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e日食今仔日互阮

經文:馬太6:11,羅15:1,RR37, SS 48, 182, 508

4-10-2011

老張年輕時提著兩個大皮箱,單身來美國留學闖天下,畢業後進入電腦公司,累積不少財富,在矽谷的好地段置產,不僅看到山谷,還看到湖和高爾夫球場。然而工作壓力並沒有隨著歷練而減少,終於壓力太大而病倒,醫生勸他多休息,他和老伴商量之後決定提早退休。退休後含怡弄孫、遊山玩水,生活悠閒而愜意。有一次老張帶著台灣來的朋友從聖荷西 (San Jose) 坐火車去舊金山 (San Francisco) 遊覽。他們走一陣子中午到了,看到一座天主教堂掛著「湯與麵包」。他們進去後才知道是免費供應遊民的Food Kitchen,他們看到熱騰騰的菜,又有剛烤出爐的法國麵包和黑麥麵包,香味撲鼻而來,很想坐下來吃它一頓。負責的修士說:可以,但是吃後要隨意捐獻。老張拿出幾十元捐助,他們坐下吃了。吃飯時,老張注意到牆上掛著「Give Us Today Our Daily Bread」的標語,老張問朋友是什麼意思,朋友說這是耶穌親自寫的祈禱文。老張對這篇祈禱文大感興趣,問了一大堆問題,朋友有的也答不出來。老張問為什麼耶穌用「日」(Daily)這個字?朋友回答大慨是每天都要吃飯,所以耶穌就用「日」表示每天的意思,沒什麼特別。

兩年後朋友收到老張的信才知道他已回台定居。朋友立刻去找他,發現他在苗栗的新居和矽谷的家簡直有天壤之別,新居是間公寓,約三十坪,陳設很舒服,但毫無氣派。張太太親自下廚做菜,吃完飯喝咖啡,成了他唯一講究的東西。朋友問老張為什麼回台灣過簡樸生活,老張說是因為「阮e日食今仔日互阮」。原來他對「日」困惑不已,後來又去吃,飯後他問修士為什麼耶穌用「日」?修士拉他進入辦公室開電腦,有個投影片檔名是「We Don’t have Our Daily Bread」,裡面的投影片都是飢餓骨瘦如柴的照片。他立刻瞭解耶穌說「阮e日食今仔日互阮」的意義,這句話是指我們不應向上帝求過多東西,只求每天所需要的糧食,因為世界上有太多人不得溫飽。耶穌用「日」果然意義深遠,於是老張賣掉在美國所有房子,只留下小部分,其他捐給窮人,他說他只需要「阮e日食今仔日互阮」。朋友問他,如果你早知道這句話的意義,難道你會只拿微薄的薪水嗎?老張說薪水高,代表能力強,拿高薪,並無不對,但是賺了錢不必要死抱著財富不放。

親愛的兄姊,每主日我們都用主禱文祈禱,當我們祈禱到「阮e日食今仔日互阮」,請想一想老張。想一想還有人吃不飽,我們就要繼續替他們禱告,但不能只用嘴巴說,要有實際行動,如此禱告才是真誠的。不然我們的東西放到長霉,或多到吃不完倒掉,而在我們的周遭卻有人餓死,這樣我們能不羞愧嗎?耶穌教導我們祈禱時要用「阮」而不用「我」,為什麼?當我確信上帝會供應我每一天的需要,我就不需要為明天來擔心,因為上帝每一天會供應,這是對上帝的信心。如果對上帝的信心夠,那麼今天只要我有兩份食物,又看到有個人快要餓死,我自然可以把多的這份送給對方,因為我相信上帝會供應。這份信心會影響我對今天就要餓死的人的愛心,所以「阮」和「日」是有關係的,一個是信心的問題,一個是愛心的問題。

