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信故我在

經文:哥林多後書 4:13-18, RR 27 (PS130), SS 275 (ENG 435) , 343, 507

06-10-2012

美國是一個宗教自由的國家。今天,美國有30多萬個基督教堂、猶太教堂、清真回教寺、佛教寺廟,甚至道教的廟宇,我在Flushing發現有道教太陰寺、一貫道以及許多其它宗教活動場所,如:慈濟活動中心在East Williston。在這宗教多元、自由開放的社會中,若想以自己的眼睛來查證,或是憑腦袋去理解不同的宗教,可能一輩子也難以達成,結果,但不知道哪一個宗教才是正確的,更是走入信仰之道。就好像有人想渡河,竟然在橋前研究誰造的橋、用什麼材料、安不安全等,結果始終無法到達對岸。同理,我們若對一切事物非要理解接納後才相信它,則永遠觸摸不到宗教信仰的核心---信。

所有的宗教都從「信」開始。基督教也不例外,有信之後其他的事,諸如宣教等事工才能接續完成。保羅在今天的經文引用詩篇116:10『我因信,所以如此說話。』這大衛正患上重病,又被人出賣,是人生最悲慘的時候,但是大衛仍然相信,並放膽的說:縱使曾經信靠的人離我而去,亦出賣了我,我還是要說:「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有時基督徒就是在這種充滿矛盾下理該被打倒,卻沒有倒下去,更化成為讚美。其實保羅的情境和大衛很像,他是在人生低潮時寫這封信給哥林多教會,但他並沒有埋怨,也沒有氣餒,反而藉此說出作僕人與受苦的意義。保羅說:「我信,所以我宣揚(v. 13)。」保羅在大馬色與主相遇的經歷,使他體驗到上帝在基督裡的大愛,他的生命因而改變,此後他為了他的所信,為了傳揚基督的救恩,就算苦難不絕,他對復活的深知確信,叫他要不斷地去傳講。所以保羅說我們也信、也說話,只要我們對所信的具信心,就一定要發之於言,這就是見證,因為信心不可能是緘默的。

我很喜歡孫越,替麥斯威爾咖啡 (Maxwell Coffee) 的廣告詞:好東西與好朋友分享。廣告配樂更妙!它是鮑凱里尼 (Luigi Boccherini, 1743-1805) 的B大調大提琴協奏曲 (Violoncello concerto No.9, in B flat, G. 482) 的第一樂章中庸活潑的快板 (Allegro moderato) 大提琴吟唱著溫暖窩心的旋律,與咖啡的香醇相輔相成。孫越成長於單親家庭,從小翹課,也喜歡抽菸。在孫越信主以後,他相信看得見的是暫時的;唯獨耶穌替我們捨命、復活,祂的寶血潔淨了我們,並賜給我們永生的生命不改變。於是1989年孫越揮別舞台全心投入傳福音、公益活動。從十多年前開始,孫越出入醫院的安寧病房,去關心癌末病人,並為他們祈禱。孫越和保羅一樣,一旦與復活主相遇之後,他們的生活起了很大的變化。保羅原本迫害基督徒,如今為了宣揚福音大發熱心,甘心為主受苦受難,最後從容就義,為主殉教;而信主以後,老菸槍的孫越不但把菸戒掉了,而且一頭栽進安寧病房的照護行列,2007年孫越罹患肺腺癌,信仰陪他走過死亡的幽谷。孫越說: 『曾看過有人雖然平常去教會,但當他遇到困難時,不倚靠神,而是依靠自己。當人不倚靠神的時候,所有的恐懼、憤怒、失望,甚至絕望都會出現。』孫越堅持「好東西(上帝的愛)要和好朋友分享。」他沒有時間去想身體之痛、沒時間想到死,術後休息了近兩個月,立刻回復義工的行程,「付出」就是最大的回報。

