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的加冕

經文:馬可 11:1-11, RR34, SS, 8, 107, 509

4-17-2011

已故日本作家遠藤周作(Shusaku Endo, 1923-1996)的《沈默Chinmoku》,副標題就叫做:反抗歷史的沉默、探索神的沉默。書中描述1643年,日本經過基督徒原之亂 ( Shimabara) 五年之後,德川幕府開始迫害基督教,許多基督徒被捕,幕府威脅神父洛特里哥,如果他不棄教,將耶穌的聖像踏在腳下,就把信徒一個個倒吊,並且在他們的耳朵旁挖洞讓血慢慢流乾至死。此時,洛特里哥神父陷入兩難,到底要光榮為「神」殉教呢?還是棄教,拯救那些無辜的信徒?一位信徒問神父:『要是不踏耶穌聖像,不只是我們,全村子的人都會受害。神父啊!我們該怎麼辦?』 神父心起憐憫,一時說出了『踏下去,可以踏下去!』但事後又覺得不妥,心中痛苦至極,一再呼喊:「上帝啊,你的子民一再被殺害,你為甚麼都沈默不出聲啊!」他親身經歷了叛教、受難、恐懼等掙扎,體會到現實和理想之間的矛盾,這是對信仰嚴酷的考驗。基督的愛究竟要如何實現?受迫害欣然赴義是愛。但是眼看信徒受盡苦楚而死,只為自己堅定信仰;還是自己背負叛教的罪名忍辱一生。那樣的愛多些?那條才是正道?就在他萬般不情願地將腳踩下去時,耳邊響起一輕微的聲音說:「盡量踩下去吧,因為我到世上來,就是要受人污辱的。」

今天是棕樹主日,是耶穌最後一次光榮騎驢進城進入耶路撒冷的日子,也是「受難週」的開始,因此又稱做受難主日。福音書中有關耶穌受難的記事很多:馬太福音用了將近1/4的篇幅,馬可福音佔了1/3,路加福音約1/4,約翰福音不但用1/2的篇幅記載,而且導引我們進入基督受難的奧秘。

長期以來,猶太人在不同外來殖民政權的統治下,時時思考著如何推翻他們。在逾越節期,眾人看見耶穌醫治的能力,特別是拉撒路的復活;聽見祂充滿智慧的教導,於是拿著棕樹枝,棕樹有「潔淨」的意思,意謂著把外邦殖民政權「清」出去。他們熱烈地歡迎一個「不必犧牲受苦,帶著榮耀邁向勝利的政治彌賽亞」進入聖城,這是充滿喜樂的日子。然而,耶穌自己對這次榮耀的遊行也有錯綜複雜的感受。路加記載當耶穌靠近城的時候哭了。他知道群眾是多麼容易叛變,這些呼喊「和散那!」的聲音,一週以後就會變成「釘死他!」祂知道這一切都是上帝的定意,祂的「基督為王」將在苦難的十字架上進行,帶著荊棘的冠冕,流血滿面,屈辱地吊在十字架上完成加冕,這個苦難的加冕正是上帝的奧祕,也是榮耀的記號。

上帝的奧妙在舊約時代是隱藏的,猶太民族並不十分了解, 以賽亞書有四首奴僕之歌(42:5-9、49:1-6、50:4-9a和52:13-53:12),困惑了聖經學者數百年,他們猜不透到底這位僕人指的是誰?據使徒行傳8:34-35腓力明白向太監表示此僕人是指耶穌基督,也就是彌賽亞。彌賽亞是以色列民族的希望,將拯救他們脫離羅馬帝國的統治。但以賽亞卻說祂是受苦的僕人,是一位極受痛苦的偉大領袖。以賽亞形容他的容貌憔悴(52:14),經歷憂患(53:3),擔負世人的痛苦(53:4)。這樣一位傷痕累累的人,如何為以色列民族帶來偉大的勝利呢?猶太人無法理解受苦的僕人的真義,因為他們期待的是光榮勝利的彌賽亞強人,而不是受苦的悲劇人物。

