面,上帝的靈,深知我們不能清楚說出的需要,並用我們所不能理解的言語把它們表達出來。當我們不知道怎樣禱告時,他會填上那些空白處。顯然,我們的無助,我們的軟弱成了祂賜力量的機會,這是上帝給人的奇異恩典。

上帝說:「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縱然天有陰雨,我們可以確信陰雨之後是晴天,太陽終將露面,無論面對的困難有多大,我們總是有盼望,知道這只是過程,是上帝在「施工中」,祂會給我們有夠用的力量。祂沒有拿走保羅的刺,但卻加增他承擔苦難壓力的恩典。結果是保羅,變得更成熟老練,更有承擔力。親愛的兄姊,讓我們敞開心門,擁抱苦難,讓上帝來施工,祂將藉著試煉降卑我們,使祂的能力在我們的軟弱上顯為完全。 願信實的上帝賜福與您們有平安、喜樂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