上禮拜的信仰講座, 我們請到郭臨恩姊妹,透過Skype與在台灣的姊姊郭惠恩連線,分享郭惠恩一生外人看似悲慘,她自己卻認為是個福杯滿溢的生命故事。郭惠恩六歲時因突如其來的不明原因而失明,四十年後第二次發作,全身癱瘓,醫生認為這是多發性硬化症 (Multiple Sclerosis,MS) 的第二次發作。雖然她的身體受到極大的限制,但是她卻是個才華洋溢的畫家與聲樂家。透過Skype她們姊妹兩人合唱、伴唱極為精彩感人。她說:「分享,對我來說就是生命意義,也是藝術帶給我的力量。」因此她立志「要讓聽不見的人,看到她的色彩,讓看不見的人,聽到她的歌聲」。我們不能了解何以她必須承受這諸多苦難,但是因為上帝榮耀的光已照在她的身上,故此就算苦境重重圍困,她也不灰心、不喪膽,惠恩外在的軀體雖然衰敗,她的內心卻是一天新似一天。誠如保羅所言:「那使主耶穌復活的上帝也必定使我們跟耶穌一同復活,並且帶我們跟你們一起到他面前。」當郭惠恩姊妹經歷過地上一切痛苦與眼淚之後,她所遭受這短暫的痛苦將要為她帶來無可比擬的永久榮耀。這就是基督徒的盼望,也是所有信徒信心的支持。

保羅說我們的身體,就像其他人一樣,會經歷生、老、病、死的自然階段,對他來說,還要加上因作使徒而常遭受的患難和苦難,但是保羅並不在意,因為他的內心同樣是在被更新的過程,這日日更新的過程不是過去式或將來的事,而是現在式,是一種漸進的過程。這是很典型的保羅救贖觀和末日論,是救贖與盼望皆融合於此時此地的人身上的獨特思想,而完全成就要等待將來的末日論。保羅說他雖經歷苦楚,甚至死亡,但生的果子卻結在哥林多信徒的身上,這就是他作使徒最有力的明證。苦楚只是暫時的,他人生的目標不是看得見的事物,耶穌基督將他看得見的世界深化了,這世界不再能為自己而有意義,它的意義要從上帝的角度來釐定。

我們歸正教會的信仰精神是一切榮耀歸於上帝。長老 (歸正) 教會之父約翰加爾文 (John Calvin, 1509- 1564) 認為自己是一個溫和、沒有膽量的人。他曾自我表白說:「是上帝把我推到舞台上」。他說:「基督徒首先要拋棄自我,把自己完全獻給上帝;他的所說、所想、所行一 切都以榮耀上帝為目的。」這種一切為榮耀上帝的態度,乃是基督教最重要的精神所在。加爾文去世時,遺言不要在他墓碑上刻名字,只寫拉丁文Soli Deo Gloria (only the glory of God) 意思是「只為榮耀上帝」。後來音樂之父巴哈 (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喜歡在他完成的所有樂譜上不論聖或俗都寫下SDG,就是Soli Deo Gloria的縮寫,他藉著作曲體會耶穌的愛並分享上帝的榮耀。雖然他在生之年,並沒有獲得世界級的掌聲,並且不得志,然而300多年來他的音樂一直激發人類心靈深處的感動。

耶穌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 (約16:33)」,無論是保羅、孫越、郭惠恩,他們都是平凡的人都擁有著不平凡的人生經驗,身心歷經無數的煎熬,走過死亡的幽谷,卻依然開朗、熱情,喜樂自在。因他們相信苦難的盡頭不是另一個苦難的開始,苦難的盡頭就是祂,因為耶穌已經勝了世界。苦難要帶給人的屈辱和剝奪,如今已被祂改變成為施恩的媒介,成為煉掙人性、除去雜質的工具,讓人重新去得到愛,更懂得去珍惜與付出。耶穌說,死亡有如那落在地裡死了的麥子,它不是死了,而是引發出更多的子粒,更強的生命來。因著這樣的信心與盼望,我們內裡的生命就一天新似一天。有人說,佛家看破人生的無常,人可能會無常。基督教看破無常,人會無懼。我想這是上帝給我們最好的禮物,因著信,我們有盼望,有活著的勇氣和力量。親愛兄姊,盼望我們都能學那些信仰前輩將生命的生與死,都押注在討主喜悅上面,一生持守,如此我們的生命就會日日更新,我們的人生將更加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