這也讓我們進一步思考另一個象徵:「小驢仔」。耶穌特別吩咐學生為自己預備一匹「沒有人騎過的小驢仔」,讓祂騎驢仔進城。當時群眾把耶穌當作拯救者來頌讚,這是慶祝君王勝利歸來的儀式。我們若看古裝電影,當君王要進去首都接受加冕,或將軍凱旋歸來通常是騎著白馬,環繞著雄糾糾的武士進城。這次有機會到奧國和捷克遊覽,在維也納參觀美泉宮 (Schönbrunn) 時導遊介紹一幅畫是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約瑟夫二世結婚圖,除了前面有國王外,後面參加的貴賓共乘198輛馬車威風凜凜開往教堂。耶穌此時是猶太人心目中的王,為何騎驢不騎馬?原來這是猶太人的傳統。當所羅門王登基時,他騎著父親大衛王的騾子進入耶路撒冷(王上1.33),騾子代表「神聖的目的」(民19:2; 撒上6:7) 但是,更重要的,它代表著一個先知的傳統,撒迦利亞書9. 9-10提到的「將來的君王」說:「看,你們的君王來了!他得勝,凱旋而來,卻謙虛地騎著一匹驢…, 你們的王要在列國中促進和平;他要統治四海,從幼發拉底河到地的盡頭。」這位謙卑的君王將以溫柔的心來治理祂的國度。

上帝的奧妙不但當時的猶太人無法理解,縱使到了今天我們也很難理解。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甘地動員了數以百萬計的追隨者,與他連成一個前所未見的聯盟。他們以祈禱、禁食、受監禁,以及身體被毆打的瘀傷作為門爭的武器,抵制英國的統治,而最後他們的不合作手段終於解放了億的人民,獲得獨立。甘地證實了耶穌非暴力的理念在一個相對上開放的社會可以移山!此後,再沒有人能夠否認非暴力有帶來改變的力量。1955年,馬丁路德‧金恩 (Martin Luther King, Jr) 把甘地所教授的方法應用於美國南部,結果達到類似的效果。這方法再次出現於南非、歐,有一晚,數以千計的遊行者拿著蠟燭唱著聖詩,推倒了屹立28年柏林圍牆。此後短短20年,專制的蘇聯帝國解體,原東歐的共產國家全部結束了共產黨統治。民主的潮流浩浩蕩蕩,從歐洲到亞洲,勢不可檔!1986年數百萬菲國民眾在厄沙大道發動「人民力量」革命,無懼坦克和軍隊的鎮壓,手無寸鐵推翻了當時總統馬可仕長達二十年的獨裁統治。最近這股民主的潮流,吹到非洲,在突尼斯打出“茉莉花”革命第一槍,埃及人民群起響應,一舉結束了長達三十年的穆巴拉克統治!最後,這股民主巨浪又捲向中東,正在結束利比亞的格達費瘋子政權。

這就是耶穌呈現給世人的力量,祂將苦難與榮耀結合在一起,在基督的國度裡有一種隱藏的力量,由內而外產生作用,它和世上的國度正好相反,它在愈微小的運動中,愈有果效。當彼拉多問耶穌是否就是猶太人的王,他回答說:「我的國度不屬這世界;如果我的國度屬這世界,我的臣民一定為我爭戰,使我不至於落在猶太人手裏。不,我的國度不屬於這世界!」(約 18:36) 顯然,神的國跟地上一切的國度運作的規矩是完全不同的,這個國度不是建立在種族或任何階級的分類基礎上。神的國度沒有地理上的界線,沒有首都,沒有國會大廈,它是活在人們的心中。為此,許多基督徒殉道者面對這個世界的迫害時,勇氣十足;民權人士用這節經文向美國南方以及南非種族隔離的法律挑戰,這是一種能超越疆界、超越法律的神國主權。

親愛的兄姊,什麼是真實的信仰?真實的信仰能賦予人生的勇氣。在我們一生當中一定經歷過「上帝沈默」的時刻,當人生遭遇挫折時,往往也是對信仰最迫切的時侯。沉默的上帝並沒有給那位在信仰邊緣掙扎的洛特里哥神父答案,最後,他選擇犧牲信仰,寧願自己身受火焚,也不願見信徒呻吟至死,他相信神並不是沈默,而是和他一起在受苦,因為這才是基督的大愛!無論是洛特里哥神父或那些被壓迫者,他們都不求神挪去苦難,只求神的同在,看顧他,使他有力量面對苦難,面對人生,因為祂的同在就是隧道盡頭的光了。苦難沒有答案,因為這是一個奧秘,實在不易解釋。但神施恩典,加力量,這奧祕就成了神蹟。願這苦難的奧祕成為上帝對恁每一個人的祝福。 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