當3/11日本相繼發生地震海嘯災難之後,有些保守的基督教和天主教爭相在媒體上反應,說這就是「天譴」,是因為人們『不關心神』(willing ignorance of God);有的甚至明白的說「日本大地震跟海嘯是上帝對同性戀的懲罰」「The Japan Earthquake and Tsunami is God's Punishment for Homosexuals」。照這些邏輯認為天災都是天譴的話,那麼智利、紐西,更早台灣地震呢?約伯義人受苦又怎麼說?其實基督教從某個角度來說是一個受苦的信仰。現在是大齋節期,就是紀念耶穌被人羞辱地釘死在十字架上;早期的信徒們因信仰經歷了種種的苦難,卻也在苦難中經歷了上帝豐盛的恩典,並留下許多激勵人心的信仰遺產。如今,當「科學至上」「經濟至上」的糖衣隨著日本核災問題逐漸剝蝕褪化之後,一個以「愛」為中心的基督教信仰能提供給世人什麼樣的方向和契機呢?

我一直相信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每一件事都必定有它的道理,上帝巧妙地透過一些事情成就祂的旨意。雖然日本基督徒低於1 %,他們面對災難所呈現的素養,從傳媒的報導手法開始,民間和商業各層面,都展現出人性的一面,地震當天全東京電話都不能用,電車癱瘓。超市還很敬業的開店,怕大家沒食物吃。幾百人在廣場避震完畢,整個過程,無一人抽煙。服務員在跑,拿來一切毯子,熱水,餅乾。所有男人幫助女人,跑回大樓為女人拿東西,接來電線放收音機。幾個小時後,人散,地上沒有一片垃圾。 接著,日本三得利(Suntory)公司宣布所有販售機將免費供應飲料! 7-11和全家超市全部免費提供食品和飲水!渴了,自動販賣機免費,餓了,便利店免費;累了,大超市開放避難,寂寞了,公眾電話免費;聽不懂日語,NHK不間斷用日語、英語、華語、韓語等語言播報救災新聞並教怎麼避難。日本黑社會迅速開放各處事務所作為庇護中心,為災民提供食宿。地震後日本社會秩序井然,每個人自發地遵守秩序,沒有人只想到自己,整個社會團結起來共同面對災難。這些畫面、報導透過媒體、網路傳到世界每個角落,給世人上了一課。

耶穌說「阮e日食今仔日互阮」豈不是災後日本的情境?「阮」不是「我」,「阮」不只包括咱的家人,還有咱的鄰居。如果說災後的日本是末世的景象,那末世並不可怕!主耶穌在馬太福音24章關於末日的預言中,一再提醒我們:「不要被迷惑!不要驚慌!不要愛心冷淡!要堅持相愛!堅持向萬民作見證!」我相信上帝是藉著災後的日本,叫人看到自己的不足、叫人不斷鞭策而尋求進步,並提醒世人將愛腳踏實地的實行出來。很多時候,當我們遇到困境,最需要的並不是把問題解決,而是別人對自己的關懷和支持,這是活在世上的力量。只要我們將愛的信念生活化,一個充盈著愛的世界,便是人類追求的天堂境界。

下主日就是「棕樹主日」(Palm Sunday)從這一天開始,便進入了「聖週」(Holy week),也就是受難週的開始。耶穌騎驢進入耶路撒冷城,昂首邁向死亡之路,卻也是一條希望之路,祂以愛征服世界,並用苦難擔當全人類的罪惡。保羅說:沒有愛,只是會鳴的鑼、會響的鈸;沒有愛,各樣的知識都算不得甚麼。唯有愛,才能算真正擁有人生。我們教會一向關懷弱勢,對玉山神學院、布農基金會、海地的大地震、日本世紀大地震之賑災等等我們都慷慨解囊,這表示我們願意付出和別人分享。長執會於去年底決議每年舉行至少四次的捐助食品給本地需要的人,今年第一季的Food Drive今日截止,盼望每位兄姐都能掌握上帝賜給我們日用飲食的祕訣,透過我們的愛心,讓這些沒有飯吃的人得到上帝的供應。也希望以後我們禱告「阮e日食今仔日互阮」時,除了感恩之外,想一想老張,也與缺乏的人同想:「如何得到Daily Bread」?